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民国奇人 > 第十九章 扯虎皮拉大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大到底还是老江湖,这简单的糊弄,的确是瞒不过对方的。

    不过小木匠来之前可是做了充分准备的,自然也是有应对的办法,他当下也是左右打量了一眼,然后对着姜大说道姜大哥,有些事情,不太方便当众说起,能不能让这几位兄弟暂时先退下?

    听到这话儿,姜大犹豫了一下。

    小木匠叹了一口气,说道姜大哥你还担心我会在忠义堂这儿对你如何么?

    姜大这才挥了挥手,让手下人都退了出去。

    小木匠等人退开,这才说道我也不兜圈子了,实话说吧——我那朋友,有蓝衣社的背景,真正要闹将起来,对大家都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觉得吧,这件事情大家还是不要起冲突了,和平解决才好

    蓝衣社?

    听到这话儿,姜大的脸色顿时就为之一变。

    别人不知道,但作为渝城袍哥会的执法老幺,自然是清楚的,这蓝衣社又叫做力行社,它是由一些黄埔军校学生组成的,强调拥护常先生以建立其在全国人心目中的至高权威和信仰中心为目标,属于国字派内部最为激进的组织之一。

    那帮人对标的,是意大利和德国法西斯主义的褐衣党和黑衫党,无比狂热,不管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真的要是跟这帮人干上,别说是他姜大,就连程兰亭,甚至整个渝城袍哥会,都有可能遭受到覆顶之灾。

    渝城袍哥会虽说与当地关系密切,又与邻近的几个军阀联系很多,但终归到底,还是一个具有黑帮性质的社团,跟国字派那样的庞然大物,还是没办法比的。

    姜大的城府颇深,但在这样的惊天消息面前,还是有点儿沉不住气。

    他当下也是忍不住心中的慌乱,问真的?

    屈孟虎耸了耸肩膀,然后说道姜大哥,这件事情我其实也不想管,但欠了一个叫做尚正桐的处长人情,七拐八拐,却是让我来出这个面——说起来,我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拜个码头,这事儿到底应该怎么办,您给个说法,我也好回去有个交代,你说对不?

    姜大沉默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十三,这件事情太大了,我也做不了主,这样——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找上面通报一番,然后再来答复你,如何?

    小木匠点头,说好。

    姜大匆匆离去,好久都没有消息回来,反倒是陈龙找了过来,瞧了一眼,问哎,你不是跟姜大谈事的么,怎么他人不见了呢?

    小木匠说道他去找人商量了。

    陈龙问到底什么事情啊?

    渝城袍哥会是个庞大的组织,成员繁多,各人忙着各自的一摊事情,陈龙不清楚执法老幺这边的事儿也很正常,不过小木匠却不想让陈龙牵扯进来,当下也是苦笑着说道也没啥事,临时被人抓过来当和事佬而已,你别等我了,我估计还得忙一会儿,而且就算是忙完了,我这边今天估计时间也凑不出来,咱们不如改日再约?

    陈龙瞧见他是真的有事情,也没有坚持,而是说道那行,今天就先放过你,等哪天你有空了,咱们再边喝边聊

    他告辞离开了,而没一会儿,姜大却是带着一个留着两撇胡须,看上去有如一个商贩那般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那人一进来,便满脸堆笑,对小木匠说道鲁班圣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姜大给小木匠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袍哥会的纪晓野纪三爷,龙头不在的时候,帮派内部的一应事务,都由他来决定。

    小木匠听到,拱手说道见过纪三爷。

    这个看上去满面春风,宛如街边卖货商贩一般的男人,却正是周平提过的纪晓野。

    渝城袍哥会现如今的日常运作,却是落在这人的手中。

    能够赢得程兰亭的信任,担当此职,纪晓野绝对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和气与良善,那一对小眼睛看似没有什么神采,但背地里,不知道有着多少算计呢。

    所以小木匠当下也很是谨慎,与对方打过招呼之后,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反正幌子他已经举起来了,如果渝城袍哥会非要找他要一个说法的话,他也只有先离开这儿,等回头再想办法了。

    不过蓝衣社的名头到底还是好用,纪晓野并没有再与小木匠多作问询,而是与他聊了几句家常话之后,话锋一转,说起了今日之事来。

    他告诉小木匠,这里面的确全部都是误会,那几个年轻人固然是听了被人教唆,什么缘由不问就跑来了。

    当然,他们也不应该直接就下狠手,不问青红皂白地就动手抓人

    他主动与小木匠承认了错误,又讨好地称赞了落在他们手中的徐青山,说不愧是蓝衣社的好汉,当真是一等一的硬骨头,着实是让人佩服。

    纪晓野将徐青山好是一顿夸赞之后,讪讪地笑了笑,说道这个甘兄弟,我们之前也不清楚那兄弟的身份,所以对待起来,难免会有一些粗暴,使用了一些不合理的手段,对于这件事情,我已经批评下面的人了,而且还叫人给那位兄弟包扎了伤口,但也只不过是亡羊补牢而已——你与他们上峰关系不错,还请帮着美言两句,千万不要因为一点儿小误会,伤了彼此的和气,你说对吧?

    他这般地示弱,弄得小木匠反而有点懵。

    毕竟他来之前,推测过渝城袍哥会这边的各种反应,本以为对方不会这么轻易服软,一定会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而他还为此做了一些准备

    结果这位临时话事人却说出这么一番话语来,着实让人有些错愕。

    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简单说了几句以和为贵的屁话,便也没有再多说起,两边短暂的沉默之后,纪晓野说道那兄弟我们已经叫人处理了伤势,你若是想要带走,我这便叫人送过来

    小木匠点头,说好,多谢。

    他在这儿等了一会儿,结果瞧见浑身包裹着纱布的徐青山被人用担架给抬了过来。

    小木匠简单瞧了一眼,发现人还活着,但基本上已经奄奄一息了。

    很显然,在被抓的这段时间里,徐青山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不过他这一次过来,是要将人给救出去,现如今人还活着,已经是万幸了,实在是没办法要求更多,当下也是走了过去,打量了徐青山一会儿,然后对渝城袍哥会的几人拱手,表示感谢。

    而纪晓野则不断地道歉,满口都是对不住。

    小木匠瞧见徐青山没办法站起来,自己走着离开,于是过去,将人给扶起来,而纪晓野则说若是需要的话,他可以派手下将人送回家里去,但小木匠却婉拒了。

    他扶着徐青山,一路来到了忠义堂门口这儿,与纪晓野姜大等人拱手告别之后,招了一辆黄包车,随后离开。

    渝城是山城,黄包车能够跑的路不多,小木匠跟着黄包车走了两里地之后,给车夫结了钱,然后背着徐青山,走进了小巷子里去。

    他走得还算是比较小心,几次试探,最终确定了渝城袍哥会没有敢派人盯着他之后,全速行进,抵达了下浩老街那边的落脚处。

    一进屋,早已等待多时的屈孟虎周平和屈封几人便围了上来,询问状况。

    小木匠简单地说了一下,屈孟虎听了,沉默了许久,长叹一口气唉,再凶的贼人,一碰到官府,终究还是会心慌的

    随后,他开始给徐青山检查起身体来。

    检查的时候,徐青山清醒了一些,对屈孟虎说道老师,我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说

    说这话儿的时候,他的眼里满是骄傲。

    屈孟虎让他别说话,过了一会儿,他让周平和屈封扶着徐青山去休息,而自己则留在了房间里叹气。

    小木匠问情况如何,屈孟虎说道外伤都还好说,但两只脚却是断了,脚筋都给人挑开了妈的!

    小木匠听了,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渝城袍哥会为了从徐青山的嘴里面掏出东西来,当真是下了死劲儿,居然直接将徐青山的腿给弄断了去,而且脚筋被挑了,即便是重新接上,以后恐怕也是一个瘸子,甚至都没办法重新站起来走路

    小木匠瞧见屈孟虎面无表情,但眉目之中却流露出几分悲愤,于是劝说道这个事儿,你得想开一点

    没等他多说什么,屈孟虎直接说道青山是我这几个学生里面,资质最为鲁钝者,但胜在人品不错,忠厚沉稳,没想到居然遭受此劫——十三,不管怎么说,青山都是因我而成了这样的,我不能不管,一会儿我出去一趟,打听一下有没有能够接脚筋的医生,你在这儿待着,多帮忙照看一点

    小木匠点头,说好。

    屈孟虎进了房间里,跟几个学生说过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很显然,他在这座城市,也并非孤立无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