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蚀骨情:贺先生,别乱来 > 第80章 江清然说得没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门外响起钟宇轩和任小雅两人说话的声音,听不大清,只能从语气中听出来,一直嬉嬉闹闹的任小雅似乎有些生气。向晚张开手,看着掌心的薄茧,忽地笑了,只是笑意不达眼底。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向宇拎着一堆她喜欢吃的东西来了,“跑了好几家店,排队排了一下午才买到的,多吃点。”他把东西都放到桌上,给她递了一双筷子和一个一次性饭盒,然后又拎起一瓶白酒,放到了桌上。“怎么想起来喝酒了?”哥哥平时不喜欢喝酒,嫌难喝,她就随口问了一句。向宇压着心底的烦躁,倒了小半杯白酒,一饮而尽,“就是想喝点。”他没穿西装外套没系领带,衬衫扣子还解开了两颗,露出了锁骨和不经意间可以看到的胸肌。他喝酒时动作大了些,衬衫微敞,露出从脖子右下方一路滑到锁骨处的一道指甲划出的伤痕。“脖子上的伤怎么回事?”向晚放下筷子,微皱着眉头说道。向宇一惊,赶紧拽了拽衣领,然后慌忙做出一副暧昧促狭的样子,“看就看到了,瞎问什么?你都是成年人了,还猜不出来?”“哥哥。”向晚直直地看着他,眸底黑幽一片。向宇挠了挠脖子,嘟囔道:“你去监狱待了两年,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别岔开话题。”向晚说道。向宇被气得够呛,早就想找个人说了。他啪地一下把筷子放到桌子上,添油加醋地今天发生的一切讲了一遍。末了,他憋着气皱着脸喝了杯白酒,压着嗓子吼道:“我居然还特么以为爸真的要给你讨公道,艹,气死老子了!”“江清然说得没错。”向晚眸中闪过一抹黯然,低声说道。向宇听得摸不着头脑,“嗯?”“你不是不明白爸为什么变脸那么快吗?”向晚自嘲一笑,“因为江清然说得没错啊,爸说那么多有一直以来被压迫生气的成分,但更多的是想让江家人知道他过得也不容易而已。”所以江清然才会用游乐场项目去平息爸的怒气……呵,以前她从未想过,有一天爸会用她受过的那些伤害去换取利益。向宇神色变幻,最后脸色铁青地拿起酒瓶往嘴里灌,泪水混合在酒水中一起顺着脸颊往下流。“别喝那么多,会不舒服。”向晚夺过酒瓶,放到了桌上,心似是被硫酸泼中,瞬间变得千疮百孔,疼得窒息。“你说为什么啊晚晚?”向宇一下下用力捶着心脏,哽咽道:“明明爸妈以前也很疼你的,怎么突然就……就便变成这样了啊?”向晚抽出几张纸巾,给他擦了擦脸上的酒水和泪水,“你出来的太久了,回去吧,爸妈和嫂子会担心的。”“不回去!我今天出来时就跟老头子说了,再也不回向家了!”向宇基本上不喝酒,眼神已经有些恍惚了,“那个没有人情味的家,我是再也不想回去了!”向晚轻叹了一口气,“你不回去,那嫂子和两个孩子怎么办?哥哥,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做事别那么任性。”“林伯母和江伯父,他们……嗝……他们能相信江清然那个心机婊,爸妈他们怎……怎么就不相……”向宇没说完,便趴到了桌子上,发出一阵鼾声。向晚下床,忍着腿上的疼痛,有些吃力地把他抱到了陪护床上,给他盖上了被子。在监狱和梦会所体力活做多了,她的臂力已经练出来了。她拿了几张纸巾,在向宇的呢喃声中,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然后步履蹒跚地出了病房,站在走廊窗户旁,目光空洞地看着远方。夜色漆黑如潜伏的巨兽,而嶙峋树影则成了巨兽的四肢,张牙舞爪地扑向她。“受了伤还站在外面,腿不想要了?”微凉的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向晚身体一僵,瞬间恍若置身冰窖,四肢冻得一片僵硬。她转向贺寒川,低着头说道:“贺先生。”他怎么会在这里?贺寒川轻嗯了一声,漫不经心的目光落在她受伤的右腿上,眉头微乎其微地皱了皱,没再出声。他的目光恍若实质,如曾经那根球杆一般,一寸寸打在向晚的腿上。她鼻翼上起了一层薄汗,蝶翼般的睫毛微颤,那句‘您有什么事吗’含在舌尖许久,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恨江戚峰、江清然,也恨贺寒川,可对后者,除了恨,更多的是怕,深入骨髓的怕。“不想要你的腿了,可以直接跟我说,不用这么麻烦。”贺寒川收回目光,轻嗤了一声。“没有。”向晚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有汗水顺着脸颊滑下,“病房里太闷了,我只是出来开下窗户,现在就回去休息。”她转身走到病房前,开了窗户,准备开门进去时,顿住了——身后的人亦步亦趋跟着她,现在也站在病房门口。“贺总……有事吗?”向晚低着头,参差不齐的短发遮住了眉尾的疤痕,只露出苍白的小脸。贺寒川垂眸看着她的发旋,微怔了下,“有点渴,我进去喝口水。”“实在对不住,晚上的饭太咸,为数不多的热水被我喝了。”向晚微攥着衣角,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向家早就当着贺寒川的面说跟她断绝关系了,可哥哥现在却躺在她的病房里。她不关心向氏会怎样,但她不想牵累哥哥。贺寒川微挑了下眉梢,抬起她下巴,强迫她看着他。向晚被迫看着他幽深不见底的眼睛,身体无法控制得轻微颤抖。即便这样看着他,她也猜不出他的想法,而未知让她感到恐惧。“向晚。”他捏着她的下巴忽然靠近。他的俊脸在眼前渐渐放大,她甚至能看清他脸上细小的绒毛。心跳忽地飚速,似是要跳出胸腔,她不敢再看他,低垂着眸子,右脚向后退了一步,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可贺寒川一只手突然放到了她的腰肢上,用力,箍着她的腰身送向他。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她的柔软,他的坚硬,莫名旖旎暧昧,却仍旧无法遮掩他眼底的淡漠和她眼底的恐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