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89章 难道是吃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9章 难道是吃醋?

    苏蜜使劲推着傅奕臣,然而她的推拒和挣扎却刺激了傅奕臣,让他的脸色瞬间冷硬到了冰点。

    “怎么?见了你那丈夫,就受不了我了?你推什么?谁准许你推开我的?”傅奕臣掐着苏蜜的腰,他的大掌不停用力,像是恨不能捏碎她。

    苏蜜简直要疯,“不是,我是真喘不过气儿,你先放开我……有话我们好好说!”

    她想要一脚蹬开傅奕臣,痛骂他神经病,忽冷忽热,情绪多变,让他滚开,她不伺候了。

    可每次招惹了傅奕臣,最后倒霉的都是她自己,她忍耐着。

    傅奕臣看着苏蜜明明痛不欲生,可却拼命咬牙忍耐的模样,火气愈发不能控制。

    她那副样子,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她心里装着别的男人,是为了别的男人才如此忍受他,来到他的身边。

    这让他暴躁,记恨的只想毁灭她,折磨她!

    “喘不过气儿?骗子!我倒要尝尝是怎样一张嘴,才能将谎言说的这样理直气壮!”傅奕臣低沉说着,捏开苏蜜的嘴,再度俯身重重的吻住了她。

    吻罢,他却依旧不肯放过她,再度逼视着她,问道:“我要是不来找你,你是不是永远不想从那个鬼医院出来?嗯?”

    苏蜜只觉傅奕臣盯着自己的目光,就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她就是去了一趟医院,傅奕臣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一样。

    “你不要这样,我去医院,是你同意了的,我……”苏蜜企图安抚傅奕臣。

    然而,她的话却适得其反,傅奕臣根本就不想听到任何医院,丈夫,离婚这样的字眼!

    他发现,他根本接受不了眼前女人已婚的事实!

    “你闭嘴!”

    傅奕臣沉喝一声,将苏蜜抓回到怀里。

    “他这样碰过你吗?”

    “没有,没有……你放开!”

    傅奕臣却不信她的话,“骗子,果然是个张口便是谎言的女人,这里呢?”

    “没有,没有,都没有!”苏蜜一遍遍的否认。

    说到最后,她只觉喉咙都磨干了,声音也沙哑了,傅奕臣才捏着她的脸颊,一字字的道,“以后,你身上所有地方都不要让任何人碰,除了我,明白?”

    苏蜜点头。

    傅奕臣却并不满意她的反应,厉声道:“说话!”

    “明白,我知道了。”苏蜜忙开口,声音破碎而颤抖。

    “说!你是谁的人?”他压着她,执拗的问。

    苏蜜身子微微颤抖,想逃离,却又无从逃离,她不得不回答,“我是你的……”

    “我是谁?说!”

    傅奕臣依旧不肯放过她,逼问着。

    “傅奕臣……”

    “再说!”

    傅奕臣,傅奕臣……

    他一遍遍问着,确认着,傅奕臣那个名字也好像因一遍遍的重复,被深深的刻在了心头,留下印记。

    小太阳幼儿园。

    嘉宝和嘉贝从车里牵着手下来,冲车里的白淼淼挥手再见。

    “我们上学去了,淼淼阿姨慢点开车!”

    “淼淼阿姨再见。”

    车里,白淼淼冲两人飞了个吻,“宝贝们,放学等阿姨来接哦。”

    她说完,调转了车头,缓缓将车开离。

    嘉贝牵着嘉宝转身往学校里走,突然却闪出来两个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小朋友,刚刚那个女人是你们的阿姨吗?你们的妈妈怎么没送你们来上学呢。”

    刘淑珍笑的一脸慈祥,挡着两个宝贝问道。

    她得弄清楚,这两个孩子到底是不是苏蜜的孩子。

    嘉贝将嘉宝拉到了身后,扯着她,绕过刘淑珍和苏振海就走。

    “嗳,小孩不回答大人的话,很不礼貌的!这两个孩子怎么这样!”

    “哥哥,白雪公主就是因为总和陌生人说话,才被恶毒王后找到机会害死的吗?”

    “恩,坏人都是披了羊皮现身的,所以陌生人一定要警惕,尤其是主动贴上来的陌生人。”

    刘淑珍,“……”

    “小朋友,你们不要害怕,我和奶奶都不是坏人,我们是……”苏振海也上前阻拦着两人,笑容满面的企图博取孩子的好感。

    “老师!这里有人拐卖小孩!”嘉贝没等刘振海说完,就大声喊叫。

    站在学校门口的幼儿教师顿时就面色一变,跑了过来,将嘉宝和嘉贝护在身后,警惕的盯着苏振海两人。

    “你们想做什么?”

    “老师不要误会,我们就是……看这两个孩子可爱,忍不住想和他们说说话。”

    刘淑珍脸都绿了,苏振海也一脸尴尬,忙冲老师解释。

    “是吗?”

    “是啊,老师,他们是一对双胞胎吧,孩子的父母一定都很出众吧,生出来这么好看的孩子。”

    “无可奉告,请你们快点离开这里,不然我就报警了。”

    “你这老师怎么这样,听孩子胡说八道,报什么警!我们的孙子也是在这里上学的,我们是刚刚送完孙子!”刘淑珍脸色难看,辩解着。

    “算了,咱们走吧。”苏振海见两个孩子被老师护在身后,根本不可能再靠近,扯着刘淑珍离开了。

    嘉贝和嘉宝在老师的带领下,进了学校。

    “怎么办?老公!想不到两个小兔崽子也和那死丫头一样不讨人喜欢!”到了安静处,刘淑珍问道。

    “行了,既然那两个孩子叫白淼淼阿姨,八成就是苏蜜的孩子,你给苏蜜打电话吧。”

    苏蜜是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来的,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眸,听到手机铃声正一遍遍锲而不舍的响着。

    苏蜜拧着眉头动了下身子,想要起身,浑身却传来一阵阵的酸疼。

    苏蜜闷哼了一声,这才抓起手机,一看是刘淑珍的电话,她果断的就掐断了。

    刘淑珍一遍遍的打,苏蜜索性关了机。

    她进浴室洗漱出来,料想这半天,刘淑珍应该已经放弃了,这才打开了手机,谁知道立马有电话打了进来。

    却不是刘淑珍,而是苏蜜的同学周晓晓。

    “喂,晓晓……”

    “苏蜜你怎么好多天都没来学校,你快过来学校一趟吧,你妈妈来宿舍找你,还说如果你再躲着她,她就要到教务处去,和学校领导说……说你……”

    周晓晓有些难以开口一样,接着手机里响起了刘淑珍的声音。

    “苏蜜,半个小时如果我看不到你,我就去教务处,把你五年前的那些丑事都告诉你们校领导,看看你还能不能顺利毕业!”

    刘淑珍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苏蜜气的身子微微发抖,五年前的丑事?

    她有什么丑事?五年前,明明是苏蔷的错,为什么刘淑珍作为母亲,非但不心疼,还将这个当成把柄来威胁她!

    她带着孩子休学了两年,去年才好不容易重新进学,今年已经大四了,马上就要毕业,若是刘淑珍去教务处一闹,可能真的没法顺利毕业。

    苏蜜匆忙换了一身衣裳,抓起包就往外跑,到了门前,她却双腿一阵酸软,差点没跪倒在地上。

    一只手横空出现,遒劲有力的手臂穿梭过她的腋窝,托起了她的身体。

    “去哪里?”

    傅奕臣的声音充满了质问和不快,苏蜜甩开他的搀扶,往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墙上,没有说话。

    “生气了?”傅奕臣紧跟着上前一步,抬起手撑在了苏蜜脸颊边儿的墙壁上。

    这样壁咚的姿势,使得苏蜜呼吸间全是傅奕臣的气息,整个人都被罩在了他的阴影中。

    “让开,我要出去!傅少,我不是你的犯人,更不是你的女奴,就算是我答应了暂时卖身给你,你也没有权利过问我的行踪,限制我的自由!”

    苏蜜抬起头来,有些恼怒的冲傅奕臣冷声说道。

    她这个样子,分明是气恨他从医院回来后对她的欺负。

    傅奕臣非但没有生气,反倒觉得这样恼恨生动的她,比平时装出来的讨好样要可爱上许多,也真实许多。

    “还真生气了呀,嫌我不够温柔?嗯?”

    他凑近她,笑着道。

    苏蜜有些不自在,偏开头,傅奕臣的薄唇便落在了她的唇角,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又移到了脸颊,鼻子,眼睛……

    一下下的,温柔的吻。

    “好了,刚才是我失控了,回头我买礼物补偿你?”

    他低沉而轻柔的声音响起,有些诱哄的口气。

    苏蜜咬着唇,不停的摇头想要避开他的吻,可傅奕臣的手捧着她一边脸颊,明明没用什么力气,苏蜜却怎么都挣脱不开。

    “你让开啊,我要出去!”她再次说着。

    傅奕臣抱起苏蜜来,“等等,我先看看,是不是弄伤你了,怎么连路都走不好了。”

    刚刚他确实是失控了,脑子里全是他想象出来的,她和她那个丈夫相处的情景,以至于她越是哭求辩白,他一句都听不进去。

    现在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傅奕臣心里竟有些歉疚和心疼。

    真是陌生的情绪啊。

    他将她抱回床上,苏蜜踢着双脚,“不用看,我没事!不要碰我!”

    谁知道傅奕臣不防备,一下子就被苏蜜踢到了肩膀上,往后踉跄了两步,脸色沉了下来。

    苏蜜也吓了一跳,忙坐起身来,“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她以为傅奕臣一定要大怒的,但他竟然笑了起来,“看来是真没受伤,这么生龙活虎的,刚刚怎不见你这么大精神?”

    苏蜜脸上一红,站起身来往外走,“我真的有事要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了。”

    傅奕臣却抓住了苏蜜的手腕,微眯着双眸,“是不是又要上医院去?我不准!”

    搞了半天,他把她堵在这里,不让她出门,就是不想她去医院?

    苏蜜惊讶的挑了下眉,“傅少,你为什么那么介意我去医院,难道是吃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