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极品神医混花都 > 正文_第561章 熟悉的东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左倾城小嘴撅的足足能挂上一个油瓶,贾儒这幅态度让她心生不悦。想来,以她的容貌哪一个男人不是要黏在他屁股后面。

    况且她现在可是贾儒的未婚妻,虽然还没有结婚。可是以后两人注定是要携手走入婚姻的殿堂。

    她也清楚贾儒的性子,所以平时对于自己这个未婚夫的所作所为她都是毫无保留的支持。

    包括这次来韩国进行这个无聊的医学交流大会,她依旧毫无保留的帮助贾儒。可说到底,她也是个女人,自然希望能够听到自己心爱男人的甜言蜜语。

    尤其是他们现在好不容易才有了片刻的安宁时间。

    “哼,那你以后就抱着那个该死的玻璃瓶子过一辈子去吧!”

    见贾儒依旧是拿着那玻璃瓶子看的出身,甚至连眼睛都不转动一下。气呼呼的把头扭向一边,不管平时在外人面前她如何的强势,在贾入面前她依旧是一个需要疼爱的小女人。

    “怎么?生气了?”

    见左倾城嘴巴撅的老高,贾儒放下玻璃瓶子,嘴角挑起一丝弧度,玩笑的看着一旁的佳人。

    “我生什么气,我好的很。”

    看也不看一旁的贾儒,左倾城的那哀怨语气活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媳妇儿。

    这话要是换做以前的贾儒,也许真的就信了。不过现在的他再也不是那个刚刚接触社会的愣头青,对于女人的心里虽说不上了如指掌,不过这起码的察言观色还是了解的。

    见左倾城语气不悦,贾儒眼中闪过一丝愧疚。面前这女人说起紫色绝对是风华绝代,却甘心陪在自己身边,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说来惭愧,虽然他和左倾城已经订婚,可是到现在他都没怎么尽过一个未婚夫的责任。

    想到这里,连忙将手中的玻璃瓶子收起,这东西再怎么新鲜也可以留到后面有时间了再研究不是。

    要是因为这个跑了媳妇儿,那多不值得,这么漂亮的媳妇儿真要是跑了,多心疼。

    “嘿嘿,老婆大人生气的样子真好看。”

    闻言,左倾城感觉自己的脸颊一阵发烫,本就吹弹可破的肌肤染上一丝红晕,那模样就犹如一颗熟透的苹果,恨不得让人扑上去狠狠咬上一口。

    别说周围那些一道道火热的目光,就算是贾儒也看的目光发直,差点留下口水。

    “讨厌,你乱看什么呢。”

    都说女人的心思难猜,这点在左倾城的身上可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刚才还是一副哀怨小媳妇儿的样子,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热恋中的小女生,这娇嗔的模样顿时引来一阵吞口水的声音。

    “我自己的老婆我还不能看吗?”

    “哼,流氓,谁是你老婆。”

    两人就这么在周围雄性动物那充满嫉妒的眼光中腻歪了一路。。。

    首尔国际机场。

    “这都过了半个小时了,人怎么还没来。”

    贾儒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可到现在还没看到有人来接他们。

    “请问是贾儒先生吗?”

    一个黑衣男子走到两人面前,恭敬的问道,标准的韩语。

    “没错,这位就是贾儒先生。”

    左倾城指了指贾儒,同样是一口标准的韩语。

    “抱歉贾先生,路上有些事情耽误了,我是负责接待您的人,交流会的排练时间到时候我们会派人来通知您,请跟我来。”

    黑衣男子拿过两人的行李箱,带头走在前面。

    “都说韩国人时间观念很强,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今天发生的事不少,尤其是李再浩和那两个裁判的挑衅,使得贾儒对韩国人的印象算不得太好。

    在黑衣男子的带领下,他们坐上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的离开机场。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一辆黑色轿车不急不慢的跟在他们身后。

    首尔国际大酒店。

    “哇,好漂亮的房间。”

    看着面前富丽堂皇的如同总统套房般的房间,左倾城欢呼的如同得到糖果的孩童,顺势倒在席梦思软软的床上打起了滚。

    看着面前如同小女生般的左倾城,贾儒就这么坐在椅子上,一手支着下巴,眼神宠溺的看着面前那道靓丽的风景,嘴角的笑容丝毫不吝啬。

    他现在也开始考虑着等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之后,应该和左倾城有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生活了。

    “你要是喜欢的话,以后我们的家就装修成这样。”

    “真的吗?你可不许骗人。”

    闻言,左倾城立马坐起身子,一脸憧憬的看着贾儒。

    倒也不是因为他真的是因为自己未来的房子会是这样豪华才会如此期待,她不是物质的女子。

    那完全是因为未来会和这个男人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家,不要说是总统套房,哪怕是草屋,她也很开心。

    “当然,不过在这之前我可不可以有一个小小请求。”

    “什么?”

    “我想出去买点东西。”

    一想到安静躺在他口袋里的那种神秘毒药,贾儒的心就刺挠,总感觉有什么事在惦记着一样。

    到了他现在的实力,什么样的毒药没有见过。也没有什么毒药能够难住他,可是那神秘的毒药他却是闻所未闻。

    “哼,我就知道你还惦记着那件事。”

    “嘿嘿~”

    被左倾城一句话说中心事,贾儒老脸一红,尴尬的摸摸鼻子笑了笑,又哄又闹的,良久才说服了左倾城,一路小跑的离开了酒店。

    前往酒店的路上,贾儒哭丧着脸走在路上。

    一直到离开酒店,走了好远之后他才想起来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他根本不懂韩语!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药店,结果因为语言不通,亏得他手舞足蹈的比划了半天,到最后还是灰溜溜的离开了药店。

    “唉,多学一门外语果然是有好处的啊。”

    贾儒仰天长叹了一句,随后缓缓从怀里摸出那个玻璃小瓶,看着瓶中的液体,表情逐渐变的凝重。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他路过一个巷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求救声。

    也亏得这声音是华夏语,出门在外,碰到同胞求救,他自然是要出手相助的。

    他转身走进了巷子,朝着声音的来源走了过去。

    之间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正被四个流里流气的男子围在一起殴打。

    看来流氓这东西果然是世界共有的。

    “住手!”

    贾儒大喊了一声,也不管那些人听不听得懂,先喝住他们再说。

    那四个流氓像是真的听懂了一般,停手之后纷纷扭头看向他。

    四个流氓对着他一阵骂骂咧咧,还比划着拳头。虽然语言不通,不过只看那动作和表情就知道他们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贾儒也不会韩语,更不想和他们浪费口舌。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男子,摇了摇手指,又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动作是国际通用,四个流氓见贾儒竟然这么挑衅他们,一个个都是摆出凶巴巴的样子,其中两个流氓还从背后掏出了蝴蝶刀,在手里一阵把玩。

    那读碟到在两人手里又是上下翻飞又是转圈,看样子还真是有些唬人。

    不过他们这番看似扬威的举动在贾儒看来不过是纸老虎而已,而四人见面前的愣头青一动不动,还以为是被他们吓傻了,都是露出一副轻蔑的笑容。

    一个染着红毛的流氓更是你插着口袋走到贾儒面前,伸出一只手作势就要扇过去。

    不过还没等其他三个人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的同伴口鼻窜血的飞了出来。

    “上!做了他!”

    三个流氓挣扎着面孔,嘴里嚷嚷着一些贾儒听不懂的话,张牙舞爪的就冲了出去。

    “哼,不自量力。”

    见三人这番举动,贾儒嘴角挑起一番轻蔑的弧度,身形一动,也就是眨眼间,三个人就步了自己同伴的后尘,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四个人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子,目光恐惧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年轻人会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嘴里也不知道是在骂着什么,相互搀扶着就狼狈的逃走了。

    解决掉三人之后,贾儒这才将目光看向一旁昏迷的男子。

    暗自调动真力,双瞳的透视功能瞬间就将男子的伤势看了个明白。

    “韩国的流氓下手还真是够黑的。”

    见这男子的伤势不轻,贾儒摇头唉声叹气道。

    这人毕竟也是华夏人,异国他乡遇到实属不易,能帮的自然是要帮一把。

    他蹲下身子,双手在男子身上几个穴道上连连点过,将血止住之后,这才仔细的查探起男子的伤势。

    “咦?这是。。。”

    在透视眼的帮助下,男子全身的经脉和骨骼都清晰的呈现在眼前。他本来以为男子只是因为外伤导致的一些出血和骨骼断裂而已。

    不过这仔细查探之下,竟然在男子的经脉中发现了一丝异常。

    经脉中似乎是流淌着一种有些熟悉的东西。

    他缓缓抬起男子手,正在他全神贯注的把着男子的脉门时,异变突生。

    “去死吧!”

    男子原本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一道冷光从男子眼中骤然爆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