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六百四十四章 怪力老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曼特大人变成喜欢吃甜食的大人!所以,最近沙漠上很多地方都丢了牛奶,曼特大人的需求量太大!”苍老的声音正在津津有味地描述着曼特的日常与改变。之后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巴伦知道这苍老的声音会搜肠刮肚讲出更多曼特的癖好!

    而巴伦王子看不到的场景是那个皱纹堆叠的脸庞正俯身凑到可汗附近给可汗做出的眼神暗示。巴伦王子相当聪明,当他们的讨论声音忽然变低直至完全消失的时候,他就知道,现在,他们一定在用目光交流什么,而且是极重要的东西。真是可惜,他又不能马上冲进去,如此失利,注定要错过这段最有分量的东西。而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老者能够给出一些有分量东西的时候,有些事情就要思考一下了。

    等到巴伦王子在外面发出请安的声音的时候,老者已经挑帘从里面走出来。巴伦王子瞥了一眼,这老者比他的令旗手还要老上个几岁的样子,因为他的腰已经几乎不能直立。巴伦王子可以很确定,这家伙的弯腰并不是因为衰老,而是故意没有把他的腰直起来,用他的目光打量他一眼,只是一直在看着他的鞋,然后在他们彼此经过的时候,巴伦王子正在琢磨着,自己要怎么提出问题,或者之后也就这个找这位老者,就在这种时候,那位老者已经向巴伦王子问好,“殿下金安!”而与这问好声同时的是老者飘忽里面略带古怪的眼神在巴伦王子身上引起的不适!

    “你认识我!”巴伦王子很惊讶,这老者会会先开口,按理说,有所隐藏的人会像影子一样藏起他的本体,不让人看到他的真实面貌,而现在,这苍老的面容正在看向自己的脸如此认真,让自己能够看到他每一条皱纹的走向。也就越能感觉到这家伙的不平常。

    那老者弯腰向他行礼之后抬起头直面巴伦王子的打量,眼睛里面带起无可挑剔的慈祥笑容,“殿下的名声太大了,沙漠上没有人不认识,这没有什么可稀奇的!我为见到殿下感觉到万分荣幸!”

    巴伦王子并不掩饰自己已经看透了他的通透,“为什么没有把全部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父汗!”不用有任何的证据,他相信他自己的感觉。这老者隐瞒了最最重要的东西!

    那老者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揭穿,他不慌不忙的应答如流,“草民所知有限,实在是已经倾囊相告!若要知道更加机密的事情,恐怕不是小人这种只能道听途说,鼠人生活习惯的家伙能够知道的了!曼特身边的人总喜欢守口如瓶。他们就像老鼠一样,被所有人讨厌,也同时讨厌着所有人。”

    巴伦王子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只喊了一声,“来人,”然后,头也不回的对着他身后像风一样跑过来的小侍卫吩咐道,“你马上传我的命令,所有人得不到我的指示,不可以随便动作!我们要规规矩矩地当个好客人!当然了,也要带上这位老人家!”巴伦王子的目光转回来,冲着老人一笑,“我烤羊腿的技术真的很不错,你可以尝尝!”

    “不行,这不行……”老者的脸忽然变了颜色,他的慈祥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全身上下战栗不停。刚刚的巴伦王子对他足够客气,也没有任何要威胁他的地方,只是说要带上他,他就变成这般模样,更引起巴伦王子的怀疑,自己没有看出太多的东西,只是觉得他有一点奇怪,但是现在他的奇怪就变得更多了。多到让人想要伸出手指,用力地揭开他脸上蒙住的面纱,看看下面是否已经被什么蛀空!

    巴伦捣腾出一个最真挚的笑容,仿佛对老者充满敬意,同时又细心安慰,“不要对我的手艺这么抗拒,我真的做得不错,连之前的暗主那么挑剔的女人哪怕因为她本身的原因吃不出味道,也因为我的诚意而打动夸他东西好吃,你知道这是夸人的最高境界,她做到了我也做到了。”

    “殿下!”老者的声音格外颤抖!

    巴伦满眼耐心的给出又一波安慰,无论是谁将他此时的姿态看在眼里都会感觉巴伦王子像是变了一个人。尽管在两位王子殿下的汗位角逐战之中,二王子殿下一直是那个受委屈而又可怜兮兮的人,可这并不意味着二王子殿下是个有妇人之仁的人,他今日的反常必有原由,“放心吧,回去路途遥远,等你帮我做完你该的事,我会再派人送你回去的。我没有别的什么要求,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厌烦,这世界上的人不了解我,我还要让他们了解这件事情。一般情况下杀了那些说死也不肯了解我的人才是最简单最快捷的办法,可是对于老人与女人我却不想这样做!”

    那弯腰老汉抬起手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滴,这可真是个古怪现象,现在,站在巴伦王子身后的所有人都觉得寒冷难耐,也只有这位年迈沧桑的老者才觉得火烧心,他的声音跟他的年纪一样苍老,“我只是来可汗这里胡说八道的。而且,我说的这些话无关紧要,只是关于风俗和天气!这些无论任何人来都会说的一样的事情!”

    “你要是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刚刚,如果不是我来得及时的话,现在,父汗的注意力会在我身上,你不是用尽全身力气把那口黑锅给我抛过来了吗?”巴伦王子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个笑容,可是声音却变得有些稀奇古怪。更让这老者颤抖的是巴伦王子话里面的意思。他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但是,看那个意思,好像是知道了他的歹意。

    他害怕极了,估计仍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可是他的脚已经不听使唤,呈现一种拔腿就跑的姿势,而他那种弯下来腰低头的佝偻之态,也随着他的心急逃遁而幡然拉直,“不……不是……”

    “不必胡想也不必害怕!那些关于我的传说,质地太差,事实上,我根本没有那么残忍,要是残忍的话,也不会想出那么简简单单的办法。打一个比方说吧,我要是对谁想要动用酷刑,我绝对不会让他猜到我对他动的是什么样的刑法和接下来会做什么,因为那都是我新鲜想出来的,我喜欢新鲜的,永远不重复的各种各样的方法,无论是救人还是杀人,我都是如此执着的想要,款式新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