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诗意的情感 > 第351章难产的婚礼(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去÷小?說→網』♂去÷小?說→網』,

    难产的婚礼张宝同28

    今天是玉龙结婚的大喜日子,夜里他就没怎么睡好,一直操心地想着婚礼还有哪些事情没有到位,或是没有考虑周到。因为婚礼是人生的一件大事,有那么多人来参加,必须要办得完美无缺,万无一失。为了办婚事,他和家人从装修新房到筹备婚礼已经整整忙了两个来月了,别说父母累得几次都病倒了,就是他自己也累得有些受不了了。没办法,人生大事就是这样,要想办好办得让各方面都满意,就得要脱几层皮。哪个人结婚不是这样?

    但是,不管怎么做,他都觉得值得,结了婚他就可以天天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再不用为了见一面要坐一两小时的车,要跑那么远了。想到这,他就觉得心里甜滋滋的,有种难以名状的幸福感。

    小薇跟他是同行,都在邮局工作,不过,小薇是在临县的邮局,两县相隔有四十多公里。他们是在去年地区行业的年底表彰会上认识的,后来,玉龙还专门去到临县去见小薇,因为电话和微信的不断联系,这两位金童玉女很快就进入到热恋之中。而今天则是他们喜结良缘,永结同心的日子。他怎能不高兴?

    头车要在早上五点钟到花店插花和装饰,玉龙四点钟就打电话给婚庆公司,提醒他们不要耽搁了。婚庆公司老板让他不要担心,说一切将会按计划顺利进行。于是,他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可是,他听到父母已经起床了,在客厅里忙活着什么,于是,他也起了床,因为他一点睡意也没有。他来到客厅,见父母正坐在沙发上说着话。见他从卧室里出来,母亲问他还有什么事没有准备好。他也想不出,因为所有的事情已经在前天晚上都准备到位了,而且,昨天下午婚庆公司的人员还对婚礼的整个过程进行了一次彩排,好象没有什么遗漏的。

    母亲进到厨房开始做早餐,早餐是馒头、牛奶和鸡蛋。母亲说他今天会非常忙,直到婚礼酒宴完之后才能吃午饭,所以,专门多给他加了一个鸡蛋。吃完早餐,婚庆公司来电话说头车已经到了花店。于是,他就赶忙来到了花店。花店离他们家不远,在街道的中间地段。等他来到花店,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已经停在那里,两个年轻女孩正在把修剪好的玫瑰花用胶带固定在车上。

    他问婚礼公司的那位司仪车队啥时间到。司仪说六点四十集合,七点钟准时出发。于是,玉龙就打电话提醒那两辆面包车和那辆大轿子车也要在六点四十赶过来。其实,人在紧张忙碌时,有很多时间并不是在做事,而是在等待。而等待时的心情比忙碌时的心情还要让人感到不安。

    在花店门前站了好一阵子,天就慢慢地亮了。这时,迎亲的车开始一辆接一辆地开了过来。花车和后面六辆清一色的红色马自达车是从婚庆公司租来的,其余的六辆轿车、两辆小面包车和两辆大轿车都是请来帮忙的。虽然这种场面在县城里的婚礼中算不得多么地隆重和气派,但也算是非常不错的。

    玉龙就让姐姐给每位司机发上一袋牛奶和一个面包。因为他们都还没吃早饭呢。这时负责迎亲的总管过来了,对玉龙说所有的车都已经到齐了。玉龙看了看手机,离七点钟还有十多分钟,就让总管再检查一遍,并把有些注意事项告诉给每个司机。

    到了七点钟,车队跟着花车顺着县城的主干道一路排开朝着临县开去。因为离上班时间还早,街道上的车辆并不多,所以,迎亲车队一路顺风,并很快出了县城。一出县城,就进到了312国道上。因为国道旁边就是高速公路,所以,国道上的车辆并不多,使得车队能顺利整齐地朝着临县行驶。正值五一期间,天气晴朗,金光满天,仿佛整个天空都洋溢着喜庆的色彩。

    玉龙坐在迎亲的花车里,心里开始回想着他和小薇的恋爱过程。小薇真好,又漂亮又温柔,而且工作特别上进,和她在一起,总有种让他爱不够的感觉。按理说他们领了结婚证就算是正式结婚了。可是,为了面子,还得要举办婚礼,而且还要把婚礼得办得隆隆重重,热热闹闹,好以此来为双方的家人和家族挣得面子。他虽然不是个爱讲排场讲虚荣的人,但他知道小薇的母亲却是非常地注重面子,因为小薇的父母都是县政府里的干部,对女儿的婚礼自然要求比较高。所以,他必须要把迎亲和婚礼的场面搞得隆重和完美一些。为此,婚庆公司请的是县里最有名气的,婚礼安排在县里最大的酒店里。婚宴包了35桌,每桌1680元,也是县城里最贵的。婚礼和婚宴按这种规模办,他想小薇的母亲就是再刁钻,也没话可说。

    本来,他对叩门还是有些担心,因为他过去给别人当过伴郎,知道迎亲过程中叩门算是新郎的一道坎。对此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叩门是要红包的,这点没问题,他已经准备了20个百元大包和40个拾元小包,足够用的。但他最怕的是人家会给他出什么难题。万一他回答不出,就会耽搁时间,于是,他选了几位好哥们和好帮手,就算是有什么难题答不上来,也会有人帮着他想;如果歌唱不上来,还会有人帮着他唱;即使临时出现什么差错或是意外,还有人帮着他出主意。而且,他昨晚还专门给小薇打电话再三叮咛,说因为路程较远和时间紧迫,要她不要耽搁过久,以免误了时间。几乎该想的地方他都想到了,而且都做了充分的准备,想必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迎亲车队到了新娘家楼下。这是县政府的住宅小区,一栋栋六层的楼房整齐地排列着,楼房之间非常地宽敞,草坪中间种着一片片花卉。有些花卉正在迎风怒放,非常地艳丽。车队停在了一栋楼房前,玉龙从花车里下来,这时司仪已经让接亲人员在楼前集合,接着开始放炮,这是在告诉新娘家,迎亲的车队已经到了。炮声刚停,新郎的伙计们开始齐声呼喊,“齐小薇,我们接你来了。”

    司仪让玉龙拿好手捧花和新娘胸花。迎亲主管带着大家拎着大肉、莲菜和烟酒,拿着红包跟在新郎后面开始踢里咣啷地上楼。到了三楼,迎亲总管开始敲门,可是,里面就人喊着要红包。于是,玉龙的舅妈就开始从门缝往里面塞进一个百元的大包。可是,里面回话说,“不行,我们这多的人,你才给一个红包。”舅妈就又塞进一个红包。可是,里面还在说,“太少太抠三了,不行。”玉龙就让舅妈多塞一些进去。舅妈又一连塞进了六七个。可是,里面还说不行。玉龙就让舅妈把红包都塞进去。舅妈就把随身带来的所有的百元大红包都塞了进去,并大声地对里面说,“红包都给完了,没有了。”随后,就让人用力砸门。

    可是,无论外面人如何砸门还是敲门,防盗门还是纹丝不动。这时,玉龙有些沉不住气了,就对里面喊道,“小薇,你快开门。”

    小薇穿着一袭婚纱,美丽如仙女一般,可是她的神色却显得十分不安。见外面塞进了那多的红包,母亲还不让开门,又听到心爱的人在外面不住地呼喊着她,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母亲说,“妈,别太过分了。”因为玉龙已经给她再三交待过,让她不要耽搁太久。而且叩门本来就是一种仪式,一种形式。可是,母亲不容分说地把她按在了沙发上,很不满意地对她说,“女孩子没点架子还行,嫁过去是要受气的。”

    这时,担任伴娘的表妹要让新郎唱一支表忠心的歌。很快,就有人唱起了:“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表妹朝小薇的母亲做了个手势,随后问,“开门不?”小薇母亲说,“不行,他还没有向小薇发誓呢。”表妹就对着门外说,“新郎,你要向新娘发个誓。”新郎就发誓说,“小薇,我永远爱你,海枯石烂不变心,我要是变心,就遭天劈五雷轰。”听着这话,小薇心里不由地一紧,实际上她不愿意听到这种不吉利的话。她想即使玉龙不爱她了,她也不愿意让他去遭天劈五雷轰。她不禁用恳切的语气说,“妈,行了吧?”可是,母亲还是说,“他光说不行,她必须要跪着求你。这样才能表示他真心地爱你。”

    看着墙上的钟表已是10:45了,小薇不但有些着急,甚至有些感到绝望,她对母亲说,“妈,你别太过分,好不好?”说着,便起身要去开门,可是,母亲硬是把她拉住,不让她离开。

    站在门外的玉龙手捧着鲜花,心里却是一肚子火气。他朝着旁边的司仪和总管看了看,他们都是一脸的焦急和无奈。因为他们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玉龙的火气更是有些不可遏制了。他想他专门给小薇打电话让她不要耽搁太久,而且她也答应了,可是,她现在却要如此地刁难和为难他,让他怎么不怒火中烧?如果知道她要是这样,他宁可不娶她这个媳妇,不结这个婚。

    这时,他又听里面人说要他跪着发誓,求她开门,怒火就一下子窜到了头顶上。他用庄重而恼怒的音调喊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可是,里面人却又说让他单膝下跪,要不,就不开门。听着这话,玉龙再也忍不住了,说,“小薇,我告诉你,我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不可能下跪求人。而且我长这么大,我爸我妈都没有让我跪下过。”接着,就大声对新娘说,“小薇,我最后对你说,我数十下,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走了。”新郎真地开始倒计数了,“十、九、八、七,”

    小薇听着这话,知道这是玉龙在向她发出最后通牒。她知道玉龙很爱她,但也知道玉龙的脾气,他向来是说一不二,说到做到。于是,她就从沙发上起身,要挣脱母亲的拦阻去开门,可是,母亲却死死地抓着她不放,说,“你别这样没出息,你啥事都顺着他,以后是要受气的。”

    小薇被母亲死死地拉,动弹不了,就流着泪哀求着说,“妈,你这样做真是太过分了。”母亲却说,“你不拿出点架子,以后是要受气的。”小薇父亲也看不过去了,用警告的口气对夫人说,“好了,好了,放了小薇吧。”可是,新娘的母亲说,“不行,我不能让他这样轻意地把女儿带走。”小薇的父亲说,“你这样做会把事情搞砸的。”小薇的母亲却蛮横地说,“搞砸了又怎么了?还怕我们家小薇嫁不出去了?”小薇的父亲说,“可他们都结婚了,咱们是不是别管得太多了?”小薇母亲说,“这事不要你管。”

    这时,新郎已经数到了“五四三二”,当他数到“二”时,停了好一会,才喊了“一”。而且这个“一”字喊得很响。喊完了“一”,新郎又等了差不多有一两分钟,看门还是没有打开,就大声喊道,“我们走了。”可是,屋里还是没有动静。新郎就把鲜花往门口守门一位大姐说,“这花给你了。”然后,朝着身旁的人一挥手,说,“这婚不结了,我们走人。”于是,大家都气休休地跟着新郎一起下了楼,回到了车里,开始返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