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天命女帝 > 第248章 彻底没机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或许你说,你会保护锦绣,但是这在我看来就是扯淡,”方诤言说道:“你这些话,骗一骗涉世未深的孩子还行,但是想要骗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哦?怎么说?”白云东冷冷的说道,“我说要好好保护锦绣,你为什么会不相信呢?”

  “原因只有一个呀,因为你是中洲的世子。”方诤言说道:“在姚馨儿只是叶无双的未婚妻的时候,你上街都不敢将他带回去,怕她受到中州皇室的迫害,更何况现在,姚馨儿已经是叶无双的妻子了,你更不敢将他带回去了。”

  “我们是在说锦绣不是在说馨儿。”白云东冷冷的说道,“而锦绣的情况,跟馨儿还不一样,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你也知道,其实我是想用他们两个做一个比较吗?”方诤言说道,“他们两个确实没有可比性,但是有一点你不得不承认,也不敢将姚馨儿带回去,就是因为怕她受到中州皇室的迫害,还有,你不想让他背负骂名,其实,你这是在保护她,这种做法,我们大家都很认可,而且非常的赞同。”

  “但是,你将锦绣带回去就不一样了,姚馨儿跟你回去,你或许会用尽全力的去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但是锦绣呢!你叫他带回去,也许会尽力的保护她,但是并不是用尽全,而且在你的心里,你已经做好了让他面对中州皇室的准备了,还有你的家族的压力,因为他想跟你在一起的话,就必须要面对这些,但是这些却是他不能面对的,因为他要面对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人希望他能活着,也就是说,锦绣如果回到了中州,面临的是一个必死的结局,就算你答应他们,不会去锦绣,但是在他们心里,也不会允许锦绣活着。”

  “白云东,锦绣的父亲虽然在中州,那你也算得上是他的家乡,但是,他的家乡没有一个人希望他能活着,他回去干什么?去送死吗?姐就跟你在一起,面对这样的结局,这真的是你想看到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也未免太自私了一些。”

  白云东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锦绣就在你这里就非常安全了,你别忘了你现在的处境,你是一个皇子,他也是改变不了的,你现在已经住进了王宫,就要履行皇子应该有的责任,不管你承认与否,这些责任现在都已经压在了,你的身上,你跟我确实有一点不同,就是我在中州的地位无人可以动摇,而你在蒙国的地位,却是岌岌可危的,这些敌人包括你的弟弟,当今的太子殿下,也包括朝中那些,这是你弟弟的大钱,还有盟国的百姓,他们已经认可了,太子,来做这个未来的储君,就不会支持你,心里也不会彻底接受你这个大皇子,,除非,当今太子死了,你才有可能继承他的位置。”

  “我并没有想过要坐上那个位置,”方诤言说道:“我会留在这里,只是因为对当今网上还有一点期待,如此而已。”

  “这才是最可怕的,你坐在这个位子上,处境尴尬,岌岌可危,而且你还不思进取,这不是找死是什么?就算你没有那个心思,多曲方仲言的太子之位,但是你以为,它会让你这么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吗?因为有你在是对他最大的威胁。”

  “因为有你在,他的太子之位就坐的布劳恩,不叫你出去他会寝食难安,一处在这么危险的局面中还不自知,你打算让锦绣跟你一起面对这样的危险吗?别说你有什么能力处理好一切的,这句话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只会让我笑话你的这天真幼稚。”

  “我自然知道方仲言现在的心思,但是你真的想让我将他杀死,你……”方诤言觉得有些不能理解,那毕竟是他的兄弟。

  “瞧瞧你说的这些话,哪里有魔宗的人该有的气势,我真不知道你在魔宗都学会了一些什么?妇人之仁呢?但是这种妇人之仁,怎么可能让你魔宗能存活这么长时间,甚至还能坐上,大弟子的位置,我原本还以为,你在魔宗中已经学会了基本的生存之道,因为那些生存之道,非常适用于皇室之中,在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能活得很好,锦绣跟着你,我也会放心,”白云东冷冷的说道,“但是现在,你瞧瞧你都说了一些什么?”

  方诤言皱了皱眉头,自从来到蒙国之后,他的心境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因为这里是他心中渴盼已久的家,他不想将自己心中那份恨了,带到这里,用在自己亲人,因为在他心中,亲人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现在的情况虽然有些不妙,但是,他还是愿意去等待,愿意去相信,他向他的兄弟现在虽然在对付他,但是最终应该不会杀了他才对。

  难道他的想法是错误的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你表面上也在积极的茶坊中原的一件事情,但是,你真的积极吗,我怎么觉得你一点都不在意呢?甚至还有一些抗拒,不光是我这么觉得,青姑娘现在也应该有这种感觉了,所以他才会想着离开这里,既然你已经放弃努力了,他还留在这里干什么?”白云东说道。

  “我这么说并不是想让你杀弟弑父,夺取皇权,而是想让你有一些危险的意识,你这么做,估计到最后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何谈保护锦绣了。”白云东抬头看了一下天色,“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这些话说多了反而让人觉得我是在挑唆你做一些什么?至于锦绣适合待在哪里?适合跟谁在一起?这些事情我们以后慢慢再说。”

  说完,白云东转身就要离开,方诤言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要去哪里?难道要去找姚馨儿?”

  白云东的身子顿了一下,摇了摇头,最终没有回头,径自走了出去。

  白云东去找姚馨儿的话,那可就糟了,方仲言不会无缘无故的在白云东面前提起姚馨儿,他一定有什么目的才对,白云东可不能落入他的圈套中。

  “那些道理他应该都懂,我想,他应该不是去找姚馨儿。”

  一个清脆的声音,让方诤言吃了一惊,他回头看去,最近秦岚从暗中,慢慢地走了出来,有些错愕,最终还是苦笑道:“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流行人偷听别人的话吗?”

  “碰巧而已,”秦岚也苦笑了一下,他本来睡不着想出来散散心,但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方诤言与白云东再说话,而且他们谈论的还是锦绣,这样太想走又不能走,非常尴尬,因为在他心中也想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想要怎么对待锦绣。

  但是中间又冒出来一个方中言,别让他觉得有些意外。

  “不要问我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我会告诉你很多。”秦岚说道,“本来想要看看你们想要怎么对待锦绣呢?没想到,你们最终也没有商量出啥?什么结果?”

  “仅就这件事情让我感觉有些意外,我确实,还不知道干什么啊?处理这件事情,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刚说完这句话,方诤言就觉得有些怪异,他怎么能问自己喜欢的女孩,要怎么对待,自己另外一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

  “你不要在意,你不回答也没有什么关系。”方诤言说道:“刚才,跟白云山说话有些随意了,随口就问了你这么一个问题,你真的不要在意。”

  “这些事情不应该我在意,而是锦绣应该在意,你们在决定那个孩子未来的时候,怎么不能想一下锦绣呢!他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是当事人,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对他的伤害是最大的,我们都不想看到她受到伤害不是吗?”秦岚说的,他想让方正言认识道,有些事情,并不是,男人决定才是最正确的,他们偶尔也需要问一下女人的意见。

  “你说的对,我会考虑问一下锦绣的意见的。”方诤言说道。

  秦岚摇了摇头,她知道方诤言根本就没有将这句话听进心里,也根本不会去询问锦绣的意见。不禁有些生气,说道:“方诤言,这件事情你必须要问过锦绣的意见才能做决定。”

  方诤言愣了一下,秦岚很少用这种严肃的态度对他说话,更别说这么直呼他的名字了,秦岚平常都是这么称呼他的,诤言兄。

  他知道济南的态度非常坚决,不禁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去问问锦绣的,你放心吧!”

  “这件事情并不是我放不放心的问题,而是你真的去问不去问的问题,关系到锦绣的事情,我不想马虎,因为她以前受到的伤害太大了,我不想在他今后的时候,还受到那样大的伤害,这一点你明白吗?”秦岚冷冷的说道:“锦绣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不允许有人这么欺辱她,我希望你能记住这句话。”

  秦岚说完转身便走了,方诤言愣住了,冲着他的背影点了点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岚儿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良久之后,方诤言苦笑了一下,岚儿这么说,应该是将自己彻底地排解在他的生活之外了,自己在外面也没有什么机会去追求她的,也没有资格去追求她了。

  想到这里,他心痛的难受,事情发展到现在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当初他得到锦绣,也是被情势所逼,那时候走火入魔的严重,他,如果不那么做的话,就会丧命的,而且,他彻底走火入魔之后,甚至根本就不清楚,他到底做了什么?也不知道!

  最后,就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了,“如果没有锦绣的话,我或许是有机会的吧!”方诤言喃喃的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