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天命女帝 > 第222章 白云东酒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幼有序?亏的太子殿下还记得这个词。”方诤言讽刺的说道。如果真的是长幼有序,这个太子的位置根本就轮不到他来做。

  “长幼有序,尊卑有别,皇兄,这两句话的意思你不会不知道吧!”方仲言冷冷的说道,他的母亲是皇后,他自然就应该是太子,这跟长幼可没有关系,这里面只有尊卑。

  “既然如此,那更应该是太子殿下先选太子妃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皇子,怎么能在太子殿下的前面选皇子妃呢?”方诤言冷冷的说道。

  “说的也是,仲儿是应该选太子妃了,不过,诤儿,你也不小了,也应该选皇子妃了。”皇上一锤定音,就这么为两个人决定了。他可不愿意两个皇子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和气。

  “父皇,儿臣心中有一个人选,不知道父皇喜不喜欢。”方仲言见事情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干脆就将心里的话说出来,试探一下皇上的意思。

  “哦?不知道仲儿看上谁家的千金了?”皇上见方仲言松口,眼前一亮,随即问到。

  “这个人不光是父皇认识,就连皇兄也认识。”方仲言笑了一下。

  方诤言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不会说的是她吧!于是冷冷的说道,“你说的那个人,不会就是我喜欢的姑娘了,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都现在了还要跟我抢人。”

  “那可是我喜欢的姑娘,皇兄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呢?”方仲言装作不理解的看着方诤言,“皇兄喜欢的姑娘不会跟我是一个人吧,你刚才不是说你喜欢的是锦绣吗?你还说,锦绣是你的女人?难道我听错了?”

  “锦绣确实是我喜欢的女人,但是,你说的那个人,却是我爱的女人。”方诤言冷冷的说道:“一个男人有多个女人这不过分吧!”

  “呵呵。”方仲言突然间笑了一下,“可是我也喜欢他怎么办?要不咱们让父皇来做决定。看看父皇将她判给谁。”

  “她不是货物,不能有别人轻言去留,他的去留,只有他自己才能做主。”方诤言冷冷的说道:“他喜欢谁也是他自己说了算,我们不能干涉。”

  “你说的那个别人不是别人而是付款,父皇是蒙国之主,天下都是他的,难道还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去留?”方仲言冷冷的笑了一下,“当太子妃总要比当一个普通的皇子妃高贵,我想,她也会喜欢吧!”

  “她喜不喜欢,要问过她之后才知道。”方诤言冷冷的说道,“方仲言,你的太子妃应该选择官宦之女,这样才会对你有帮助,我想,皇上也应该是这个意思。”

  皇上皱了皱眉,刚才他们就在为一个女人争论,现在怎么又冒出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不过让他们为一个女人争来争去的,这样会伤了兄弟和气,这种现象可不是他愿意见到的,他必须要想个办法才行。

  皇上说道:“太子身份尊贵,他的太子妃,不是他国的公主,也要是官宦之女身份高贵,这样的女人才能是太子妃。”

  “父皇?”方仲言皱了皱眉头,他不会真的要将岚儿嫁给方诤言吧?

  方诤言闻言,心中暗喜,以他们两个的身份而言,方仲言想要娶秦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诤儿身为大皇子,身份同样高贵,他的皇子妃也要从官宦之女中选择。”皇上说道:“所以你们说的那个女人,并不适合作为你们的妻子。”

  方诤言与方仲言互看了一眼,看来皇上对他们不偏不向,并不想将秦岚给他们任何一个人,不过这么做并不能阻止他们之间互相争斗,看来皇上应该还有别的办法。

  不过,就算如此,他们之间的争斗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以后也不会停止。

  “皇上,太子身份尊贵,必定会先挑太子妃,我可不愿意挑他生下的那些。”方诤言说道:“如果非要选皇子妃的话,请让我来年再选择吧,起码,我心里会舒服一些。”

  方诤言说的话合情合理,所以皇上也就答应了。

  方仲言并没有再秦岚的事情上多费唇舌,这让方诤言有些意外。

  方仲言看了一眼方诤言,冷笑了一下,说道:“白云东还没有回来吗?现在都快子时了。”

  “你也知道现在都快子时了,你再待在这里,恐怕有些不合适吧!”方诤言冷冷的说道。

  “你是在赶父皇走吗?”方仲言冷笑了一下,“不可真是大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说这些话是在针对谁,想必你应该很清楚,皇上可不会像你这般断章取义。”方诤言冷笑了一下,说道:“太子殿下,不要再将话题引到白云东身上了,没用。”

  “有没有用你说了不算。”方仲言转头看了一眼皇上,问道:“不知道父皇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这件事情发生的有些蹊跷,朕这次来,就是跟你们商议一下,派谁去查探一下比较好,毕竟这件事情关系到了仲儿,要是处理不好,会对仲儿有影响的。”皇上担忧的说道。

  “是啊,在事情没有证据之前,不要随意的污蔑别人。”方诤言冷冷的看了一眼方仲言。

  “是不是污蔑,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方仲言说道:“千万别等查出证据之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们,那时候你们还有什么脸说这样的话。”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不得不怀疑太子殿下了,就因为你今天的这席话,让我对你产生了强烈的怀疑,如果那里真的有什么线索指向我的话,那或许是某些人故意栽赃的也说不定。”方诤言冷冷的说道。

  “你这话真是好笑。”方仲言冷笑了一下,“我只是事实就是而已。你心虚什么。”

  “也不知道是谁在心虚。”方诤言冷冷的说道,“皇上这一次来,是想找你商议去查探山体崩塌原因的人选,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

  方诤言可不想所有的谈话都围绕着白云东,谁知道皇上会不会真的相信了方仲言的说话,认为这件事情跟白云东有关系?

  现在白云东跟他站在一边,要是白云东有嫌疑,那岂不是说他也有嫌疑?这可不行。

  “不知道皇兄有什么好的人选吗?”方仲言并不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想让方诤言说一个人选。

  但是方诤言怎么会上他的当,说道:“这件事情我可不想插嘴,你现在已经怀疑我了,如果我提议的人选去查,结果查出来根本没有我的事,岂不是更加的惹的你怀疑?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会去做呢。再说了,皇上再问你呢,你就说一个人选得了。”

  “你想要应付父皇吗?”方仲言此时看方诤言极度的不顺眼,“这种事情很严肃,请你不要应付了事。”

  “我发现我说什么,你都有话反驳,,我还是不说话了。”方诤言冷哼了一声。

  皇上见到他们争吵,也非常头疼,他最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况,但是,自从方诤言回来以后,这两个人就一直争吵,他们两个之间难道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父皇,这件事情,儿臣亲自去查探一下如何?”方仲言说道。

  皇上点了点头,说道:“也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跟诤儿了,你们两个负责,将这件事情查出来,看看到底是人为的,还是自然灾害。”

  方诤言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也让他去查这件事情,只得答应了。

  “你们干什么呢?让我们进去。”门外传来了骚动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怎么回事?”皇上问道道。

  方诤言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去看看。”说着,他向门外走去。但是他还没走到门边就被从外面进来的一个人撞了回来。

  两个人都站立不稳,那个人被他身后的人扶住,方诤言往后退了几步,值到撞到了方仲言才停了下来。

  方诤言有些恼火,瞪着进来的两个人,“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这么晚才回来,而且一身的酒气,莽莽撞撞的,干什么去了?”

  着两个人正是一直没有回来的白云东与白明石,他们两个人满身的酒气与脂粉味,一看就知道他们两个去哪了。

  白云东看了一眼方诤言,不耐烦的说道:“你管得着吗?”

  方诤言有些郁闷,擦,老子为了你的事情,一直在这周旋,现在问你一句,你竟然给老子来这么一句,白云东,你他妈的就是欠收拾。

  方诤言虽然心中是这么想的,但还是耸了耸肩,对着方仲言说道:“你看我就说我管不着他吧!这下子总会相信了吧!”

  方仲言冷哼了一声,“白云东,你少装糊涂,你今晚到底去哪了?”

  “本公子到底去哪,关你什么事情?”白云东呼出一口酒气,熏的方诤言与方仲言都往后退了一步,这家伙到底喝了多少酒,竟然醉成了这样。

  方诤言看了一眼扶着白云东的白明石,问道:“你家公子到底怎么回事?喝这么多酒,难道借酒消愁,至于吗?不就是因为一个女人。”

  “诶呀。”白明石叫道:“你可别在我家公子面前说什么女人了。他今晚喝酒,有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两个字。但是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

  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方诤言想了一下,不就是跟方仲言打了一架吗?这还至于去喝酒?不对,应该还有别的事情才对。

  白云东现在醉的都要趴在地上了,白明石忙说道:“我赶紧将公子送回房间里面去,他现在需要休息。”

  “等一下,我还有事情问他。”方仲言将人拦下,冷冷的看着白云东:“你少装蒜了,我知道你没醉,你越是逃避这件事情,就越有嫌疑,就越值得人怀疑。。”

  “太子殿下,你到底在说什么呢?”白明石急道:“我家公子不就是跟你打了一架吗?以至于公报私仇,不让他回去休息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