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天命女帝 > 第159章 神秘的贵族青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兰云山为秦岚弄了一碗鱼汤,放在她面前说道:“秦姑娘,喝汤吧,彩虹鱼的精髓现在可都在这汤里呢。”

  说着,也给他自己弄了一碗。

  方诤言见状,知道兰云山是不会管自己的,于是也为了舀了一晚,同时他还不忘锦绣,为锦绣弄了一碗,放在一边,等凉了之后再喂他喝下。

  秦岚尝了一口汤,就觉得自己浑身暖洋洋的,充满了力量,说道:“真是好汤,不愧是彩虹鱼。”

  “秦姑娘喜欢,就多吃一些。”兰云山淡淡的笑了一下。

  方诤言冷哼一声,“伪君子,要是岚儿真的喜欢,你能将这一小盆汤都给岚儿吗?而且你怎么这么小气,我们可是四个人呢,就这么点,怎么够吃啊。”

  秦岚暗中笑了一下,这家伙,将昏迷中的锦绣也算上了。不过彩虹鱼根本就不好抓,能有这么点,不错了。不过,她可不会这么说,去拆方诤言的台。

  方诤言瞪了他一眼,说道:“嫌少,你可以吃别的啊,没看到别的有很多吗?我管够。”

  “别的?别的能有彩虹鱼好吃啊,我说你小气,你还别瞪我,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大方的人,真不明白兰傲铮大将军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就你这么出来,这不是给大将军脸上抹黑呢吗?你还有脸出来?”方诤言边说着,边迅速的将碗里的汤喝了下去,然后抓起一边的碗,给锦绣也灌了进去,动作粗暴不粗暴先不说,只说这速度就已经天上地下了独一份了。

  秦岚见状,忙将自己碗里的汤喝完,没等兰云山说,就为自己盛了一碗。

  只见在她盛完之后,方诤言站了起来,将中间的那个盛放彩虹鱼的小盆就端到了自己面前,为锦绣再次到了一碗,然后让锦绣喝了下去。

  兰云山见状,心中有些不解,问道:“你在干什么?”

  “干什么?你眼睛有问题啊。”方诤言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没看到锦绣昏迷不醒吗?我当然再喂他喝汤了,你不会跟你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争汤喝吧?”

  兰云山确实是这个意思,但是却不好意思说,“你喂他喝汤,就喂他喝,为什么要将彩虹鱼汤都放在你那边呢?”

  “我懒得够了,将汤端到我这边,不是更方便一些吗?”方诤言头也不抬,再次喂锦绣喝了一碗,然后就端着盆子给自己与秦岚各倒了一碗,里面的汤也就见底了,于是便又放了回去,说道:“兰兄想喝,请便。”

  兰云山嘴角哆嗦的看了一眼已经见底的盆子,里面虽然还有些鱼肉,但是他知道,所有的营养灵气都在汤里面呢。不禁瞪了一眼方诤言,这家伙正在慢条斯理的喝着他的那一碗汤。

  秦岚则是低着头喝汤,她实在是不好意思抬起头来,不过他也没觉得方诤言做的有什么不对,这是什么心理啊。

  “兰兄要是不想吃那些鱼肉,可以吃别的鱼啊,别的鱼可是很多的,管够。”方诤言冷冷的说道,这是刚才兰云山说的话,他变本加厉的给他送回去。

  “真不知道你那一身的贵气是怎么来的?你这种行为简直是在玷污你身上的贵气。”兰云山怒道。

  “我身上的贵气跟你没关系,至于它是怎么来的,更跟你没关系。”方诤言冷冷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对我这般,难道这是你父亲教你的?”

  “你少血口喷人。”兰云山忙喝道,这话可不能让别人听到,这要是传到上面的耳朵里,他兰家就等着被抄家灭门吧。

  “我血口喷人?你都做出来了,还怕我说出来?”方诤言冷声说道。

  “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少扯到我父亲身上,你想讲什么大义?你只是魔宗的一个普通弟子,魔宗你知道是什么吗?是个人都唾弃它。”兰云山恨恨的瞪了一眼方诤言。

  方诤言冷笑了一下,“这句话你敢当着魔神的面说吗?不过你放心,魔神没有功夫搭理你这种蝼蚁,等到一个多月之后,我替他老人家收拾你。”

  “就凭你?也配!”兰云山冷哼了一声,将筷子放在了一边。

  方诤言也将手中的碗放在一边,“我要是不配,方无云更不配,你敢说方无云不配教训你吗?”

  “强词夺理!”兰云山的脸色很不好看,此时他身上哪里还有什么淡雅的气质,他早就被气的七窍生烟了。

  方诤言见他词穷,却也不想放过他,“没有道理又说不过别人的人,才会说别人强词夺理,兰云山,你也就只配说这几个字,因为你说的根本就没有道理,我告诉你,我想要教训你,那你给你面子,我要教训你,你连屁都不能放一声,否则,你就是大不敬。”

  “兰云山,不要整天在我面前摆出一个什么贵公子的嘴脸,在我面前,你贵不起来,你再尊贵,能有我尊贵吗?”方诤言冷哼了一声,“你在我面前,连个屁都不是,就你?还看不起魔宗,你配看不起吗?”

  秦岚见这两人越说气氛越不对,忙咳嗽了一声,提醒这两人适可而止。

  方诤言说道:“看在岚儿面子上,我今天饶了你,等一个月之后,我给你脸,跟你决战,到时候让你知道知道,你连魔宗的一个普通的弟子都打不过,你根本就不配做人。”

  说完,方诤言抱起锦绣,向外走去。

  秦岚则是无语的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明显被气晕的兰云山,叹了口气,也没说话,跟在方诤言身后走了出去,跳上了自己的那条小船。

  方诤言默默地撑着船,向远处划去。

  良久,秦岚才说说道:“兰云山被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你至于这么气他吗?这对你没好处。以前,他就算一个月后,想留你的性命,现在也不会了。”

  “岚儿,他这种人就该骂。”方诤言说道:“你放心,还有一个月呢,我定然能将修为提升起来,到时候他就算是想要他的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秦岚叹了口气,她知道,现在他们每提升一阶的修为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一个月的时间,看起来很长,但是却不够他们提升修为的。

  “别叹气,岚儿,你要相信我。”方诤言见秦岚不信,心中有些焦急,谁都可以不相信他,但是他不想秦岚也不相信他。

  秦岚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但是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方诤言说道。

  一时之间,两人都有些无语,方诤言说道:“我们往这边走,很快就会靠岸的。”

  秦岚没有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肯定,但是她却相信他。

  此时,兰云山却在暗自隐忍自己的怒气,他所在的地方一阵阵冷气飘过,吓得下人们都不敢靠近。

  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气的脸色铁青的兰云山,说道:“你生什么气,方诤言就是这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别看他一身的贵气,其行为做法连流氓都不如,真不明白,父皇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

  出来的这个人也是一身贵气,此刻他也是满脸寒霜,看了一眼那空了的彩虹鱼的小盆,说道:“真是可惜了我那些彩虹鱼了。”

  这人非常俊雅,眉宇间与方诤言有七八分相像,他跟方无云比起来,还是他最像方诤言。

  “刚才你的秦姑娘就在这里,你怎么不出来见他,倒是便宜了方诤言这小子,还有,那个元阴之体是怎么回事?那不是你……”说到这里,兰云山顿了一下,因为他对面的那人正在瞪着他。

  “锦绣的事情你别多问,至于秦姑娘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我不能看着秦姑娘跟方诤言走的那么近。”贵族青年冷声说道。

  “我觉得,你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不要让那个元阴之体跟方诤言走的太近,因为元阴之体对方诤言的帮助,可要比秦岚强得多了。”兰云山脸色很是阴冷,双拳狠狠的攥着。

  贵族青年站了起来,说道:“说起锦绣,我倒是想到了另外一个女人,那个人跟锦绣长得一模一样,可惜,不是元阴之体。”

  “还有这等事?”兰云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个女人不是元阴之体,偏偏一个男人是,老天是不是将什么东西弄错了?”

  “我觉得也是。”贵族青年也觉得这件事情老天是不是弄错了。

  “他们真的很像?会不会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兰云山有些疑惑,如果这两人之间没有什么关系,又怎么会长得一模一样呢。

  贵族青年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女人叫姚馨儿,你去查一查,我只知道她是蒙国人,叶无双爱她如命,对了,就连中州的白云东都对她青睐有加。而锦绣虽然在蒙国住了几年,但是他本身却是中州人,他跟姚馨儿之间,应该没什么关系才对。”

  “嗯,我去查一查这个姚馨儿,看看她是什么来路。”兰云山说道,“叶无双?那家伙居然对一个女人这么死心塌地,真是让人想不到。还有那个白云东?他在搞什么啊,好好的中州不呆着,竟然来到蒙国跟叶无双争风吃醋。”

  贵族青年则是笑了一下,说道:“谁知道他们在搞什么,云山,准备一条小船,我要下船。”

  兰云山点了点头,让人去准备小船去了。

  此时秦岚与方诤言已经离兰云山的船有一些距离了,自然不知道船上人的对话。

  “诤言兄,你累了吗?要不我替你撑一会儿吧?”秦岚说道。

  “不用,你看着锦绣,我来撑船吧。”方诤言仔细辨认了一下方向,说道:“论绝处逢生,谁也比不上我,你知道吗?在魔宗处处都是绝境,要是不懂绝处逢生,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所以,相信我没错的。”

  秦岚有些心疼的看着他,魔宗真的就那么残酷吗?还是三大宗门都是这个样子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