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天命女帝 > 第95章 针锋相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哪里不舒服吗?”寒香继续问道。她哪里知道,她口中的姐姐是个男人。

  寒香原先看到漂亮的女人都会本能的生起一种防备的心态,生怕因为他们的出现而抢走师兄们的注意力,就像是秦岚出现一般,她到现在有的时候对秦岚也没有好脸色,但是对待锦绣就不一样了,第一眼看到锦绣,居然上前亲切的称呼姐姐,可见锦绣本身的亲和力有多变态了。

  “这位姑娘,我,在下是个男人。”锦绣长时间没有跟人交流,险些忘了江湖上的术语了,此时只见他脸红脖子粗的解释这个问题,让秦岚几人差点笑出口来。

  寒香仿佛听见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般,猛地一下向后退去,脸上的神情变得奇怪起来,再也不是见到美好事物的欣喜,而是一种很特别的复杂。

  秦岚见状,心道坏了,寒香这丫头不会又要“犯病”了吧?她要是讽刺锦绣两句,锦绣一定不会跟她争辩,肯定会羞愤死的。

  “好了,我为大家介绍一下,这是锦绣,以后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不希望有人因为一些莫须有的原因而伤害他。”秦岚这么说着,其实也不算是全部针对寒香,而是针对所有人,因为锦绣的事情早晚都会曝光,要是到时候他们因为一些原因,而用异样的眼光看锦绣,那么他还活不活了?

  秦岚又为锦绣介绍了其他人,算是正式的介绍他们认识了。

  锦绣看了一眼方无云,愣了一下,他觉得方无云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是仔细看方无云的神态,声音,都跟他认识的人不一样。

  无通带锦绣去疗毒去了,秦岚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自然不用无通帮她。

  但是秦岚此时却不准备对方诤言他们说锦绣的事情,也不准备她被人带到那个什么的无良中场所的事情,因为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好事,她自己是无所谓,因为她并没有经历什么特殊的待遇,但是锦绣却不一样,锦绣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简直是太多了,而且这件事情呢该说出去对他来说影响非常不不好,所以,她说的时候,必须要征得锦绣的同意,只要他有一点犹豫,她都不会说的。

  方诤言他们虽然对秦岚不说这件事情感到奇怪,但是也并没有多问,因为每个人都有隐私,尊重别人的隐私也是在尊重自己。

  秦岚上楼去看了锦绣,此时无通已经离开了,秦岚问道:“这件事情,你想说吗?”

  锦绣愣了一下,垂下头来,苦笑了道:“如果说了,能将其他人救出来,那就说吧,你也知道,那些人留在那里,根本就没有活路。”

  “你认为我们现在有能力将他们救出来吗?”秦岚叹了口气,她不是不想救,她也想要将胡员外这样的人渣清除掉,但是她同样知道,胡员外背后肯定有人,而且这个人肯定不是一个小小的县令。

  锦绣同样也知道,他们背后有人,但是那又怎么样?不过随后想了一下,叹了口气,也是,像自己这样不将生命当回事的人,会不在乎那庞大的势力,但是像秦岚他们这样清白的人,得罪那样的势力,是不明智的。

  “那就不救了,要是不救的话,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必要说了。”锦绣说道,就算他现在已经不清白了,但是也希望留一个清白的名声,那样的话,父亲不会跟着他受辱,就会好好的活下去。至于其他人,就由自己来救吧。

  秦岚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因为这件事情牵连的太广,她一时没有屡明白,等她弄明白的时候,就是她行动的时候,至于现在,先这样吧。

  “总之,谢谢你。”秦岚站了起来,转身离去,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锦绣皱了眉头想了很久,才想明白她的意思,她还是再谢面对面具人的时候,自己挺身而出,想要帮助她。自己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了,看到那时候的她,就想起了以前的自己,自己也像她那般彷徨无助,希望有一个人站出来,将他解救了,但是最后却没有人为他站出来。但是在当时,他正好在,所以他就站出来想为她做些什么,就做了。

  “其实你不必谢我的,我只是在为当初的我做一些事情。”锦绣喃喃的说道,但是这句话,秦岚是听不到了。

  秦岚走了出来,看到无通拎着几包药走过来,于是便问道:“无通兄,锦绣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危险?他的修为还能不能找回来?”

  无通则是叹了口气,“他的情况不是很乐观,毕竟他中毒的时日长久,而且经常吸食这样的毒,想要解除的话,必须要像抽丝剥茧一般,不过你放心,让他先恢复一些,我还是有把握的。秦姑娘,我能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吗?怎么会中那样的毒?而且还是那么长时间?”

  平常的话,给人下这种毒,也只是对方修为太高,下毒人打不过,就用这种毒封住这人的功力,然后再将这人杀了,就完事了。但是现在并不一样,锦绣明显是长期中的这种毒,看来给他下毒的人,并不想杀了他,而是想要囚禁他,随意无通对于这种情况很好奇。

  “无通兄,想必你也清楚,这种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要是锦绣想要说的话,就让他自己说吧,我不能多说什么。”秦岚直接拒绝了,如果不拒绝的直接一点,她相信,还会有别人来问的。

  无通点了点头,“说的也是,那我就不问了,这种事情,还是让锦绣烂在肚子里吧。”

  他直觉得认为,这件事情,对于锦绣来说,肯定是一件大事,所以还是不要问了,即使是他想说了,自己也要劝他不要说。

  太子的车驾姗姗来迟,城内的百姓都去迎接了车驾去了,秦岚则是站在客栈内,冷眼看着太子的车驾从街道的那边慢慢的向这边移动。

  在另一个房间,方诤言与方无云则是站在窗前,看着太子的车驾。

  方诤言说道:“方兄,真是好大的架子,你说是不是?”

  “什么好大的架子,我不懂你再说什么。”方无云也是在看太子的车驾,对于方诤言的话语,直接表示不解。

  “呵呵,方兄难道不觉得太子真是好大的架子吗?”方诤言冷笑了一声。

  “是吗?难道方兄不认为这是太子正常的架子吗?”方无云丝毫不想让的回道,“如果是方兄坐在里面,我想,架子肯定会更大。”

  “那是当然,他怎么能跟我比?”方诤言冷哼了一声。

  “但是你现在是不能跟他比,因为他坐在里面,而你,则是站在外面迎接他。”方无云也是冷笑了一声,“太子始终是太子,贱民始终是贱民。”

  方诤言眸底闪过一道厉芒,好不相让的说道:“这句话真应该让站在下面的子民听听,贱民?不知道他们听到这个称呼会是什么反应。”

  “你不用拿话挑拨我,我在说谁,方兄难道不知道吗?”方无云冷冷的看着方诤言,挑衅意味十足。

  方诤言也是冷冷的看着他,“我要是贱民,那某人不是跟我一个等级,成贱人了?”

  “哼。”方无云冷哼了一声,“你以为逞一时的口舌之利,就真的能改变什么吗?”

  “改变不改变的,就仁者见仁了。”方诤言也是冷哼了额一声,“如果你不来找我,我能逞什么口舌之利,我告诉你,我之所以站在这里,是因为我不想争什么,别逼我,否则你真的会后悔的。”

  “我现在站在这里,就是想要看看那个杂种长什么样子,我都是看看他怎么跟太子争。”方无云并不受方诤言的威胁,而是继续挑衅道。

  “杂种?”方诤言听了这话,脸色非常阴沉,“该叫杂种的是谁?你心里清楚。你真的知道,你为什么叫做无云,而我叫诤言吗?”

  “一个连自己身份都不敢承认的人,也想跟我争?你凭什么?”方诤言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了出去。

  方无云则是一脸阴沉的站在屋内,冷眼看着方诤言远去的背影,“我虽然无云,但是你现在也确实是一个杂种,因为我现在则名正,而你则是言不顺。”

  方诤言身子顿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因为这个时候,夜羽堂打开了门,招手让他进去了。

  走进房间,方诤言问道:“什么事?”

  “什么事?”夜羽堂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们那么大声,想干什么?不会想让全客栈的人都知道吧?”

  “知道什么?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方诤言冷哼了一声。

  “难道他们就那么蠢,不知道你们在讨论太子?”夜羽堂瞪了他一眼。

  方诤言再次站在窗前,看着街道上受着百姓朝拜的太子车队,说道:“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个?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当然有别的事情,你以为我这么无聊?”夜羽堂知道自己说不动他,于是就转移了话题,“我找到了那个的红衣女子。”

  “哦?她在哪?”方诤言很有兴趣的问道,红衣女子,不就是秦岚说的那个设计她的女子吗?那人可真有意思,竟然敢设计秦岚。

  秦岚当时没有说在密室的那一段,但是红衣女子的事情,却说给他们听了。

  “在画舫,你肯定不知道她是谁。”夜羽堂说的很神秘,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顺便扇了几下扇子,看到方诤言等的不耐烦了,才说道:“你跟我来。”

  方诤言跟着夜羽堂走了出去,路过秦岚的房间的时候,两人将秦岚也叫上了。

  “红衣女子?她那样的性格?竟然是画舫的人?怎么可能?”秦岚有些不相信,但还是跟着他们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