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天命女帝 > 第73章 千变万毒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将心比心,哎,所以他们两个都不能有事。”秦岚说道,“但是薛幕能活下来,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无通兄真的没办法吗?”

  “他也没有办法。”方诤言说道,“他能医病,但是不能医心,薛幕会醒过来,但是就算他醒过来了,心也就死了,没有办法。”

  “但是我们没有办法,不代表这世上真的没有办法。”方诤言的声音忽然间变得很冷,“哎,就看他舍不舍得,愿不愿意了。”

  “什么办法?”秦岚有些好奇,薛幕都那样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方兄说的,我都知道,这没什么好舍不得和不愿意的。”薛御轩慢慢的睁开眼睛,他早就醒了,只是并没有出声打断他们的谈话,他也知道这两人必定是发现自己醒了,所以才会这么说的,这些话是给自己听的。

  秦岚确实是发现他已经醒了,但是她却并不知道方诤言说的是什么办法。

  “到底是什么办法,你们在打什么哑谜?”秦岚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像不管是什么,他们自己都恩呢该听得懂,但是自己就像是局外人一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薛御轩看了秦岚一眼,愣了一下,随即又释怀的笑了一下,“原来秦姑娘不知道,我还以为方兄告诉秦姑娘了呢。”

  “这个是你们家的秘密,我怎么能乱说。”方诤言歉意的看了一眼秦岚,他虽然知道有那么一个方法,但是却并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方法也只有薛御轩或者薛家嫡系的人才会知道。方诤言会知道薛御轩有办法,那是有原因的。

  秦岚正想表达不满,忽然间看到薛幕身上冒着黑气,那黑气缭绕的,让人看着就恐怖。

  “他怎么回事?你们快看。”秦岚指责薛幕,惊惧的叫道。

  方诤言与薛御轩都看到了这样的额情况,薛御轩有些艰难的从床上站了起来,仔细的观察着薛幕,皱了皱眉头,“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我去找大家一起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诤言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秦岚与薛御轩都没有动薛幕,因为他们不确定他们现在去动他会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不对,你看,他身上的那些黑气现在跟刚才有些不一样了,你仔细看看。”

  薛御轩瞪大眼睛,仔细的观察着,刚才的黑气黑的可怕,但是并不浓郁,但是现在不一样,虽然依旧很黑,但是却越发的浓郁了,而且在这黑色当中,还有一些发紫的颜色,“这是怎么回事?没听过中毒或者受内伤还会变颜色的。”

  “什么变颜色?”无通与夜羽堂跟在方诤言的身后走了进来,当他们看到薛幕的情况的时候,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千变万毒瘴?”夜羽堂惊叫了一声,破坏了他原本偏偏公子的气度。

  但是这个时候,谁也不会注意这些的,薛御轩忙问道:“什么意思?千变万毒瘴?这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过?”

  无通也是摇了摇头,这名字他也没有听过。

  方诤言则是皱了皱眉头,不时的看看薛幕,又看看夜羽堂,“千变万毒瘴?你确定吗?”

  夜羽堂点了点头,“这个名字你肯定听说过吧?”

  “对,听我师傅说起过。”方诤言点了点头,“但是他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我当时也没放在心上,但是这要是真的是千变万毒瘴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麻烦了,因为我师傅口中的东西都不会是普通货色,能让他挂在嘴边的,更是精品中的精品,剧毒中的剧毒。”

  听了这话,众人的脸色一变,虽然秦岚不知道方诤言的师傅是谁,但是她现在也能想象得到,方诤言的师傅必定是一个用毒高手,他师傅都这样说了,那必定……“不对啊,你师傅既然对这个千变万毒瘴这么了解,一定会解吧?”

  听了话,薛御轩眼前一亮,但是无通与夜羽堂甚至方诤言的脸上都暗淡无光。

  “这个事情,还是让我说完吧。”夜羽堂说道:“当初我的一个师叔就是中了这样的毒,第一天就像是薛幕现在这个样子,浑身冒着黑气,这些黑气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变成紫色的,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变成绿色的,然后变成墨绿色,紧接着就会变成鲜红色,但是只要他变成了鲜红色,那就说明,中毒者的生命真的接近尾声了,当初我师傅将方诤言的师傅请来的时候,我师叔身上的颜色已经变成了墨绿色。”

  其他人都认真的听着,因为他们从夜羽堂的话语中感觉到了不好的意思。

  “那个前辈也当时只是延迟了一下师叔的生命,最后对这种毒也束手无策,最后师叔还是撒手人寰了。”夜羽堂有些伤感,因为他的师叔对他很好,但是当时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叔在痛苦中煎熬,一点忙都帮不上。

  众人叹了口气,脸上都很无奈,也很痛惜。

  夜羽堂接着说道:“薛公子,当初前辈说了,这世上只有一种方法也许能解这种毒了,但是这种方法就算会的人也不一定愿意去做,你知道是什么办法吗?”

  薛御轩苦笑了一下,说道:“当时那位前辈一定是说了薛家的人会解这种毒吧?你不用拿这个套我的话。”

  “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办法啊,但是我却知道那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薛家会这种方法只是为了救命,当然是为了救薛家嫡系血脉的命,你真的想好了吗?毕竟薛幕并不是你们薛家的嫡系血脉,还有,那个代价你真的能承受的起吗?”方诤言显然比别人更加了解薛家,他现在这么问,只是为了确认一下而已。

  薛御轩说道:“我不会让他就这么废掉的,他醒来了,如果想不开,我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这种方法虽然付出的代价巨大,但是却能让他完好如初,再怎么大也是只得的。好了,你不用多说什么了,我现在必须要带着他回去,那种方法只有在我家圣地中才能使用,众位,就此拜别了。”

  只得他说的是认真的,也知道他很着急,于是秦岚几人帮他找好了马车,将薛幕放上去之后,就看着薛御轩离开了。

  秦岚叹了口气,心中有些郁闷,为什么呢?因为薛御轩在离开的时候,居然拜托她照顾那个叫做肖月的女孩,要知道,她现在哪里有精力做这些啊,她还想着赶紧赶路呢。

  肖月知道最近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要不然这几个人也不会这么愁眉苦脸的,活像是别人欠了他们几百万似的。

  客栈内聚集的江湖人越来越多了,他们都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也都知道了那件事情还有幸存者,所以他们现在等在这里,就是为了想要弄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夜羽堂他们坐在房间里,再次叹了口气,“你说当时薛御轩醒了之后,我们怎么就没有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就这么将他放走了?现在下面那些人堵着我们问,有什么用啊,我们也什么都不知道啊。”

  秦岚苦笑了一下,说道:“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盼着那个人醒过来,让他说一说到底是发生了事情,对于哪里发生的事情,我们都没有发言权。”

  “这些江湖人有的也都去过事发地点,但是他们除了看到一些尸体与崩塌的山石之外找不到任何的线索。”方诤言也是叹了口气,“看来我们看到的那个黑影将一切可能的线索都抹去了,就是为了防止我们真的找到什么。”

  “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们看到的黑影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做这件事情肯定是有预谋的,要不然难道他们真的只是杀着人好玩吗?但是他们图谋什么呢?”无通分析道。

  “他们就算是抹去了现场的痕迹,也不可能将所有的线索都抹去的,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就算是再精细,也不可能做到完全不留线索,我们找不到,只能说明我们照的不够仔细,或者有些事情我们没有发现,并不能说明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秦岚说道:“还有,这次的天材地宝的事情,你们看会不会就是那些人散布出去的谣言,引得人们来寻宝呢?他们再利用武林修者达到他们的目的呢?”

  “秦姑娘的话说的有道理,要不然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方诤言点了点头。

  秦岚与方诤言还是上山了,他们虽然不相信什么天材地宝什么的,但是他们却相信,在精密的安排都会有遗漏的,他们这次上山就是为了找线索的。

  他们这次并没有选择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那个血坑,一路上偶尔的还能遇到一两个来证实血坑消息的江湖修者,不过这次遇到的比那天晚上见到的相比简直是太少了。

  当他们来到血坑的时候,血坑的周围围着一些江湖修者,也就五六个人的样子,甚至一个人指着血坑破口大骂,当然他骂的不是血坑里遇害的人,而是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的人,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血坑里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散发着阵阵的抽臭气,有些尸体甚至已经干瘪了,只剩下皮包骨头。

  “怎么会这样?”秦岚震惊的看着血坑,“这没有过多长时间吧?怎么血坑就变得不一样了呢?血坑里面的血明显的减少了,只剩下这么一点,而且你看到没有,那些尸体的皮简直就像是陈年树皮一般,皱皱巴巴,好像一碰就碎了似的,他们现在哪里还有血肉之躯的样子,简直就像是陈年干尸,这也太奇怪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