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谍影仙途 > 第五章 师兄只有结丹境的修为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芷兰坐在院子里,痴痴的发着呆。

    冷风吹来,拂动她的发梢,李芷兰静静的坐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有变,她的目光中充满了痛苦与疑惑,陆洲所说的话,就像是一根针,深深的刺入她的心里。

    陆师兄……鹰爪……

    她怎么也无法将这两个毫无关联的名称放在曾经那个温婉和煦的男人身上。

    “你好,我叫陆洲。”

    记忆中陆洲第一次出现在清溪书院,穿着一袭青衫,宛若画中走出的谪仙。

    陆洲是李慕儒从关外一个被朔国屠戮的村子里救回来的。

    从那时起,陆洲成了李慕儒的弟子,和李芷兰一起修炼清溪书院的《浩然正气诀》。

    “师兄,你修炼到第六层了?”

    “去年就练成了。”

    “师兄好厉害。”

    “你错了,师妹,师兄一点都不厉害。

    师兄如今不过刚刚结丹,之后还有化神归元返虚渡劫这些境界不说,渡劫成仙之后还有六七个境界,这个世界上的高手不知凡几,师兄的修为碰上这些高手,怕是能被秒成渣渣。”

    “师兄怕死?”

    “当然怕,这个世上不怕死的人恐怕不多。”

    “我就不怕。”

    “那是因为你还小,等你长大了,自然会怕。”

    李芷兰想起陆洲曾经说过的话,恍如昨日,过了良久,终究是叹了口气。

    以前不理解陆洲为何把这个世界形容的这么恐怖,也不明白为何师兄口中所说的长大意味着什么,可是自从朔国南下以来,她便明白了,无数的高手修士身死道陨,前辈高人在那些朔国金仙面前就像蝼蚁一般,她自然明白以前的自己想的太过简单幼稚。

    “修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李芷兰陷入了深深的迷茫,难道就是为了争夺灵泉,抢掠洞天福地,谁的实力强谁就有话语权?

    她想起陆洲曾经认真的回答过这个问题的答案——

    “活着!”

    对于师兄来说,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活着。

    那他如今的做法,也是为了活着吗?

    可是成为朔国的鹰爪,成为沈洲城其他门派的眼中钉,甚至会成为绣衣使和茶司铲除的目标,这和他‘活着’的本意完全背道而驰。

    前段时间太守府的师爷就因为在茶馆夸赞朔国,结果还没出茶馆就当场暴毙。

    人们都说这是绣衣史所为。

    想到这,李芷兰猛地怔住。

    现在的师兄,很危险?

    算了,算了,我担心他干什么?

    他没脸没皮的还说春宵一刻值千金,黄达成师兄说的没错,他现在就是一个无耻之徒。

    刚刚黄师兄回来的时候,和其他师兄弟骂骂咧咧的描述陆洲在宴会上可耻的嘴脸,俨然被形容成一副十恶不赦理应千刀万剐的魔头。

    黄师兄尚且如此,那周国的绣衣史和茶司会放过陆师兄吗?

    师兄只有结丹境的修为啊!

    ……

    陆洲此时已经搬进了督府,他的院子在督府西南角,很是僻静,正合陆洲心意。

    只不过看着昂格尔眼神里的蔑视,陆洲能够猜到会被安排在这个僻静的院子,或许是这家伙不愿意常常看见自己?

    呵呵。

    院子被清扫的很干净,干净的连棵枯树都没有。

    陆洲坐在院子里,从乾坤袋的丹药堆里找到那壶宴会上塞进去的酒,拿起酒壶到把酒斟满,行云流水一般。

    酒是个好东西,能让人在最难过的时候做着最美的梦。

    陆洲不要做梦,他只是需要喝点东西再整理一下思绪。

    谨慎些总是没有错。

    诸葛大山也是来送礼的。

    只不过他没有选择在宴会结束的时候送礼,却偏偏选择在陆洲回到客栈的时候,巧合的是他手里的皮鞭和赶车老汉的一模一样。

    他不说,陆洲也没点破。

    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诸葛大山也没多说,双手奉上丹药,很是恭谨,恭谨的有几分出乎陆洲的意料。

    只是走的时候,他留下一句‘希望陆校尉有空去我们南海镖局做客’。

    南海镖局不在南海,就在沈洲城南。

    做什么客?

    陆洲自然不会去做客,在没弄清楚诸葛大山和赶车老汉是哪一方的人之前,这个客做起来太被动了。

    至于诸葛大山是哪一方势力的人,现在能排除的,是茶司和千牛卫,那么还剩下……

    绣衣史?

    如果对方真的是绣衣史,那找自己做什么?在没有确定自己的价值和态度之前,他们的贸然拉拢似乎不太专业吧?

    或者是自己演的太像,让他们认为有机可乘?

    陆洲一时拿捏不准,所以只能装傻充愣。

    回想起今天的表现,陆洲不由哑然失笑,他给自己打了八十分,自己倒是把胆小怕死贪财索贿演绎的入木三分,扣掉的二十分是因为这样一来在朝鲁面前的印象就差了许多,想要获得他的信任恐怕难上加难。

    贪婪的人,更容易被人收买,这个道理朝鲁不会不明白。

    没关系,为了自己的安全,一切都是值得的。

    至于宴会上那些门派的仇视,陆洲觉得重视还是要重视的,只是在他看来,此时最大的危险不在外面,就在这座督府。

    凉山书院的林和,快进入渡劫境了吧?

    最少是返虚境九品。

    比起李慕儒的返虚境三品高了许多,要不然凉山书院也不会占着一座偌大的灵泉,清溪书院的灵泉与之一比,简直就是老鼠洞。

    可就是这样一个高手,竟然没在昂格尔手下走过一招。

    一剑而已。

    昂格尔仅仅是五大校尉之一。

    呃……现在是六大校尉了,还有一个是结丹境的陆洲自己。

    昂格尔的实力恐怖如斯,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大都统朝鲁,所以比起外面的那些渣渣辉,督府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看来得想办法将手里的丹药尽快的变现成灵石,购买一些法阵的材料,在院子周围布置上法阵禁制,以防不测。

    “咚咚……”

    敲门的声音打断陆洲的思绪。

    昂格尔走了进来,陆洲暗叹一口气,这个死心眼又回来干什么?

    “昂校尉,你怕是闻着酒香就过来了,正好坐下来共饮一杯?”

    “你很喜欢请人喝酒?”

    “我很少请人喝酒。”

    “你请了你师妹……”

    昂格尔忽然察觉说错了话,登时止住话头,换了个问题:“今天宴会上,你的师弟黄达成辱骂你,为何不杀了他?”

    陆洲放下酒杯,看了一眼昂格尔说道:“无论是谁,杀了人之后,都会有麻烦,我虽然不怕杀人,但是我生平最怕麻烦。”

    “可是我杀了林和。”

    “所以你可能会有麻烦,当然以你的实力,小麻烦那也不叫麻烦,最多就是让你再多拔一次剑而已。”

    昂格尔低着头没吭声,有一瞬间他觉得陆洲是一个有趣的人,忽然他眼角的余光看见桌上的酒壶就是宴会上的那壶酒,刚刚缓和的面孔顿时又浮现一丝鄙夷之色。

    他迈进院子的脚又退了回去,很明显是要与陆洲划清界线。

    “朝都统让我通知你,从明日起,天香馆的归你负责,每日的情报汇总后,会有专人去收。”

    “没问题……等等,你说的是,天香馆?”

    “没错,天香馆是我们千牛卫设置在沈洲城的一个情报收集点。”昂格尔回答道。

    陆洲继续确认:“青楼?”

    “有问题吗?”昂格尔声音一沉。

    “没有。”

    陆洲连连摇头,嘴角不经意的抽了一下。

    敢情一直以为自己被录用的是暗杀组织的领导,其实只不过是天上人间的负责人?

    “还有,太守府的师爷前段时间死了,缺个会写字的,你回头去顶一下。”

    太守府的师爷?

    陆洲脑海里浮现自己拿着笔杆留着一嘴八字胡道貌岸然穿梭在太守府和青楼之间的画面,顿时一阵悲凉涌了上来。

    嗯?之前的师爷前段时间死了,怎么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