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我的倾城大小姐 > 第584章 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下午的时候张欣怡跟着老爷子去喂鸡,张欣怡对这群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直在问着老爷子鸡的问题,把老爷子乐的不行。傍晚的时候,王文斌带着张欣怡去了后山上拜祭他的母亲,王文斌在那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张欣怡也一样虔诚而恭敬地在墓前磕了三个响头。

    第二天一大早,保镖就来到了院子,王文斌和张欣怡两个人坐着车直接去了县城,在县里的民政局两个人在那完成了结婚登记,错了,准确地说是完成了复婚登记,把离婚证重新换成了结婚证。

    回来的路上去了王文斌的姑姑家,王文斌的姑姑先天晚上就知道了,老爷子当天晚上就打了电话,也是姑姑当天晚上给王文斌打电话让他带着张欣怡第二天中午去他家吃饭。

    当天中午,姑姑煮了一桌子的菜,张欣怡很乖巧地帮着姑姑干着干那,把姑姑乐的不行,对张欣怡好的不得了。王文斌则陪着姑父喝了不少酒,酒喝了一半的时候,姑父对王文斌道:“哎,李雯那丫头也是命苦,当初跟你多好啊,硬不愿意。”

    “你喝多了猫尿就开始在这胡说八道,赶紧给我闭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知道吗?”姑姑一听急了,张欣怡还坐在这呢。

    “姑姑,没事,文斌与李雯的事我都知道,我也认识李雯。”

    “认识?”

    “对,他们当时找的借口说文斌去上海跟前女友出轨了,他嘴里的这个前女友就是我,我中途来这里找过一次文斌。”张欣怡笑着说着。

    张欣怡这么说让姑姑很是惊讶。

    “我就说了吧,小张通情达理,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了,你们都结婚了,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就是聊聊家常,有什么关系。”姑父喝的舌头已经有些大了。

    “姑父,李雯那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雯啊,结婚了,找了个老公,老实本分的老师,人呢是老实,可是老实人赚不到钱啊。两个人在省城,房也买不起,一直都是租房住着,这也就算了,听老李说,李雯怀孕了,结果这小子得病了,据说是个很严重的病,两个人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去看病了也不够,老李两个人把自己家所有的积蓄都搭进去了,可是人还没好,老李早两天跟我喝酒时还说这个事呢,他后悔的不行。说她女儿现在日子艰难,不知道怎么办。所以说啊,人啊,都是命。”姑父叹息着,他是知道王文斌现在有钱了。

    王文斌听到这默然了,没说话。

    张欣怡看了眼王文斌,也没多说什么。

    “姑父,你能告诉我李雯的丈夫是在省城哪个医院哪个病房吗?或者给我李雯在省城的住址和联系方式都行。”张欣怡想了下对姑父说着。

    “这个呀,我得去问问李老头,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回去的时候,顺道去看一看,毕竟李雯对文斌很不错,现在也是很好的朋友。”张欣怡说着。

    “是的,这是应该的,好,我打电话给你问。”姑父点头。

    两个人从姑父家吃完饭下楼,楼下的保镖和司机都在楼下的车里等着。

    张欣怡在上车之前对助手道:“你带两个人让司机开车送你去一趟省城,去找这个女人,一定当面找到她,拿一百万给她。告诉她,是王文斌让你来的,这笔钱就当做是王文斌借她的,让她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再还。”

    助手点头,叫了两个人,坐着后面的商务车就出发了。

    王文斌则和张欣怡上了迈巴赫,车子往村里开去。

    “谢谢。”王文斌握着张欣怡的手说道。

    “怎么了?觉得我会吃醋是不是?”张欣怡笑着问王文斌。

    “一般的女人都会。”

    “可我不是一般的女人,你也不是一般的男人,你要真的惦记其它女人就不会跟我结婚了,我当初可是把你推到其它女人身边你都不去的,所以我用得着担心用得着吃醋吗?而且,就算我不这么去做,你也肯定会自己去做的,那我还不如我去做,这样你还记得我的好,对不对?”张欣怡笑呵呵地躺在王文斌身上说着。

    “看不出来,当了董事长之后现在变得这么精明了。”

    “那当然,做生意的人能不精明嘛,这都是被你逼出来的,不是你逼我坐那个位置我能去当商人吗?李雯人真的挺好的,听到她现在这个情况我也很难受。”

    “人各有命,谁也没有办法,我们也只能尽量帮一帮,日子总得她自己过。”

    家里开始筹备着婚礼,按照农村传统的婚礼举行,在家里烧大锅摆大席,要准备很多很多的东西,老爷子忙的不亦乐乎。

    可是,当天下午老爷子却撇下了所有的事情,与王文斌和张欣怡一起来到了村委会的办公室里。

    到了村委会,村里的干部都到了,还有每户的代表也都到了。

    现场布置成了一个大会场,就像平时村里开大会或者是选举时一样,很浓重,上面还挂着横幅,写着“热烈欢迎王文斌、张欣怡夫妇回家乡”,这个标语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王文斌看了忍不住的笑着。

    一进去,村长就把王文斌张欣怡还有老爷子给拉到了主席台上坐着,这让张欣怡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前面该说的该注意的我都跟你们说了,接下来就请王文斌王总跟大家说几句。”村长说完带头鼓掌,下面的村民也跟着鼓掌。

    “行了行了。”王文斌连忙摆手,接着道:“各位叔叔、伯伯以及大哥大姐们,我也不知道今天你们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其实真的没必要,不要把我当成什么外人,我王文斌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这里养育了我,这里永远都是我的家。和你们大家一样,我也永远都是这个村里的一员,所以不要搞得这么见外。”

    “既然村长让我说,那我就说两句。这是我媳妇,张欣怡,我们俩已经登记结婚了,过两天办酒席,到时候希望咱们村里的老少爷们都能赏脸过来喝杯酒,感谢大家。今天来这里,村长主要是让我说说关于我出钱给大家修路的事。这个主意是我老婆提出来的,她第一次进村的时候就发现咱们村两个水泥路都没修,就说了想出钱帮村里把这条路修了,然后我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我爸,我爸呢就叫来了村长商量这个事。”

    “今天我就当着咱们村的各位长辈再次说一下我的想法,我呢,准备出钱替咱们村把进村的路修一下,不是水泥路,而是沥青路,不是只修村里的主干道,而是把路修到每家每户的家门口,同时,还包括路灯等等设备。其次,咱们村里的学校破烂不堪,孩子在那上学环境太不好了,那也是我的母校,那天我和我老婆过去看了一下,有点心疼。所以,我们俩决定出钱帮助村里面重新盖一所学校,不仅仅只是学校,还包括学校建成之后所有的教学设备。我希望以后咱们村里的孩子们都能有好的受教育环境,大家能够出人头地,走出大山,然后回来建设我们的家乡。”

    “我做这么多不是图名,就是因为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感谢大家,感恩大家,也感恩这个地方。好了,别的就不多说了,就这么多,还是那句话,后天,希望大家都能赏脸到我家里来喝杯喜酒。”王文斌笑呵呵地说着,然后离开。

    王文斌离开了,老爷子没走,他是村里的老支书,威信很高,又加上是王文斌捐钱为村里修路修学校这事,他觉得脸上非常有光,很有干劲,王文斌要是干的别的事花这么多钱他一定会骂死王文斌,但是这事他非常支持。王文斌离开了之后,老爷子就坐在主席台上给大家开会,商量着怎么进行,当然,不用质疑,这个事是由他来主管。

    看着老爷子的干劲王文斌笑了笑,由的老爷子,他知道老爷子就是这个性格,为村里做事他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

    婚礼在两天后举行,很热闹,办了七十来桌,全村的老少都来了,还包括他们自己的亲戚朋友。刘嘉浩和聂子琪提前一天到了,他们俩是从聂子琪老家直接过来的,聂子琪父母答应了这门婚事,也觉得过两个月等他们买的房子装修好就结婚。

    许敏来了,那天早上亲自给张欣怡化的妆。

    最让王文斌意外的是李雯来了,李雯是在酒席开始之前到的。亲手给张欣怡递了一个红包,眼神复杂地对王文斌说着谢谢,说那笔钱救了她一家,也救了她老公的命,她会还的,不过得慢慢还。最后她很是羡慕地望着漂亮的张欣怡,握着张欣怡道:“欣怡,你今天太漂亮了,你跟他真的是绝配,祝福你们。”

    而在酒席散场之后王文斌再去找李雯的时候,李雯已经不见踪影了,后来问了才知道,她又赶回省城去了,她老公还在医院。

    酒席散场之后,许敏走到了王文斌和张欣怡面前,笑着说道:“我得走了。”

    “这么急吗?许敏姐,和子琪姐一起走吧,我们一起回上海。”张欣怡劝说着。

    “不了,赶不及了,美国那边催的急,本来早就要走的,就是为了参加你们的婚礼。机票已经订好了,我订的省城飞北京的机票,然后从北京那边直接飞美国,得赶紧走,不然赶不上了。”许敏摇头。

    “这样吧,许敏姐,我让司机直接送你去省城机场吧。”

    “这样会不会很麻烦?”

    “这有什么麻烦的,司机我给了薪水的。再说了,这里就算你想坐班车都没有。”

    “那好,那就谢谢了。”许敏笑着道。

    “我去叫司机过来。”张欣怡说着就去叫司机去了。

    “我走了。”许敏转脸对王文斌道。

    “一路顺风。”王文斌道。

    “一路顺风。”

    “抱一下合不合适?”许敏笑着问王文斌。

    “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大家都是朋友。”王文斌说着抱着许敏,拍了拍许敏的后背道:“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没事常联系。”

    “好的,常联系,每年我都会回来一次的,回我们的老味道。”

    “好,我等你。”王文斌笑着。

    随后,许敏就拉着行李箱往外走去,司机跑过来替许敏把行李箱放进了车里,然后许敏就上了车坐了车走了。

    王文斌站在那抽着烟看着,最后笑了笑,牵着张欣怡的手道:“走吧,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要你去给老爷子做思想工作,让老爷子跟我们去上海。”

    “我昨天就跟爸说了,爸说不去,咱们什么时候生孩子了他再去上海给我们带孩子。”张欣怡摇头。

    “啊……那……那……”

    “是不是想说那怎么办?我生不出孩子的,是不是?”张欣怡问着王文斌。

    “没有没有,欣怡,你别乱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老爷子在家里呆不了多久了,最多十个月。”张欣怡笑着说着。

    “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

    “我的例假已经一个多月没来了。”张欣怡小声地在王文斌耳朵边说着,很是高兴。

    “啊?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时候的事你不知道吗?这可都是你干的好事。”张欣怡红着脸说着跑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