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农女的锦鲤人生 > 第258章 人仰马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新屋的院子里灯火通明,秦老爷子父子仨以及秦家的两个女婿赵大柱和胡有树,正在归拢擦洗干净的桌椅板凳,明日一早好给人家还回去。

    苗老太、赵草儿、秦桃花和秦桂花在后院里洗刷锅碗瓢盆,顺便把借来的碗碟归类,明早跟着桌椅板凳一道还了。

    为了操办秦河的婚事,一家人忙碌了整整两天,早已经腰酸背痛浑身乏力了。幸好手脚利索的吉梅吉兰也帮忙了,不然这堆成山似的碗碟得刷到半夜去。

    “娘,您和爹先回去歇着吧,剩下这点活儿我们能干完。”秦桂花无意中看到苗老太得扶着一旁的板凳才能站起来,赶紧上前扶了一把,让她坐在椅子上歇着。

    “老喽老喽,越来越不中用喽!”苗老太苦笑连连,话里充满了无奈。

    “娘,您干起活儿来比我们都利索,我可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老太太。”秦桃花抬起头笑盈盈的奉承苗老太,手里的活儿一点没耽搁。

    被她连夸带捧的一说,苗老太心底的失落消失大半,嘴上却说道:“换成以前干这些事儿,哪会累成这样,不服老不行了。”

    赵草儿的嘴皮子也不赖,立即说道:“三弟成亲了,咱家的日子也会越来越红火,以后娘就用不着操劳,等我们这帮儿孙孝顺侍奉就好了。”

    秦桂花连连点头:“再苦再累都熬过来了,以后爹和娘的日子就剩下享福了。”

    不远处的秦山听的颇为感慨,一时孝心泛滥对悄悄捶腰的秦老爷子说道:“爹,该服老就得服老,咱们当儿子的又不会笑话您。”

    秦老爷子看了大儿子一眼一个字也没有说,屈膝背起五六十斤的大圆桌走到墙角,用实际行动来表示他不老。

    秦山还想说什么,秦川急忙拿手肘捅他:“大哥,你快别说了,爹不肯服老就不服老,你把爹说毛了回头有得找咱俩的……”

    不等他说完,林秋娘踉踉跄跄的跑进来,嘶声喊道:“不见了,笑笑不见了,快去找笑笑,快去找啊!”

    这一声喊,把满院子的人都惊住了。

    回过神来,秦山第一个冲到林秋娘面前,抓住她的肩膀急切的问道:“笑笑咋会不见了,你之前不是说笑笑睡了?”

    林秋娘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连站都快站不稳:“不见了,回去看她就不见了,里里外外找了几遍都没有,都没有啊!”

    秦山慌了神,松开林秋娘就往外跑

    “跑啥跑,没有头绪你上哪儿找?”秦老爷子在经过最初的慌乱后,最先冷静下来,一把扯住了大儿子。

    秦山根本听不进去,自顾自的说道:“定是有人盯上笑笑,趁笑笑一个人在屋里睡觉,把她偷走了,我要去找他,那人肯定没跑远!”

    有小木曾被拐走一事,秦山很难不往这头上想。

    尤其是秦笑笑回老屋睡觉的时候,大黄大黑以及小黄小黑都在这边讨吃的,有人摸到老屋里偷走了秦笑笑不是一件难事。

    秦老爷子皱了皱眉,对秦川赵大柱还有胡有树说道:“你们先挨家挨户问问,看看这两天有没有生人来过村里。”

    秦川一听就明白了秦老爷子的意思,二话不说就往外冲。赵大柱和胡有树朝秦老爷子应了一声,急急忙忙的跟上去。

    秦老爷子背在身后的手攥的发白,对赵草儿吩咐道:“大宝几个一个时辰前回的老屋,你去问问他们有没有发现啥异常。”

    “爹,我这就去!”赵草儿对秦笑笑的担心不比其他人少,丢下这句话就急匆匆的往老屋里跑,期盼能问出点什么。

    秦老爷子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大儿子大儿媳妇,抬脚就往外走:“随我到村长家借船,咱们去趟华清苑。”

    秦山林秋娘如梦初醒,眼里簇起一丝希望:对,一定是景公子带走了笑笑!

    这下不用旁人安慰,两口子就打起精神跟上秦老爷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村长家跑去。

    苗老太看着空荡荡的院子,瘫坐在地上泪流满面:“咋会这样,咋会这样,笑笑啊,我的孙女啊!”

    “娘,您别急,会找着的,一定能找着的。”秦桂花红着眼睛苦劝,心里焦灼不已。

    秦桃花六神无主,跟着一起劝:“是啊娘,笑笑定是偷偷躲去玩了,爹他们很快就能找到的。”

    一旁的吉梅吉兰对视一眼,一人上前安慰苗老太,一人赶紧跑回屋里,敲响了新房的门。

    秦河与李莹然睡的正熟,听到急促的敲门声,两人同时惊醒。

    待秦河打开房门,知晓秦笑笑失踪后,当即脸色大变,顾不得与李莹然说一声,就疾步往外跑。

    “吉兰,更衣。”李莹然没有见过秦笑笑,却在出阁前就知道她是秦家上下的宝贝,于情于理都应该出去看看,于是吩咐吉兰给她穿衣。

    吉兰利落的伺候李莹然穿衣,忍不住替她委屈:“今日是姑娘大喜的日子,却闹出这种事!这笑笑姑娘若是让人偷走便罢了,若是自个儿贪玩跑出去,这不是存心折腾人吗?”

    李莹然脸色微变,语气带着几分严厉:“我进了秦家的门,笑笑便是我的侄女,如今她不见踪影,不论是被人偷了还是贪玩跑出去,都轮不到你落井下石!”

    吉兰脸色一白,噗通一声跪下来:“姑娘,奴婢知错了,望姑娘恕罪!”

    李莹然的神情缓和下来,上前扶起吉兰:“旁人都道我下嫁,就连娘也说我嫁与秦家不会受欺负,但是凭借夫君的才能,秦家终有一天扶摇直上。”

    吉兰听出这是在敲打她,再次跪下来郑重的说道:“姑娘,奴婢明白!从今往后,奴婢定会像恭敬你一样恭敬姑爷一家。”

    刚才她胆敢说那种话,就是把秦家看低了,否则换作高门大户,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李莹然满意的点了点头,扣好衣襟处的盘口快步往外走。

    吉兰松了口气,连忙跟上。

    柜子里,同样被吵醒的景珩戳了戳靠在他上,睡的口水横流的秦笑笑:“是个聪明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