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农女的锦鲤人生 > 第177章 人心难测(四更40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往胡氏犯病,冯家会把她锁在房里不让她到处乱跑。前两天胡氏又犯病了,冯老根和冯安照例把她关起来,没成想今日他们忙着翻地种小麦,无人在家看着胡氏,直到中午回到家里,才发现胡氏弄坏房门跑出去了。

    冯老根连饭也顾不得吃,跑到外面到处找人,一直找了快一个时辰也没有找到。他想着胡氏疯归疯家还是知道回的,就没有走远到别处找,吃过午饭继续下地干活去了。

    等傍晚干完活回来,发现胡氏并没有回家,他们再次到村子里找了一遍。确定人是真的不见了,才急急惶惶的找到村长,希望村长把村里人集中到一起,帮他们把胡氏找回来。

    眼下正是翻地种小麦种油菜的时节,村民们白天干了一天的活儿,已经累到了极点,本想着吃个饱饭好好睡一觉,结果就被知会帮冯家找人。

    碍于村长的要求和冯家的哀求,村民们答应帮忙找人。他们听从村长的安排,打算分成好几路由村内往村外扩散寻找胡氏,大宝几个及时找到村长,把上午上山时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说起来这件事跟半大的孩子们没有关系,他们不说也没有什么,但是疯子的命也是命,便觉得说出来会对大家找人有帮助,不说的话万一胡氏真有个什么,他们会良心不安。

    顺着大宝几个的话,大家怀疑胡氏跑到山上去了,且在山里迷了路出不来。

    眼下这天就要黑了,山里会变得危险无比,大家自然不想为了胡氏冒险,只答应在村子周边找找,实在是找不到,只能等天亮了大家结伴进去找。

    至于这一夜胡氏会不会有危险,就不是他们能操心的事了。

    大家不愿意,村长也不能强行让他们进山找人,便同意了他们的提议。

    秦山和秦川也在寻人的队列,寻人之前应村长的要求捎上了大黄。大黑跟大黄形影不离,便跟着大黄一起走了。

    女人们没有参与找人,三三两两的聚在屋门口讨论胡氏失踪的事。

    赵草儿闲的慌,一边就着残余的光亮挑麦种,一边跟灶屋里烧饭的林秋娘说话:“要我说胡氏真丢了,对冯家来说是件好事。你看看他们家这几年过的日子,啧啧,是一年不如一年,丢了胡氏这个包袱,说不定日子就……”

    “孩子们都在呢,这种话你少说两句。”见赵草儿越说越不像话,林秋娘看了眼正往灶里添柴火的闺女,连忙打断了她的话:“左右邻墙也有人,仔细说的话传到冯家那里。”

    赵草儿撇撇嘴,发现两个宝贝儿子竖着耳朵听,她也没有避讳什么:“我也没说错啊,胡氏就是个大麻烦,换作谁都会怨,搞不好这次她走丢,就是冯家故意的。”

    这猜测太离谱了,林秋娘摇了摇头:“要真是冯家故意把人弄丢的,他们能央着村长帮忙找人?”

    “指不定是做戏给外人看,让大家觉得胡氏走失的事跟他们没关系。”赵草儿分析的头头是道,像是钻到冯家人肚里的蛔虫:“你想啊,他们肯定不敢明晃晃的丢掉胡氏,让人知道了谁还敢跟他们家打交道。”

    虽然胡氏这个人不怎么样,大半辈子没干过让人称道的事,但是她嫁到冯家几十年,从二八年华熬成老太婆,对冯家可是掏心掏肺。

    要是冯家嫌弃她是个疯子故意把她丢掉,外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他们淹死。万一被人捅到官府,冯老根不一定会有事,冯安和朱氏铁定蹲大牢,弃母(婆婆)是重罪!

    “没凭没据的事,你少说两句。”林秋娘不想跟赵草儿在这种问题上纠缠,就没有接她的话茬。

    见林秋娘不配合,赵草儿一个人说也没劲,一时突发奇想把大宝二宝叫到了跟前:“要是哪天娘像胡氏那样疯了傻了,你们会不会嫌弃娘?”

    二宝正要摇头,大宝就抢先说道:“娘,就你这样的,把我们跟爹搞疯搞傻了,你都不会疯不会傻!”

    赵草儿气了个倒仰,抬手就把挑出来的坏种朝着大宝劈头盖脸的扔了过去:“兔崽子,你皮痒了找打是不是?”

    大宝反应快,一个扭身躲避就躲开了“攻击”,嬉皮笑脸的说道:“娘,我说的可是大实话,您要是不信二宝,他最老实了不会骗您。”

    一旁的二宝下意识的点头,待意识到不对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被一把麦粒砸的脸生疼。

    “看看,看看,我说啥来着!”大宝站在不远处叉腰大笑,根本不怕赵草儿抄家伙揍他。

    “小兔崽子,今天老娘不把你收拾的求饶,老娘跟你姓!”赵草儿骂骂咧咧的站起来,随手抄起一根竹条追着大宝打。

    娘俩一个追一个跑,就在院子里兜圈圈,连家里的几十只鸡都见怪不怪了,一个个站在墙头边拉屎边看热闹。

    灶屋里,秦笑笑探出个头来,看着林秋娘语气郑重的说道:“娘,我不嫌弃你!”

    林秋娘一愣,明白闺女的意思后哭笑不得,又十分暖心:“娘知道,笑笑最孝顺了,肯定不会嫌弃娘。”

    蹲在旁边玩木棍的三宝也看着秦笑笑郑重的说道:“笑笑,我也不嫌弃你,我最喜欢你了!”

    秦笑笑嘻嘻笑,拉着小堂弟的手说道:“我也最喜欢你!”

    三宝笑得越发灿烂,抓住她的手默默的摇的欢快。

    他的最喜欢和笑笑的最喜欢不一样呢,他最喜欢的只有笑笑,笑笑最喜欢的有他,有爷爷奶奶,有大伯伯娘,有大哥二哥……没关系,只要最喜欢的人里有他就好了~

    外出寻人的秦山和秦川回来的很晚,他们跟村子里人一起找了个把时辰,谁也没有发现胡氏的踪影,于是越发肯定胡氏跑到山里去了。

    不过也有落水的可能,明天得先去各个水塘以及青湖里找找看,如果水里没有就只能去山里找了。

    胡氏失踪闹的整个村子不安生,赵草儿不免又把傍晚的猜测拿出来说嘴,被秦川骂了几句才消停。

    第二天,村里的汉子们找遍了水塘,又沿着青湖找了一二十里路,始终不见胡氏的影子。于是所有人涌进了山里,在中午时分还真把人找到了,是在一处山崖下面找到的。

    胡氏神志不清闯到了山里,从山崖上跌下来把双腿摔断了,身上还有其他摔伤,好在不算严重。她运气好,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有摔死,夜里也没有遇到野兽,到底捡回了一条命。

    “啧啧,还是老话说的好,祸害遗千年,这下冯家的日子更难过了。”赵草儿靠在门框上,对房里收拾东西的林秋娘说道。

    她不待见胡氏,又忍不住站在冯家人的角度,觉得家里要是有这样一个负担,是个人都很难顶得住。

    “这几年冯家走背运,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林秋娘把秦笑笑的厚衣裳装进包袱里,随口应了一声。她对冯家的遭遇没多少同情可言,他们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说是自找的也不为过。

    赵草儿看了眼在院子里玩耍的小侄女,低声说道:“大嫂,你说冯家走背运,跟咱们笑笑到底有没有关系?”

    林秋娘脸色一变,厉声道:“弟妹,你是笑笑的婶婶,这种话是能乱说的?”

    赵草儿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赔笑道:“大嫂,你别激动,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随口问一问,你不让说我以后都不提这事儿了。”

    林秋娘的胸口起伏的厉害,这话换个人说,她早就冲上去抽她的嘴巴了:“弟妹,冯家走背运笑笑还在喝奶,咱家跟冯家有过节,她这么点大哪里知道,又哪会让冯家倒霉?”

    赵草儿出于好奇才问出这种问题,被林秋娘这么一说,她打了一下嘴讪讪的说道:“大嫂,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张嘴,我把笑笑当亲闺女疼,对她绝对没有坏心。”

    林秋娘确实清楚赵草儿的为人,这些年才没有跟她多计较。见她得了教训,脸色缓和下来:“弟妹,你别怪我说话重,咱们守着笑笑的秘密是为咱们大家好,有些话外人能说得,咱家一个字也不能提。”

    赵草儿连忙点头:“大嫂,我懂,我懂!”

    妯娌俩差点闹了不愉快,被她们议论的冯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冯老根和冯安送走给胡氏接骨的方郎中,关上院门隔绝了邻里们探寻的视线,就在屋子里低声争吵起来。不能说是争吵,是冯安单方面指责冯老根,冯老根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爹,娘是病了是给咱家惹了不少麻烦,可咱家是娘没病前撑起来的,你、你咋能这样对娘?”冯安越说越激动,他从来没有想过在他娘面前伏低做小大半辈子的亲爹,能对他娘干出这样狠心的事来。

    那是七八丈高的山崖啊,不是什么小土坡,他就这样把他娘推了下来。要不是回想起昨天他回来的时候脚上少了一只鞋,手背上有指甲的挠伤,他还不会把他娘跌下山崖的事跟他联系起来。

    随着冯安的指责,冯老根的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头:“你娘疯了,好不了,让她留在家里,她会一天比一天疯的厉害,给咱家带来大麻烦!咱这个家,经不起折腾了!”

    早在胡氏第一次伤到人,冯老根卑微的跟人赔礼道歉时,他就动了丢弃胡氏的念头。之前他一直狠不下心来,也找不到机会,就在前几天,胡氏又咬伤了人,赔了那家不少钱,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把胡氏推下山崖的那一刻,他又害怕又轻松,甚至隐隐有几分痛快,唯独没有后悔。

    听得冯老根的话,冯安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抹了一把眼睛说道:“爹,娘的腿不一定能好,以后发病也没法儿跑出去伤人,这事就这样吧!”

    冯老根缓缓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唯一的儿子,良久嗫嚅道:“就这样吧……”

    房间里,正在给胡氏上药的朱氏把父子俩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她一巴掌抽在胡氏满是擦伤的脸上:“真是命大,这样都死不了!”

    要说整个冯家最想甩掉胡氏这个大包袱的人,非朱氏莫属。胡氏没得病时,婆媳俩就不对付。碍于胡氏婆婆的身份,面对磋磨朱氏并不能怎么样,十多年下来心里积攒的怨恨越来越重。

    眼下胡氏疯了,干不得活儿专门给家里添麻烦,趁人不注意朱氏没少打骂她,也没少幻想着把胡氏丢掉。只是她完全是有心没胆,不敢付诸实际行动。

    昨天胡氏失踪,听说是跑到山里去了,夜里她躲在被窝里偷笑了很久。今天村里人又把胡氏找了回来,让心愿落空的朱氏生了好一场闷气。

    看着被一巴掌抽的迷迷糊糊的胡氏,朱氏的目光落在她的双腿上,脸上的笑容渐渐扭曲:“哼,有老娘在,你这腿别想好!他们父子想养一个疯子残废那就养吧,以后老娘吃饭吃粥,会给你留点米汤!”

    胡氏跌下山崖的真相,村里人不会知道;胡氏的晚年如何凄惨,也不会有人关心;她曾给秦家带来的麻烦,也会随着她困于一张床榻之上烟消云散。

    吃过中饭,秦山就把秦笑笑娘俩以及大宝二宝送到了山口。接下来半个月,他得留在家里翻地种小麦油菜,不能陪着秦笑笑娘俩住在城里了。

    四人到了县城,大宝二宝也跟着去了赁来的小院儿。以后吃不惯学堂里的饭菜,他们就能来这里吃顿好的。等过完年,再住到这个院子里来。

    之所以不提前搬出学堂,用赵草儿的话来讲,家里给学堂交了一年的食宿钱,不把这钱吃住回来太亏了。至于她的两个宝贝儿子吃的是不是猪食,那一点也不重要。

    对此,大宝深觉在他们娘心里,钱最重要,在钱面前,他和二宝就是捡来的。

    在跟秦笑笑时,秦笑笑还安慰了他很久。直到第二天,她把三十页大字教给徐则查阅,被徐则三板子打哭后,她就不想要这个坑妹的哥哥了!

    ------题外话------

    五更推迟,晚上8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