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农女的锦鲤人生 > 第142章 私心(40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按理说寒冷季节黑野狸不大可能产仔,一来幼崽畏寒易冻死,二来捕猎难度大幼崽吃不饱易生病夭折,被胖乎乎叼来的小黑野狸显然是一个例外。

    不过这个例外的情况不太好,瘦弱不堪叫声虚浮,皮毛打结暗淡无光,趴在地上无力站起,一看就不是只健康的幼崽,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胖乎乎,这是你的崽崽吗?”秦笑笑把小黑野狸抱在怀里,抚摸着它有些发凉的身子问胖乎乎“你是不是不要它了?”

    “喵呜~”胖乎乎听不懂,朝着秦笑笑叫了一声,又看了看她怀里的小黑野狸,转身就要离开秦家返回山上。

    “你别走呀!”秦笑笑腾出一只手,急急地抓住胖乎乎的长尾巴“你不要你的崽崽了?”

    “喵呜~”胖乎乎抽回尾巴,用尾巴尖轻轻地拍了一下秦笑笑的手背。它要是能听懂秦笑笑的话,一定会大声喊冤它一只公的,哪来的崽崽!

    “笑笑,这小猫不是它的崽儿。”秦笑笑分不清公母,大人们不会不知道。秦老爷子喊住硬要把小黑野狸塞给胖乎乎的小孙女,把她手里小家伙接了过来。

    眼睁睁的看着胖乎乎越过墙头消失不见,秦笑笑伸出指头戳了戳瑟瑟发抖缩成一团的小黑野狸“爷爷,它不是胖乎乎的崽崽,那又是谁的崽崽?是大猫猫不要的崽崽吗?”

    秦老爷子猜测这只小黑野狸要么是身子太弱惨遭遗弃,要么是母亲出了意外无法抚养,然后被胖乎乎捡到送到家里来。

    这两种猜测对年幼的小孙女来说太残忍,秦老爷子就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编出另一套说辞“小猫贪玩,想跟爹娘捉迷藏结果跑丢了,等它长大了才能回家找爹娘。”

    秦笑笑恍然大悟,轻轻地捏了捏小黑野狸的耳朵“你爹娘是不是没有教你不要乱跑?小崽崽不能乱跑的,跑丢了就找不到爹娘了,爹娘会很难过的……你要快快长大,找到你的爹娘呀!”

    “咪呜~”小黑野狸挣扎了一下,把耳朵抿起来不让秦笑笑捏。

    “真可爱~”秦笑笑看着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黑野狸,怜爱之心前所未有“爷爷,咱们养大小猫猫,让它找自己的爹娘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秦山和林秋娘的心一下子提起来,看着彼此神情变得无比紧张,很害怕有一天闺女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会嚷嚷着找亲生父母去。

    真有这么一天,他们不知道自己会成闺女让她去找,还是想尽办法把她留在家里,让她哪里也不能去。

    “大嫂,笑笑懂事又孝顺,就算日后知道了也不会撇下你们。”赵草儿看出林秋娘的心思低声安慰她,难得没有嘴抽说不中听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的……”林秋娘胡乱的点了点头,那份可能会失去的女儿的恐惧,始终萦绕在心头。

    背对着爹娘的秦笑笑不知道,她简简单单的一个请求,对爹娘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正眼巴巴的看着爷爷,希望爷爷能收养小猫猫。

    秦老爷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神色复杂的看着小孙女“养大了小猫,你舍不得它走咋办?就像大黄,它跟你一起长大的,它要找自己的爹娘你也让它走?”

    秦笑笑对小黑野狸没有感情,听得爷爷的话刚要点头,结果要放走的变成了大黄,她立马摇头“不让!大黄在咱们家长大,就是咱们家的!大黄也不走,它就喜欢咱们家!”

    大黄就在屋子里,听到小主人不停地喊它的名字,它摇着尾巴站在她面前,狗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汪~”

    秦笑笑撸了一把狗头,开心的说道“爷爷您看,大黄不会走哒,它已经长大了!”

    “嗯,大黄不走,它知道咱们对它好。”秦老爷子看着逗大黄玩的小孙女,笑着应了一声。

    他很清楚人和狗不一样,但是小孙女的话还是安慰到了他。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是人就会有私心。他跟不让大黄弃家而去的小孙女一样,也不希望小孙女知道身世后,弃他们一家去找身生父母。

    就这样小黑野狸留在了秦家,秦笑笑还给它取了一个很接地气的名字,叫黑炭。

    小黑炭的牙齿已经长齐了,看它的耳朵和尾巴,就算没有满月也差不了几天。只要不让它受寒受冻,喂点汤汤水水之类的兴许能养活。

    今晚秦家没有做肉汤,大黄吃的也是蒸红薯浇白菜水,小黑炭根本就不吃。苗老太只好切下一小块腊鱼,用刀剁的碎碎的再加水煮开,算作小黑炭的伙食了。

    许是太饿了,这一次小黑炭没有挑食。它费力的睁开眼睛把脑袋埋进比它的身子还要大的破碗里,伸出微微发白的小舌头舔了很久。

    小黑炭能进食,让秦家老老小小俱是松了口气。

    吃的问题暂时解决了,睡觉又成了难题。虽然过两天就进入三月,但是夜里寒凉,小黑炭独自睡觉肯定会冷,让它跟大黄和咩咩一起睡,两个大家伙怕是翻个身就能把它压扁。

    还是苗老太想到办法,在熄了火尚有余温的灶膛里垫了块破布,让小黑炭在里面睡觉。看它病病歪歪的样子,也没有能力从一尺多高的灶膛里跳下来逃走。

    第二天景珩来到秦家,秦笑笑看到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他家里养了小黑炭,还热情的把他拉到墙角,让他看窝在稻草堆上晒太阳睡懒觉的小家伙。

    看着又丑又脏的小黑炭,景珩无比嫌弃“长成这样,难怪叫黑炭。”

    “鲤哥哥,你不能这样说黑炭,黑炭听到会伤心的。”秦笑笑有些后悔给黑炭取这个名字,努力改变景珩对黑炭的偏见“黑炭很可爱呢,等天气暖和了,我们给它洗澡澡,它就变漂亮了!”

    这时,小黑炭醒了过来,睁开没有什么光彩的眼睛,寻着声音抬头看向秦笑笑和景珩。

    “咪呜~”在看到景珩的那一刻,它像是看到了亲爹,激动地叫好几声不说,竟是挣扎着站起来,踉踉跄跄的往景珩跟前凑。

    剪刀石头布匪夷所思的盯着黑炭,不敢相信会有不怕自家公子的猫,还是一只小小的幼崽。

    “鲤哥哥,黑炭喜欢你呢!”秦笑笑开心的拍着小手,不忘把景珩往黑炭跟前推“快抱抱黑炭,以后黑炭能陪鲤哥哥玩了。”

    昨天她想送一只小猫猫给鲤哥哥,黑炭就到家里来了。黑炭不怕鲤哥哥,还喜欢鲤哥哥,实在是太好了!要是鲤哥哥愿意养黑炭,就更好了!

    “不要!”看着一边叫一边朝自己爬过来的黑炭,景珩黑着脸后退两步“快让这丑东西走开,不许它碰我!”

    见鲤哥哥这么讨厌黑炭,秦笑笑失望非常“鲤哥哥,你不想养黑炭吗?”

    景珩正要说谁会养这又脏又丑的玩意儿,可是对上秦笑笑饱含着丝丝希冀的大眼睛,他就说不出来了。

    秦笑笑似乎看到了希望,一把抱起费力的爬过来的黑炭,把它高高的举过头顶,让景珩看的更加清楚“鲤哥哥,黑炭不丑,洗洗就跟我一样漂亮了!”

    “不知羞!”景珩没有理会咪呜叫的黑炭,越过它掐秦笑笑的脸蛋儿“你跟这丑东西长得又不一样,怎么知道洗干净就能变漂亮?”

    秦笑笑眼珠一转,立即回道“鲤哥哥没有见过黑炭干净的模样,咋就说它又脏又丑呢?”

    景珩瞥了黑炭一眼,嫌弃依旧“猫长得都丑,这丑东西洗干净了一样丑!”

    “哼,鲤哥哥不喜欢猫猫,才说所有的猫猫丑,这对猫猫不公平!”秦笑笑很不满景珩对猫猫们的贬低,就算以前她怕猫怕的要死,也从来没有说猫猫丑“要是有人不喜欢鲤哥哥,也说鲤哥哥丑,鲤哥哥一定会难过。”

    “为了丑东西,你倒是越来越会顶嘴了。”景珩很不满秦笑笑一心为个丑东西跟他争辩,也无法容忍这个丑东西在秦笑笑跟前长大,于是嫌恶的拎起它的后颈皮丢给了石头“带回别苑,好好养着。”

    秦笑笑误以为景珩接受了黑炭,兴奋地原地蹦跶了好几下“鲤哥哥,你要好好照顾黑炭,等你来看我不要忘记带黑炭呀!”

    只想把丑东西跟小丫头分开,并不想跟丑东西建立饲养关系的景珩“……”

    一不小心给自己找了个麻烦,让景珩很不高兴,被秦笑笑哄了小半个时辰,他才接受了要饲养一只丑东西的事实,却是打定主意把黑炭交给下面的人抚养,自己绝不沾手。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自打看到景珩的第一眼,黑炭就认定了他非景珩投喂不食,非景珩喂水不喝,非景珩铺窝不睡……总之极尽所能的黏着景珩,恨不得时时刻刻跟他待在一起。

    景珩被黑炭折腾的不轻,偏偏又答应过秦笑笑好好养着,并不能把丑东西怎么样,只能臭着一张脸,像照顾祖宗似的照顾着黑炭,还不能照顾死了。

    这些都是后话,秦家人知道秦笑笑把黑炭送给景珩后,并没有感到意外。尤其在听说黑炭喜欢黏着景珩后,愈发觉得他们有主宠缘分。

    过了两日,也就是三月初一那天,景珩陪秦笑笑玩了一上午,又在秦家吃过午饭,就正式向秦笑笑以及秦家人道别。

    “鲤哥哥,你一定要回来看我呀!”秦笑笑站在湖边用力的挥着小手,巴巴的对站在船头的景珩喊。景珩也是依依不舍,恨不得跳下船把她一并带走,结果小丫头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瞬间黑脸“还有黑炭,鲤哥哥别忘了黑炭!”

    景珩盯着秦笑笑不吭声,心里琢磨着一百种丢掉黑炭,还不会让秦笑笑怀疑的法子。

    “鲤哥哥,你笑一笑呀,你不开心我也想哭了~”秦笑笑不知道景珩的想法,以为他舍不得离开,不禁又开始难过了。

    景珩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你乖乖的,鲤哥哥很快就回来看你!”

    “嗯嗯,我等鲤哥哥回来~”秦笑笑大声的应下,生怕船离的太远,景珩听不见。

    秦家人默默地陪着秦笑笑,一直等到船抵达对岸,看着景珩一行下船后消失在对岸,他们才带着秦笑笑返回。

    秦笑笑一边往村子里走,一边不住的回头看,期盼着鲤哥哥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告诉她今日不走了,要再陪她几天再走。但是这个期盼直到她回到家里,也没有变成现实。

    少了景珩的陪伴,秦笑笑很不适应,接连几天一放下碗筷就跑到院门口等候,看的秦家人心疼不已。

    好在小丫头年纪小,这份不适应在三宝和一帮小伙伴的陪伴下,仅仅三五日就把景珩丢到了一边,偶尔想起来也没有太难受。

    草长莺飞三月天,在人们纷纷褪去厚重的棉衣,扛着锄头在田间地头辛苦劳作的时候,秦河高中县试榜首的消息在青山村传开了。

    天下学子多如牛毛,通过一个小小的县试不算什么,但是得了县案首足以对秦河的学识窥见一二。

    更何况十里八乡都知道,青山村秦家有个倒霉的读书人,经常连考场没进就错失了当年的县试,且这霉运不是一年两年而是七八年,换一个人恐怕早就崩溃了,哪有机会成为县案首。

    因此,在听说秦河高中县案首后,不仅本村的人放下地里的活计跑到秦家道喜,连隔壁几个村的人也跑来凑热闹,想知道消息是真是假。

    “菩萨保佑,祖宗保佑,让我儿的苦心没有白费,高中县案首!”苗老太激动地落泪,双手合十念念有词,把各方菩萨神灵和秦家的列祖列宗念了个遍。

    “娘,菩萨要谢,祖宗要谢,最大的功臣是咱们笑笑!”赵草儿拉过一脸懵的秦笑笑,笑嘻嘻的在她的脸上亲了好几口“咱们笑笑的话就是灵验,让三弟的霉运就这么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