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农女的锦鲤人生 > 第130章(一更40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早上,人们从睡梦中醒来时,苍茫大地银装素裹,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一场雪下的大下的及时,不仅拯救了濒临干死的麦苗,让无数的庄稼人喜极而泣,感谢老天爷赏饭吃,也让期盼已久的孩子们欢喜不已,痛痛快快的打起了雪仗。

    “雪,好大的雪~”秦笑笑被裹成了一个球,她看着院子里的积雪,想也不想冲进雪地里蹦跶。对于她这个小短腿来说,近一尺厚的积雪实在是太深了,蹦跶了没两下就绊倒了,整张脸都被埋进雪里“哎呀呀,救命呀~”

    偏偏她又穿的太多了,大大的影响了四肢的灵活,挣扎了半天也没能爬起来。意识到身下的雪软绵绵的很好玩,她干脆不起来了就在雪地里滚来滚去,很快就滚出个雪坑来。

    “汪汪~”大黄跑过来凑热闹,学着小主人的样子在雪地里打滚,时不时的把狗头埋进雪里,又猛地抽出吐掉嘴里的雪,看起来傻极了。

    “好玩,我也要玩!”原本缩着手脚站在屋檐下的三宝,见一人一狗玩的这么开心,也蹦蹦跳跳的扑到雪地里,在离秦笑笑不远的地方,又滚出一个雪坑来。

    “快,往那边滚,那边雪多。”秦笑笑指使着三宝往老枣树下滚,自己也紧随其后。姐弟俩就跟比赛似的,手脚并用的往老枣树下使劲儿。

    雪丫和赵绣绣也在屋檐下,一个手里捏着大雪团,想用来做小雪人的身子,一个望着不停的飘雪的天空,神色带着几分焦灼,暗恼这场雪来的不是时候,耽搁了她的大事。

    屋子里的大人们被秦笑笑和三宝的嬉闹声吸引,打开半掩的大门走了出来。见姐弟俩竟然在雪地里打滚,时不时就把雪弄进脖子里,秦山气得跑过去抓人“别滚了,快回屋,冻病了有你们好受的!”

    “我不!”秦笑笑刚玩出点乐趣,说什么也不肯进屋,悬空蹬着两条小短腿“再玩一会儿,就一会儿好不好嘛!”

    三宝像只小鸡崽儿,被秦山拎在另一只手,可怜又无助“大伯,我跟你进屋,让笑笑玩。”

    秦山没有理会两个苦苦哀求的小家伙,把他们拎到屋檐下拍打衣服上沾染的雪。

    “不省心的东西,就知道哄着笑笑胡来,你冻病了是小事,让笑笑冻病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赵草儿不待见三宝,像是没有看到他身上的雪和冻的跟红萝卜似的手脸,张嘴就是又吼又骂。

    三宝低下头,不安的绞着手指,不敢躲,也不敢还嘴,随着赵草儿的骂声,眼眶渐渐变红。

    “二婶,是我拉着三宝玩的,你要骂就骂我,不要骂三宝!”不等拍掉身上的雪,秦笑笑急忙挡在三宝的前面,心里十分自责,觉得要不是她带头在雪地里打滚,就不会连累的三宝挨骂了。

    “笑笑,你不用为他说话,我是他娘还不知道他?他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能把人折腾死。”这几天大宝二宝不在家,没人让赵草儿骂一骂她很不习惯,好不容易逮到“犯错”的三宝,她就忍不住了,还翻起了旧账。

    “二婶,不是,三宝不是你说的这样!”见二婶不听自己的解释,一味的责怪三宝,秦笑笑又急又气“就是在雪地里打滚儿,又没有干坏事,爹娘没有骂我,为啥你一定要骂三宝?你就是不讲道理!”

    “笑笑,咋跟长辈说话的?快给你二婶赔礼!”林秋娘变了脸色,严肃的教训闺女“你二婶是三宝的娘,教训三宝没有错,你胡闹个什么劲。”

    “娘,我没有胡闹!”秦笑笑没想到娘亲会这么说,绷着小脸儿倔强道“三宝有错,二婶教训三宝是对;三宝没有错,二婶教训三宝是错!小孩子有错,大人能教训;大人有错,为啥小孩子不能说?”

    林秋娘被闺女一连串的对对错错绕的头晕,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就算你二婶有错,也轮不到你来说!”

    秦笑笑捂着屁股呆呆的看着娘亲,好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等她的脑子转过来,转身抱紧三宝,“哇”的一声哭成狗子“三宝,我们好可怜~大人不讲道理,就知道欺负小孩子!”

    小丫头真的伤心了,不是装出来吓唬大人。她抱着刚刚挨过骂的小堂弟,又摸了摸虽然不疼,但确确实实被娘打过的小屁屁,觉得他们俩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孩子。

    “不哭,笑笑,不哭呀~”见小堂姐哭了,三宝慌得忘记了哭泣,抬起小手不停的给她擦眼泪“大人不讲道理,我讲道理,不欺负笑笑。”

    “呜呜,三宝最好了,咱们不跟大人玩儿”秦笑笑抽抽搭搭的说着,愈发用力的抱紧三宝。现在她最喜欢的人是三宝,连爹娘也比不上。

    看着抱头痛哭的两小,大人们面面相觑,又无语又不解。他们确实不会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承认过错,会仗着父母的身份,对孩子的一言一行进行说教,可是做父母的不都是这样吗?

    尤其是赵草儿,她觉得当娘的教训孩子天经地义,可是面对秦笑笑的一番指责,她又说不出反驳的话,再想教训三宝总有些底气不足。

    “行了行了,好好想想笑笑的话,别总跟孩子过不去。”秦老爷子没想插手儿子儿媳教训孙子孙女,只是小孙女都委屈成这样了,他也不能干看着。

    “笑笑,三宝,你们也别哭了,哭又不能解决问题。”秦老爷子被两个小的哭的脑门疼,揉了揉他们的脑瓜,压低声音哄道“你们爹娘不讲道理,不是还有爷爷?爷爷跟他们讲道理,他们总会听的。”

    秦山等人听的清清楚楚,十分无语爹,您这样教孩子真的好吗?

    不提这样教孩子好不好,秦笑笑和三宝想到爷爷才是一家之主,能让爹娘乖乖听话,渐渐的止住了哭泣。他们还记着被各自的娘无故教训的事,暂时不想理会她们。

    吃过早饭,外面的雪还在下,渐渐的把秦笑笑和三宝滚出来的雪坑掩上了。

    怕积雪太厚压垮棚子,秦山戴上帽子,搭着梯子,用耙子将棚子上厚厚的积雪耙下来。抱了一捆干稻草将漏风漏雪的地方堵的严严实实,免得雪花飘到棚子里融化,把大黄和咩咩给冻坏了。

    屋顶上的积雪也很厚了,好在屋梁和檩条够结实,盖的是瓦片不是茅草,不用担心积雪会把屋顶压坏。不过一旦积雪达到两三尺的厚度,再结实的檩条也会被压断。

    村中有十多户人家是茅草屋顶,这会儿也冒着风雪攀上屋顶小心翼翼地扫雪,怕一个踏错把屋顶踩出个窟窿,也担心脚滑摔下去。

    青湖边的埠头上,景珩冒着大风雪走下船。他拒绝石头的搀扶,踩着齐膝深的积雪,一步步艰难的往秦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来到村子里,看到有人趴在屋顶上扫雪。他停下来看了一会儿,见两个扫雪人一边扫雪一边唱着难听的调子,看不出任何烦躁和不满,不由得问随侍左右的剪刀石头布“除雪很有趣?”

    大布笑道“去年入冬到现在,这一带没有下过大雪,这对越冬的麦子来说不是好事。要是没有这场雪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饿肚子,这有雪除可不就成了一件让人开心的事。”

    景珩对农事不了解,但是知道“瑞雪兆丰年”这句话。听完大布的解释,就理解两个除雪人的心情了,被这场大雪扰乱了计划,使得心情不怎么好的他眉眼意外松缓下来。

    一行人继续往秦家走去,路上遇到了好几个奔跑着打雪仗的孩童,乱入的景珩四人差点被雪团砸中。

    即便砸中也不疼,那些孩童没有放在心上,俱是好奇的看着他们,一时忘记手里还抓着雪团。直至雪团融化冰到手才回过神来,赶紧把融了小半的雪团丢掉,使劲的甩着满是雪水的手。

    等他们再看时,已经不见三大一小的身影了。

    “雪丫姐姐,雪人的头扁扁的不好看,能不能把它弄圆点呀?”秦笑笑不知道自己鲜少想起的鲤哥哥来找她了,正拉着三宝兴奋地跑前跑后,跟雪丫一起堆雪人。

    “你要圆头自己弄圆的去,我的雪人头就是扁的。”雪丫找来两根枯树枝,不耐烦的拉开碍手碍脚的秦笑笑和三宝。她比划一番后,将枯树枝插在了雪人身体的两边,当作雪人的两只手。

    “雪丫姐姐,雪人的手太长了,把这里折断就好了。”秦笑笑看着拖到地上的“手”,很想上去把它折断,又慑于雪丫不敢真这么干。

    “你喜欢小短手自己弄去,我就喜欢长长的手。”雪丫看着自己幸辛苦苦堆了老半天,却一直被秦笑笑挑毛病的雪人,心情十分暴躁。

    秦笑笑瞅着墙角里四五个的不成样子的“雪人”,垂头丧气的说道“我不会堆……”

    要是大哥哥在家就好了,大哥哥力气大,一定能堆出一个可爱的大雪人。雪人的头圆圆的,手脚不长不短,有鼻子有眼睛,还有红红的嘴巴,会甜甜的笑。

    雪丫翻了个白眼“不会堆就学,又不是多难!滚两个雪球挪在一起,用石头当眼睛,树枝当手,这么简单都学不会,真笨!”

    秦笑笑挠了挠头,好像是挺简单,可是脑子会了,手不会啊!

    景珩走进院门,听到的就是雪丫的一番话。

    他正在想谁这么笨,连如此简单的雪人都不会堆,就看到裹成球的小丫头,苦恼的站在一个看不出是雪人还是雪柱跟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笑笑,有人。”三宝第一个发现景珩一行,却已经忘记他们是谁了。他有些害怕剪刀石头布这三个大块头,偷偷地拉了拉秦笑笑的手。

    秦笑笑下意识的扭过头,乍一看到披着毛绒绒的斗篷,小脸儿被挡住一半的景珩,她也没有认出来,疑惑的问道“你们找谁呀?”

    以为会听到一声软软的“鲤哥哥”,没想到却被遗忘的景珩“……”

    好,很好!

    剪刀石头布对视一眼,不自觉的后退一小步,看向秦笑笑的目光格外同情。

    下一刻,他们又开始同情自己公子不一定舍得对小丫头发怒,可是小丫头要是哄不好自家公子,他们这三个人就得遭殃了。

    见景珩不说话,还凶巴巴的盯着自己,秦笑笑觉得这眼神有点熟悉。等她终于想起他是谁后,喜得一蹦三尺高,撒开小短腿扑了上去“鲤哥哥,是鲤哥哥!”

    景珩在小丫头喊出“鲤哥哥”三个字的时候,憋在胸口的那股气就消失了大半。

    等看到小丫头脸上毫不掩饰的喜悦,最后的那点不悦也消失殆尽了,微微蹲下身把扑过来的小丫头抱了个满怀,食指微重的戳了戳她的额头“没良心!”

    “有哒有哒,天天想鲤哥哥来看我,可是鲤哥哥天天不来!”秦笑笑求生欲极强,眨巴着大眼睛倒打一耙“石头叔叔说我乖乖的,鲤哥哥年后就来看我,我可乖可乖了,就想鲤哥哥早点哩。”

    景珩分辨不出小丫头话里的真假,丝毫没有怀疑她,日益俊俏的脸上露出浅淡的笑容“算你有良心!”

    秦笑笑看着鲤哥哥的小酒窝,也露出了笑容。

    剪刀石头布暗暗松了口气,对秦笑笑的敬仰如滔滔不绝的江水。

    瞧瞧,什么叫会说话,这就是了!

    秦老爷子等人听到院子里的动静,纷纷走了出来。他们一眼就认出了景珩一行,急忙走到院子里邀请他们进屋。

    秦家人知道景珩会过来,却没有想到景珩会在这种大雪天里上门。想到去年收了人家那么多好东西,今日说什么也要好好招待一番,不能失了礼数。

    景珩冲秦老爷子等人点了点头,低下头问秦笑笑“你想堆雪人?”

    “想!”秦笑笑以为鲤哥哥会,用力的点了点头,用两条小胳膊比划道“想堆大大的雪人!”

    ------题外话------

    二更在凌晨,大家不要等了,明早再看。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