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农女的锦鲤人生 > 第119章 好一朵盛世奇葩(40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笑笑随秦山林秋娘前往林家拜年,大宝兄妹四人也随秦川赵草儿去了赵家,秦家就剩下秦老爷子苗老太和秦河三人,招待回娘家的秦桃花一家和秦桂花一家。

    青山村多是跟周边十几个村子缔结姻亲,一出门就遇到了同路的人。被秦山抱着的秦笑笑,凭借讨喜的长相和一张甜嘴儿,又被人好一通夸,让小丫头开心极了。

    走了一个多时辰,一家三口才抵达湖西村。

    湖西村同青山村差不多大,整个村子有五六十户人家。林家居于村中间,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巷子走下去,就能看到一个比秦家多出两个大间的土坯屋,一家老小近二十口人就住在这里。

    林秋娘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兄弟三人都已经娶妻生子。

    大房长子也在前年成亲了,去年春上刚得了闺女,如今还不满一岁。下面是两个闺女,一个到了说亲的年纪正在相看,另一个才十岁还是玩闹的年纪。

    二房的长子也十八了,去年就跟一个姑娘定下了,不出意外今年应该会办喜事,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办。下面还有一儿一女,离说亲还早着呢。

    三房有一女一子,眼下还是跟在大人屁股后面要糖吃的年纪,是林家第三代里最小的两个孩子。

    此时,巷子的入口处站着一个身材瘦小、头发花白,踮着脚尖翘首以盼的老人,这位老人是林秋娘的亲娘周老太。

    一家三口拐过墙角就看到了周老太,林秋娘的脸上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扬声高喊:“娘——”

    周老太年近六旬,眼神不如年轻人,听到林秋娘的喊声,才确定那是自己的闺女,喜得快步迎了上来:“总算来了,总算来了,娘一大早上就盼着你们了!”

    一家三口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来到了周老太跟前。秦山把闺女放到地上喊了一声“岳母”,又拍了拍闺女的后脑勺,示意她快点喊人。

    “外婆~”秦笑笑扑倒周老太的腿上,仰起小脸儿甜甜的说道:“我可想外婆呢!”

    青山村距离湖西村太远,平日里林秋娘忙着家计鲜少回娘家,有时回来也不方便带秦笑笑。因此秦笑笑上次见到周老太,还是去年正月初三那会儿。

    一年过去了,她对周老太的印象仅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可是看到周老太脸上跟苗老太如出一辙的慈祥,一年未见的陌生感和疏离感神奇的消失了,让她毫无负担的跟周老太撒娇。

    “哎哟,外婆的小心肝儿~”周老太看着乖巧讨喜的外孙女,瞬间把亲闺女撇到一边,弯下腰来抱起小丫头。

    “娘,您别累着了,让这丫头自己走!”林秋娘生怕老娘闪了腰,赶紧把礼品丢给秦山拿好,要把闺女抱起来。

    “走啥走,老娘还没有老到连个小娃娃都抱不动。”周老太躲开闺女的手瞪了她一眼,抱着秦笑笑走的飞快,腿脚利索的完全不像五六十岁的老人。

    看着前面聊得非常愉快的一老一小,林秋娘无奈的跟丈夫对视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今日林家二房三房以及大房长子长媳也带着孩子们出门拜年了,家里就剩下老两口、大房两口子和两个闺女。林老大叫林春生,岳父岳母前几年就相继故去就不用去拜年,只等初四或是初五再到大舅子家走一遭。

    这会儿林老汉等人在墙角下晒太阳,说起秦家三口什么时候到的话,就看到周老太抱着秦笑笑回来了,身后还跟着秦山林秋娘,一个个急忙起身迎了上来。

    在周老太的提醒下,秦笑笑笑容甜甜的喊人,还不忘使出各种拍马屁的手段,就为了从长辈们的兜里挖出压岁钱。

    林老汉等人也没有让她失望,哄着她说了吉祥话儿后就把早早准备好的压岁钱,一一塞到了她的小布兜里,喜得小丫头见牙不见眼,马屁拍的更欢了。

    “这丫头,越来越伶俐了!”林老汉抱起外孙女放在自己的腿上,对女儿女婿说道:“你们这爹娘当的不错,把孩子教的很好。”

    秦山心里得意,嘴上谦虚道:“岳父,您别被这丫头骗了,平时在家里她皮实的很,一张嘴巴又能说,我跟秋娘都快管不过来了。”

    周老太不高兴了,摸着外孙女的小脑瓜问道:“在家里你爹你娘凶不凶你?”

    秦笑笑是个诚实的好孩子,她歪头想了想,认真的点了点头:“凶,爹大声儿凶我,把我凶哭了;娘啪啪打屁屁,没有打哭!”

    秦山林秋娘在岳母大人(老娘)问闺女的时候,心里就生出不祥的预感,见闺女果然坑爹(坑娘)了,不由得齐齐捂脸,不敢看岳母大人(老娘)的脸色。

    “笑笑还是个孩子,有啥事不能好好说,非要把孩子凶哭,你们咋当爹娘的?”周老太黑着一张脸,抬手作出要打人的架势:“再让我听见你们凶笑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秦笑笑误以为外婆要对爹娘动手,赶紧从外公身上下来,抱住外婆的大腿说好话:“外婆,是我不听话爹娘才凶的,您不要生气好不好?”

    周老太搂紧外孙女爱的不行,回头瞪着女儿女婿继续说教:“瞧瞧,这么好的孩子上哪儿找去,你们还舍得凶她。”

    秦山林秋娘连连应是,心里不住的庆幸:幸好这一老一小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不然有岳母大人(老娘)撑腰,这小的哪还管得住!

    林老汉等人乐呵呵的看着,越发喜欢秦笑笑这个外孙女(外甥女)了。

    都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将来女儿女婿(妹妹妹夫)要靠这孩子养老,要是个根子坏的,还是早做打算为好。如今她小小年纪就知道护着爹娘,可见本性是个好的,只要好好教养长大了未必比亲生的差。

    大人们围着秦笑笑说笑,大房的大女儿秦大莲却被秦笑笑的衣着吸引了。犹豫了一会儿,秦大莲小声的问林秋娘:“姑姑,笑笑的衣裳是你做的吗?”

    林秋娘摇了摇头,笑道:“这衣裳是人家送的,我哪有这样的手艺。”

    秦大莲有些失望,本想问姑姑能不能把衣裳留下来,让她仿着式样做一件,又意识到这大冷天的脱衣裳容易着凉,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由衷的夸道:“这衣裳做的真好看!”

    其他人听到姑侄俩的对话,注意力也放在了秦笑笑的衣着上。

    林大嫂看出这一身料子不一般,尤其是小披风的里衬是雪白的皮毛,就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你们谁家的亲戚这样大方,连这样的新衣裳也舍得送?”

    林秋娘不知道该怎么说,就笑了笑默认有这么个大方的亲戚,心里不敢真把不知家世的景珩当作亲戚往来,秦家攀不上人家的门第。

    林大嫂也不是喜欢刨根问底的人,见小姑子没有细说就知道不方便说,就把话题重新引到外甥女的衣着上。

    其他人也没有多问,继续逗秦笑笑玩。像她这个岁数的孩子,正是好玩的时候,无意中说出来的话时常让人捧腹大笑。

    周老太就林秋娘一个女儿,心里自然疼的很,好不容易把她盼回来,少不得要拉到房里说些私房话。去年为了卖布,林秋娘回来过一次,只是那次太匆忙了,娘俩都没有机会好好说话。

    秦笑笑见娘亲和外婆去了屋子里,下意识的想要黏上去,被秦山一把扯过来抱到膝头上坐好,不让她跟过去捣乱。

    周老太拉着闺女的手坐在床上,看着她舒展的眉宇不见一丝愁绪,就知道日子过的必然舒心,突然就流下了眼泪:“看你过的好,娘就放心了~”

    早些年给闺女找到秦家这样的好人家,原以为能过上好日子,谁能想到两口子子嗣艰难,怀一个掉一个,七八年下来愣是没有落得一儿半女。每回看到闺女郁郁不快的样子,她的心就跟刀割一样。

    那时她日也烧香夜也烧香,求菩萨显灵让闺女有个后人,也求秦家不要嫌弃闺女。好在秦家厚道,女婿也是个重情人,最后又想通了捡回了外甥女,这才成了一个圆满的家。

    如今女儿女婿有了后人,夫妻俩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外孙女也是个好孩子,一家人和和乐乐多好!

    林秋娘也红了眼圈,轻轻地给周老太擦眼泪:“娘,有了笑笑我这心里就不苦了,以后也会越来越好,您不用再为我担心了。”

    周老太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女婿能在山上捡到她,那就是跟你们有亲,你跟女婿的福气还在后面!”

    林秋娘暗道,能有笑笑这样的闺女承欢膝下,已经是他们的福气了,别的他们不会多想,就只想好好把她抚养成人。

    周老太又问起卖布的买卖,得知赚了不少也很高兴。

    林秋娘顺势把孝敬二老的两钱银子拿出,不容拒绝的塞到周老太手里:“这几年你女婿到城里做工挣了些银子,这些您拿着买些好吃的。”

    周老太哪里肯要,反手就要还回去:“你这孩子,娘哪能要你的钱!我跟你爹又不是动不得,轮不到你个出嫁的姑娘接济。”

    林秋娘故作生气道:“这钱是您女婿要给的孝敬钱,说是让您跟爹买肉吃,您要是不要就扔掉,让外人捡去得了。”

    “唉,你……好好好,娘收下了。”周老太到底没有拧过林秋娘,只好把银子收下来,心里为女婿也能想着他们两个老东西而高兴,愈发觉得女儿在婆家没有受委屈。

    林秋娘高兴起来,就问起家里的事来。得知二侄子的婚期定在了正月二十,就趁着拜年把这消息知会给亲朋好友,也为二哥二嫂还有二侄子高兴。

    周老太却叹了口气,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愁绪:“都说那姑娘是好的,可娘就怕娶进门又是个搅家精,年前你爹私下里提了分家的事,让他们各房出去单过,省得挤在一起磕磕碰碰没个安宁,唉……”

    林秋娘皱了皱眉:“娘,我那侄媳妇还是那样?大哥大嫂还有大志就不管吗?”

    方氏就是大房的儿媳妇,娘家是隔壁村的。方氏刚出生时,因方家孩子多养不起,就把她送到没有女儿的亲戚家养了。直到快到相看人家的年龄,才被方家接了回来。前年经媒婆说合,跟大房长子林大志结为夫妻。

    周老太气道:“那方氏就是个滚刀肉混不吝,把你大侄子掐得死死的,你大哥大嫂也管不住她。得亏她头胎生的是个闺女,要是个儿子怕是连我们两个老家伙都不放在眼里!”

    林秋娘心里很不是滋味,安慰道:“娘,方氏就是性子不太柔顺,人没啥坏心眼,这一家子一起过日子,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您跟爹实在是烦了,别搭理她就是。”

    周老太无力的摇了摇头:“是你大侄子不争气,定亲前偷摸着看了方氏一眼就看中了,死活要把人娶进门。就为他的亲事,咱们半个家底都让方家掏走了,为这事儿你二哥二嫂心里也生了疙瘩。”

    林秋娘听得愈发难受,总算知道林老汉为什么会说出分家的话来。就在她还想再安慰周老太一番的时候,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秦笑笑的哭声。

    她吓了一跳,急忙对周老太说道:“娘,笑笑哭成这样怕是出啥事了,我先出去看看!”说完就打开房门快步跑了出去。

    周老太也变了脸色,跟着跑了出去。

    “呜呜,爹,就是她,她是大坏蛋,呜呜~”院子里,秦笑笑扑到秦山身上,指着自己被勒红的脖子说道:“大坏蛋抢我的衣裳,好疼好疼——”

    看着闺女脖子上刺眼的勒痕,秦山瞬间暴怒。他无视不住赔罪的林大志,抬脚踹在了满不在乎的林氏腿上:“我都舍不得动我闺女一根手指头,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

    方氏没想到秦山这么横,竟然会对她这个侄儿媳妇动粗。被一脚踹到腿上后,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一旁倒去:“哎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