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农女的锦鲤人生 > 第107章 鬼眼睛意外相遇(4000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家请戏班子唱戏的事,短短一天内传遍了周边几个村子。爱好看戏的人无不欢喜,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端着板凳带着几张粗面饼,跟其他人结伴往湖安村的方向走去。

    青山村距离湖安村不远,坐船到对面再走约莫两刻就到了,不坐船的话就得绕着青湖走上个把时辰。

    村长家倒是有船,就是船太小了最多坐四个人。就算村长家愿意渡人,整个村几百个人不知道渡到什么时候,还不如绕着青湖走到湖安村去。

    昨日秦笑笑嚷嚷着要去湖安村看戏,结果今天大人们把早饭准备好,连中午要吃的杂粮馍馍都做好了,她还赖在暖和的被窝里不肯起来。直到大宝把冷掉的洗脸帕子盖在她的脸上,才把她的懒虫瞌睡虫赶跑了。

    刚吃完早饭,就有人在外面喊。秦家人喂完鸡兔狗羊,就锁上三道门,扛着几条板凳出发了。

    像秦家这样全家出动的只是少数,大多数人家不放心家里的牲畜选择轮流到湖安村看戏。反正戏班子要在湖安村唱三天,他们不担心看不到。

    弯弯曲曲的小道看不到尽头,承载着说说笑笑的人群。半大的孩子们你追我赶,时不时招来大人们的轻呵。沉寂了半个冬天的大山,仿佛一下子变得鲜活灵动起来。

    这是秦笑笑第一次跟这么多人一起去干同一件事,看着一张张喜悦的笑脸,她也兴奋地不行,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其他人看着她快活的样子,也不觉得脚累了。

    赵绣绣落在秦家人后面,依然看不惯秦笑笑的笑脸,恨不得后天立刻到来,印证秦笑笑为别人逆天改命会给自己招致厄难的猜测,这样兴许就有办法克制她的能力,不用担心她会对自己使坏了。

    连续走了一个多时辰,秦家人才抵达湖安村。无需询问,一行人就循着咿咿呀呀的戏曲声来到了湖安村的稻场。

    此时,稻场上坐满了人,一眼望去全是黑黑的人头。有人粗略的估算了一下,约有两千之众。时辰尚早,晚点会有更多的人聚集到这里来。

    看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稍微好点的位置已经被先到的人占去,秦家人只好带着板凳四处找合适的位置。

    “哇,真好看!”秦笑笑被秦山抱着,一眼就看到了戏台上身着精美戏服的旦角,满目惊艳:“那位姐姐太好看啦!”

    秦山哈哈大笑:“人家可不一定是姐姐。”

    “就是姐姐,只有姐姐这样穿衣裳才好看!”秦笑笑还不知道什么是反串,肯定的说道:“爹穿这样的衣裳就不好看。”

    秦山哭笑不得:“爹是男人,穿这样花里胡哨的衣裳当然不好看。”

    “对呀,男人穿不好看。”秦笑笑的小手拍着爹爹厚实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姐姐穿好看,那就是姐姐。”

    秦山:“……”

    无法反驳。

    看秦山吃瘪,其他人不由得闷笑。

    秦川一时忘形,大喇喇的跟赵草儿说道:“幸好笑笑的脑子不像大哥,要不然大嫂得愁死了。”

    赵草儿没来得及点头,秦山就一脚踹在了秦川的屁股上:“你脑子比我好使,我跟爹教训你的时候,也没见你用脑子逃过一顿打。”

    大庭广众之下被踹屁股,秦川羞愤难平,恨不得扑上去跟自家大哥打一架,让他以后教训自己时看看场合,可是他并不敢这么干,只能咬咬牙忍了。

    不提兄弟俩之间的官司,一行人围着稻场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好位置,就跟本村的人一起坐在了人群的后面。这个地方离戏台很远,要站起来才能看到戏台,但是能清楚的听到唱戏声。

    大家很满足,坐下来安安静静的听戏。几个老戏迷一边听一边打着拍子,时不时的跟着哼唱两句。哪怕调子一个没有对上,他们也乐此不疲。

    相比听得津津有味的大人们,完全不懂戏曲的孩子们在新鲜劲儿过去后,屁股就跟坐在针尖上似的不停地扭来扭去,哼哼唧唧的闹着要去别的地方玩。

    秦笑笑也不例外,跟秦老爷子他们缠闹着要去别的地方玩,玩一会儿就回来。

    大宝几个也早就坐不住了,在秦笑笑开口之后当即表示一起去别处玩,会好好看着她,。

    大人们对大宝很放心,叮嘱了几句后就放他们走了。

    赵绣绣也不喜欢听戏,见秦笑笑他们走了,就趁秦家人不注意悄悄地跟了上去,想跟秦笑笑搭上话。

    见他们兄妹几个商量着到要去戏台那儿,看看戏台后面长啥样,就故意走上去说道:“戏台分前后,前面是唱戏,后面是拉曲儿和上妆换衣的地儿,中间就用一块帷布隔开了。”

    大宝扭过头,一见是她就拉下脸来:“你干啥跟着我们,还偷听我们说话?”

    赵绣绣不屑的说道:“这地界儿又不是你的,我爱怎么走就怎么走。你们说话这么大声,只要不是聋子沿路谁都能听见,我可没有偷听。”

    “你……”大宝一张脸气得通红,干脆没有理会她,一边拉着秦笑笑和三宝的手往前走,一边叮嘱二宝和雪丫:“你们看着点,别让她靠近妹妹。”

    “嗯,我知道。”雪丫知道赵绣绣讨厌秦笑笑,以为大宝担心赵绣绣伤害秦笑笑,就点头答应下来。

    二宝是个小糊涂蛋,本想问大哥为啥,见雪丫点头了就没有多问,只以为大宝不喜欢赵绣绣跟秦笑笑玩。

    兄妹几个没有理会跟在身后的赵绣绣,蹦蹦跳跳的来到戏台的后面,偷偷地掀开帷布的一角,见里面果然跟赵绣绣说的一样,是几个拉曲儿的人,不由得想看看上妆换衣的地儿是啥样儿。

    “大哥哥,我也要看,我也要看~”秦笑笑的个头没有戏台高,跳起脚来也看不见帷布里面的情景,不由得跟大宝求助。

    “别蹦了,当自己是兔子呢!”大宝笑着点了点妹妹的额头,两手往她腋下一抄就把人抱了起来,让二宝把帷布的一角掀开让她看个够。

    秦笑笑伸长脖子透过缝隙往里面瞄,结果就跟一对红色的眼睛对上了:“啊——”

    小丫头吓得哇哇大叫,小脑袋猛地后缩就撞在了大宝的下巴上,疼得大宝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妹妹,你咋了?”大宝顾不得检查自己的下巴有没有被撞歪,忙把吓哭的妹妹放在地上,问她怎么样了。

    “眼睛,鬼眼睛!”秦笑笑不住的往大宝怀里缩,瑟瑟发抖的指着帷布:“那里有对红色的鬼眼睛!”

    乍一听红色的鬼眼睛,大宝也吓了一跳,可是想到大白天的这么多人在,就算有鬼也不敢出来啊,于是忙安慰吓惨的小堂妹:“是你看错了,没有鬼眼睛。”

    “呜呜,就是鬼眼睛,红红哒~”秦笑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它看到我了,晚上一定会把我抓走吃掉,好可怕~”

    见妹妹真被吓到了,大宝后悔不跌,责怪自己之前不该讲鬼故事给她听:“真没有鬼眼睛,不信让二宝帮你看看。”

    不曾想关键时刻二宝靠不住,直接缩到了雪丫的身后,舌尖打着颤的说道:“大、大哥,我、我不敢……”

    大宝气得啊,差点就把这个不靠谱的弟弟拉过来打屁股。只是现在不是教训弟弟的时候,于是就让雪丫过去看。

    “大哥,还是你自己看吧,我也害怕。”雪丫的胆子倒是比二宝大一点,心里对鬼怪之事的阴影不比二宝小,哪里敢掀开帷幔看。

    “大哥,我看,我要看~”正在安慰小堂姐的三宝,以为哥哥姐姐们害怕看到鬼眼睛,强忍着害怕喊着要帮小堂姐看,证明那里没有鬼眼睛。

    “不用,你看不到。”大宝担心三宝再被吓到,没有应下他的恳求。看着不给力的二宝和雪丫好一阵无语,只好对哭得更加厉害的秦笑笑说道:“别怕别怕,哥哥过去看看。”

    说着,他把妹妹拉到一边,自己掀开帷布的一角往里看,结果依然只有几个拉曲儿的人,根本没有妹妹所说的鬼眼睛。

    等大宝好不容易哄住秦笑笑,赵绣绣走过来,故作担忧的说道:“只有你才能看到鬼眼睛,那只鬼是不是只盯上你了?”

    秦笑笑瞬间爆哭:“大哥哥,鬼、鬼要吃我了,它晚上会爬到床上,先吃我脚脚,再吃我的手手,哇……”

    大宝破口大骂:“赵绣绣,你他娘的再敢多说一句,老子抽烂你的嘴!”

    说罢,他抱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秦笑笑,恨恨的剜了一眼赵绣绣,快步离开了这里,生怕继续待下去,会把秦笑笑吓出个好歹。

    这下轮到赵绣绣气得跳脚,她愤恨的瞪着大宝的背影追了上去,心里想着各种折磨他的法子,幻想着他跪下来求饶,后悔刚才那样对她说话。

    “莺歌,你蹲在这里做什么?”帷布后面,一个身着小生戏服的女戏子看着蹲在帷布旁的人疑惑的问。见他嘴角噙着笑,心里愈发好奇:“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名叫莺歌的人站起来,只见身量不及女戏子,却是婉转窈窕十分动人,连女子见了都有自惭形秽。

    没错,莺歌是男子,他反串的旦角无不为引得满堂彩,是戏班里名副其实的台柱子。

    似是想到了好笑的事,莺歌画着浓妆的脸上的笑容又明艳了几分:“瞧见了几个好玩的小孩儿,就逗弄了一番。”

    女戏子掩唇轻笑:“就你这顽皮的性子,定是把人家小孩儿逗哭了!你也是的,不怕人家长辈找过来指责你的不是。”

    莺歌调整着有些移位的头套,不以为意:“这日子无趣的很,不自己找点乐子怎么行?”

    女戏子四下里看了眼,确定无人留意到这里,低声劝道:“再忍忍吧,过两年班主便会放你自由,到时你也能像寻常人那般娶妻生子,过你想过的日子去。”

    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莺歌的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或许吧!”

    女戏子见状,正想安慰几句,就听到旁边的更衣间里有人在喊,草草的跟莺歌说了一声就匆忙的走了。

    莺歌一动不动的立在帷布后面,画着红色眼妆的眼睛里,隐隐有什么东西坠落。

    “妹妹,听说安家的房子建的又大又漂亮,哥哥带你过去看看好不好?”为了转移妹妹的注意力,让她忘记帷布后面的鬼眼睛,大宝想尽办法哄她:“安家的锦鲤也好看,说不定人家愿意放咱们进去看看呢!”

    “是、是吗?”秦笑笑含着两泡泪,抽抽噎噎的问:“戏、戏班子是安家请来哒,安、安家会不会藏、藏着很多鬼眼睛?”

    大宝见妹妹揪着鬼眼睛不放,愁得头都要秃了:“妹妹,没有鬼眼睛,是你看花了。”

    “有,就有,鬼眼睛是红哒。”秦笑笑认定自己看到的就是鬼眼睛,不期然的又想起了赵绣绣恐吓她的话:“鬼眼睛盯上我啦,它一定是看我长得好看,就想把我吃掉,呜呜~”

    大宝听完,简直要给妹妹跪下了:“你长得好看,它不舍得吃你!哥哥长得丑,它吃哥哥!”

    秦笑笑仔细地瞅了瞅大宝的脸,还歪着脑瓜想了想,突然哭得更大声了:“大哥哥这么丑,鬼眼睛会没有胃口哒,它还是会吃掉我,呜呜~”

    大宝脚下一个踉跄,拼命地告诉自己:妹妹,这是妹妹,不能扔,绝对不能扔——啊啊啊,忍不了了,这种扎心的妹妹,他不要了!

    就在大宝在要不要扔掉妹妹的边缘纠结徘徊的时候,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迎面驶来,左右前后分别跟着两个护卫。

    这十里八乡只有最富裕的安家有马车,大宝几个瞧见了难免稀罕,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马车看。

    让大宝没有想到的是,马车行驶过来后竟然停在了他们面前,更没有想到打头的护卫快步走过来,直直的盯着他们的妹妹问:“小丫头,谁欺负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