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楼兰刀客 > 第79章 一家三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狗剩啊!把所有参盒都打开,包括没盒子用布袋装的。”

    狗剩眼泪还在脸上,满面自信地挨个把参都展现在众人面前,没一个参是二驴描述的那样的。

    “好了!都收起来吧!”

    二驴学着官爷的话道:“那是你们二人把参转移了!”

    李飞道:“别装了,你演戏也要在家先做好演习啊!你看这满场卖百年参有称分量的吗,都是单只按品相一口价,再看看我这摊位有秤吗?”

    好多在场的人听懂了里面的玄机都笑了起来!那两个官差脸色很难看,但那姓张的官差还是坚持道:“这只是你一面之辞,二驴也许是外行瞎说一通,他又不可能像你们卖参人这么专业,说错重量也不代表他偷换了参啊!”

    众人嘘声一片,另一个官爷扯了扯他衣襟,那意思就是,你越描越成了一伙的了。

    李飞道:“官爷!你看这样行不,如果我在他那里找到那个参,归我如何?”

    “好啊!如果找到,就归你,我还要抓他法办!”李飞摊开双手给大家看,还特意把衣袖挽了起来,到那二驴伙伴后背的褡裢里一探,手上便出现一个布袋,当众打开一看,赫然一条人参映入众人眼帘。正是二驴描述的模样。

    那二驴立刻火冒三丈大喊:“黑狗子你好啊!竟敢偷我的参!”

    那被喊作黑狗子的大喊冤枉:“二驴哥!我没动你的参啊,不知道咋就跑我的褡裢里了啊!”

    “还敢骗我!你敢坏我的好事!看我不宰了你!”

    一驴一狗的闹剧收场了,两个地痞被二官差带走。众人都替狗剩松了口气,也十分佩服这少年人的机智。纷纷向李飞投来佩服的目光。

    这时,只见不远处的“肥婆”在翻箱倒柜忙得满脑门是汗,还不敢声张,问旁边的伙计道:“看到二驴放在这儿的东西了吗?”

    “没!”

    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眼神里竟然是幸灾乐祸的一丝喜悦。

    这“肥婆”见那二人被官差带走,路过自己摊位时,二驴还抱歉地看了一眼自己。

    他可不是随便吃亏就算了的人。草草收了摊子,吩咐两个仆人把货物运回库房。自己却消失在黑暗中。

    李飞看这泪痕干涸在脸上的狗剩道:“你大名叫什么啊!狗剩太难听了!”

    “我姓那,叫那春水,满族猎手,我喜欢打猎不喜欢卖货。可是我阿玛(满族父亲称呼AMA)就更不喜欢卖货了,但他可是个采参金手,出去一次重来不空手的。”

    李飞和他并肩走着,随时查看着周围的情况。春水聊起他阿玛立刻就神采飞扬,滔滔不绝:

    ”一次我和阿玛在长白山里都十多天了,还没什么收获。阿玛一咬牙就和我商量,要去死亡谷一趟。不让我跟着,我就耍赖皮,不让我去你也别想去。后来阿玛拗不过我就和我一起去,也幸亏带我去了。否则我现在就没阿玛了。“

    春水拌拌磕磕,表达虽然不是很流利,但也成功地勾起了李飞对他阿玛的兴趣。

    因为根据天玄宗的书籍记载,那春水的父亲是个福运深厚之人,福泽子嗣,譬如春水遇到自己就是贵人相助之福。

    李飞则“福泽过剩”,过犹不及的道理李飞还没领悟。而那个没见面的师兄客离更是难以领悟。老百姓常常用命硬克死了亲人来表达,实际却并非如此。福泽过剩,大福如暴雨飓风,弱小的禾苗就会受伤。而干裂的大地却很受用。过度衰运之人也很受用。

    落羽大师正是基于过犹不及的原理,才令客离给李飞增加灾难祸患来造就李飞抗打击的坚毅品格。令其福运蓄而不发,厚积薄发。

    每个人的命运自己都是不清楚的,但旁观者、局外人是很容易看清的。李飞就仿佛身在迷雾层叠的山中前行。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看起来很乱。但在高天之上的神明看的却是清清楚楚。

    可能在眼前很迷茫,但多年后再回头看,原来这一切都是被命运安排好的。

    李飞现在只是刚刚开启灵识,对于这个世界那看不见的、隐秘运行之规则还只是朴素的认知阶段。

    做事随从本心,以为是对其好,实则从灵界规则来看可能是扼杀了一个天才。

    李飞只是感觉帮了那春水是对的,但是那因此触发的连锁事件(现在称为蝴蝶效应)正悄悄向他俩逼近。

    李飞问道:”春水兄!你住在什么地方?“

    ”我听着大名不得劲,还是叫我狗剩吧,我就住在你住的群英酒楼对面,那地方一多半都是我们猎人商贩住的。每人一间不混搭的,好像叫什么“集萃庄”吧!“

    ”那我们是顺路的,你再说说你和阿玛怎么遇到危险,又怎么化险为夷的啊?“

    ”我阿玛上山里从来不会遇到黑瞎子,这是我们族里都纳闷的事,但这次就遇到了,而且还带了两个宰子。我阿玛总遇不到就不知道咋办了。那母黑瞎子以为我们是来抓它的孩子的,就像我阿玛扑过来。后来一看见赶过来的我就带着崽子逃跑了。“

    ”那是为什么啊?“

    李飞好奇地问。

    ”我不清楚,反正村里的牲畜猎狗啊什么的见到我就跑,我十二岁那年族里要给我做什么仪式要亲手到山里打猎,我和几位阿姆金(叔伯的称呼AMUJ)走了半个月,连只山鸡都没遇到。后来我只要跟哪伙人进山,这伙人就一定空手而归。最后是族长发现的,所有的动物知道我来了老远就跑了。“

    ”哦?世上还有这样的人,那马怕你吗?“

    ”怕啊!马一见我就浑身突突!有的就撒尿!“

    ”那你的娘是不是也很特别啊?“

    ”哈哈!你就是聪明!我讷尼(娘称为NENI)从小就不顺,一天总受伤。但是只要是和我阿玛在一起就不受伤,族长是我外公,是他把我讷尼许配给我阿玛的。“

    ”哈哈!后来就生了你这么个怪胎!“

    李飞发现自己这样说春水有些不礼貌,忙又补充道:”我没有贬低的意思,你看那个哪吒不就是个与众不同的怪胎吗?“

    “哦!没关系的!我的确与众不同。但我好像能感觉你也是个怪胎。”

    “哈哈!你别是报复我才这样说我的吧!”

    春水很郑重地道:“不是的!我能从你身上感觉到和我阿玛一样的东西。”

    “什么东西?”李飞好奇地问道,心里不免有些震动。

    “就是石头打不到你,箭射不到你,甚至雨水都淋不到你,祸患都离你远远的。”

    李飞沮丧地说道:

    “可惜我正好相反,祸患总是临到我,我身边对我好的人都纷纷离去。”

    春水挠着头,嘴里兀自嘟囔着,“不会啊!我感觉你就是和我阿玛一样一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