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帝国星穹 > 三七、刺客身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都不曾想到,原本被赵和扳转过来的局面,竟然又会出现反复!

    更没有人想到,在稷下学宫之中,会有人用弩箭刺杀赵和。

    所以当两声弦响之时,绝大多数人都在发呆,萧由意识到不对,也只是厉声喝斥,倒是年迈的山长孔鲫,大袖挥动,猛然上前。

    但这个时候,赵和已经从屋顶上栽倒下来!

    樊令嗷的一声,冲过去撞开屋下的几名学子,一把抱住赵和。

    却见赵和身上插着一枝箭,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只是勉强还保持着意识。

    “带我走。”赵和低声道。

    樊令二话不说,将赵和抱起,转身便走,萧由紧紧跟在身侧,随他们来的靡家护卫、随从,也都快步跟了出来。

    孔鲫慢了一步,看到樊令将赵和抱走,扬声说道:“赵祭酒,学宫之中有医所,有良医!”

    “学宫之中,还有刺客。”萧由回头冷冷说了一句,目光扫在孔鲫脸上,向来从容不迫的神情竟然多了些狰狞:“孔山长,若这就是你所愿望的,你就等着吧,你很快就会知道当今天子与赤县侯关系有多亲!”

    孔鲫面色铁青。

    虽然面上仍然还保持着镇定,但他心底却是怒火翻涌。

    身为大儒,又是稷下学宫的山长,哪怕他不管什么庶务,可消息怎么会闭塞,怎么会不知道刚刚登基的天子与赵和关系如何!

    他甚至知道得还要更多些,赵和此行,名义上来当稷下学宫祭酒,实际上还肩负有别的使命,监督巡视齐郡事务,特别是为可能出现的饥荒做准备!

    他虽然不喜赵和,不愿意赵和这样的人成为学宫祭酒,但他更不希望学宫因为赵和的事情而激怒朝廷,要知道学宫一直保持着半独立的状态,赵和遇刺,将是朝廷全面控制学宫的一个最好借口。

    “自求多福吧!”萧由抛下最后一句,小跑着跟上了樊令。

    孔鲫厉声道:“闭住学宫诸门,找到刺客!”

    现在唯一的补救措施,就是尽快将刺客找出来,然后交给赵和处置——假如赵和没有性命之忧的话。若是赵和被刺死,那么就算找到刺客,学宫也将面临天子与大将军的雷霆之怒。

    天子虽然只听政不干政,但大将军绝对不会容忍他在与犬戎作战时,后方出现这样的事情。

    孔鲫想到这个后果,心中怒火更是翻滚不休。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痛呼。

    却是愣在那儿的程慈,此时反应过来,已经扑到了同样呆住的曾灿身前,挥拳就给了曾灿下巴一下。

    曾灿被打得向后仰倒,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冒金星,耳畔尽是嗡嗡的声响。

    “狗贼,你定是刺客同伙,若不是你,赤县侯如何会久在屋顶,成为刺客的目标!”程慈惊怒交加,下手极狠,两三拳下去,打得曾灿五官都变了形。

    曾灿痛得呼声连连,终于回过神来,想要推开程慈,可程慈心中恨他,不顾自己安危往死里揍他,若不是方才与潘琢激战时失了剑,甚至会拔剑杀他。

    好一会儿之后,反应过来的稷下学子纷纷上前,大伙七手八脚把程慈拖开,曾灿才爬了起来。

    只不过这时曾灿已经满面是血极为灿烂了。

    “我与刺客不是一伙的!”抹了一下脸上的血迹,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曾灿先是恼怒地大叫,然后顿足,再然后一指东面:“找潘琢,他即便不是刺客,也少不得和他有关!”

    他嘴唇都被程慈打肿,说话不免有些不关风,因此众人没听清他说的是谁,他重复了一遍之后,众人才纷纷四散,到处去寻那个潘琢起来。

    但很快,他们就被各方博士、教谕赶回了学舍。

    “笑话,潘琢是什么人物,一般的学子怎么会是对手,除了稷下十剑稳压他一头外,别人对上只怕都讨不了好!”一位博士对犹自不甘心的学子喝道:“若他真是歹人,就凭你这点剑术,上去也是找死。”

    众人这才想到,这潘琢也是差点成为稷下十剑的技击高手!

    “两年前潘琢离了学宫,他的去向,你们有谁知晓?”山长孔鲫看着眼前的一片混乱,眉头皱得更紧了。

    赵和说的不错,整个学宫上下,都欠缺实干之才,虽然大伙都精通百家道理,可是稍有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就会混乱不堪。

    比如现在。

    “据说是去了徐郡……”

    “我听说是去了赵郡……”

    “还有人讲是去咸阳找关系,看看能不能入虎贲军……”

    周围七嘴八舌的声音传来,孔鲫眉头皱得更紧,他目光扫过众人之脸,众人都闭上了嘴。

    这些不靠谱的“据说”、“听说”也被拿出来说事,这又是学宫缺乏干才的一个证据。

    孔鲫突然觉得,自己太老了。

    他在担任学宫山长之初,也曾经想有所作为,要让学宫焕发生机,但不知何时起,他似乎忘了初心,逐渐安于现状,觉得学宫还能维持现在表面的繁荣,就用不着去大动干戈进行改变。

    现在看来,他……有些不称职。

    “估计人很难找到,刚才太混乱了。”他身边那位中年学正沉声道:“山长,现在只能尽力弥补。”

    “我知道,让程慈过来,还有那个曾灿,他惹的事情,他也出一份力气。潘琢一定要找到,程慈那边或许会有些线索,毕竟潘琢一直盯着他。”

    与那些脑袋容易发热的学子们不同,孔鲫此时还能冷静地进行分析,他抓住了关键人物。吩咐完之后,他转过身,走了几步,然后又道:“去请刘淳老。”

    “刘淳老……有必要么?”中年学正有些犹豫。

    “刘淳老是学宫最好的医者,无论有没有必要,咱们的姿态必须做足,此次事情……若不能解决,学宫当真要迎来血雨腥风了。我知道刘淳老对我不满,你们去多说些好话,他总不愿看着学宫被屠吧!”孔鲫说到这,有些讥嘲地说道:“我与刘淳老争这山长位置,位置是我得了,最后却要靠他来救稷下学宫……这件事情,我要被他笑话至死。”

    中年学正不敢多言,匆匆跑开。

    他们这边忙成一团,那边赵和已经被樊令抱出了学宫之门。

    众人是骑马而来,好在有一辆装载行李的车,樊令将赵和放在车上,萧由一个箭步跳了上来。

    他看到赵和脸色惨白躺在那里,双眼已经失去了神彩。

    萧由心中大急,俯下身去,想要摸赵和脉搏,赵和却沉重地抬起手:“我不行了……师兄,十五年前的星变……究竟意味着什么,你可以告诉我么……”

    萧由喉结动了动:“你……”

    “还有,我的身世……师兄,你知道对不对?”赵和又道。

    萧由冷着脸,把手收了回去。

    然后赵和微微一笑。

    “没事装死做什么!”萧由没好气地道:“伤得究竟如何?”

    “两枝弩箭射来,我避过一枝,还有一枝实在避不开,穿透胳膊后射中胸前。”赵和用右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臂:“十天半月之内,这只手是不能动了。”

    他在铜宫中的老师里,便有前太医令苏飞,这位道家的贤哲同时是当世医道大师,所以对自己的伤情,赵和做出了精准的判断。

    萧由沉着脸没有理他,小心地撕开赵和的衣裳,看到伤口和仍在伤处的弩箭,思忖了一会儿,便在行李中翻出一个箱子。

    从箱子里先是取出一柄剪刀,萧由将穿透了胳膊的箭剪断,说了一声“忍着”,然后用力一抽,将箭杆从赵和左臂抽了出来。

    赵和没有任何反应。

    萧由看了他一眼,赵和却是微笑:“这点痛,不算什么。”

    “你能让自己不发抖再吹嘘不迟。”萧由又是一声冷哼,放下剪刀,从箱子中拿出一柄锋利的匕首。

    用匕首割开赵和上衣,再看胸侧的伤口,萧由吸了口冷气。

    这一箭,若不是被胳膊挡了一下,就会直接贯入赵和心脏。若真如此,就算是苏飞复生,也无法救了。

    “距离心脏尚有两寸,看着凶险,实际上并无大碍,还比不得胳膊上伤重。幸好我谨慎,在衣里衬了皮甲,否则当真性命堪忧。”赵和道。

    “谁让你爬上屋顶,你原本该有别的解决之法。”萧由道。

    赵和苦笑起来。

    当时那种情形,急切之间他能想到的最好解决办法,就是爬上屋顶说服众人。萧由或许能想到别的解决之道,可他受年纪眼界经历所限,真的没有办法了。

    “稷下学宫现在定然乱成一团,乘这机会,咱们暂且脱身。”赵和低声道。

    萧由手中一刀下去,切开了赵和胸前的伤口,赵和猛然抖了一下,嘴里依然没叫出声来。

    “你还想继续查那义仓之案?”萧由问道。

    “死了这么多人……若是王夫子还在,他定然是希望我继续查下去,不仅仅给那些死去的无辜之人一个交待,也是尽可能挽回点损失。”赵和沉默了一会儿,苦笑道:“王夫子若未死,我大可以逍遥自在,他为我而死,我就只能为他担当些事情,否则心底总是不自安。”

    萧由冷笑了两声,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将带着倒钩的箭头取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