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武道仙帝 > 第两千零八十七章 诛仙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恭送前辈。『→お看免???小???e.”叶辰立身站定,拱手俯身,无玩笑神态。

    他对人王,第一次这般正经。

    一句恭送,意味深长,是道别,也像永别。

    “不忘初心,方成大道。”人王微笑,温和而慈祥。

    他这一语,是告诫,更像遗言。

    邪魔来了,见人王状态,不由皱眉,自看的出,此乃应劫。

    “沧澜,有一事相求。”人王气息微弱道。

    “但说无妨。”

    “皆在其中,一看便知。”人王未明言,只祭了一缕神识。

    话落,他之元神,极速溃败。

    前后不过三五息,人王的元神,便化作了灰烬。s3();

    叶辰静静伫立,默不言语,心中颇感失落,还有一抹浓浓的哀凉,人王伏羲,这个看似不靠谱的老前辈,一路帮了他太多。

    邪魔亦是沉默。

    三两秒后,她才拂手,将牧流清和林星,封入了法器中。

    “后会有期。”叶辰拱手一礼,便转了身。

    人王应劫,这场历时七十年的修行,也算告一段落。

    七十年了,他也想家了。

    只是,他这前脚刚踏入虚天,后脚便又被邪魔拽了回来。

    “还有事儿?”叶辰试探x道。

    “人王遗言,由我带你继续修行。”邪魔淡道。

    闻之,叶辰嘴角直chou搐,一种骂娘的冲动,悠然而生,特想把人王拽回来,正儿八经的骂一通,你丫的,你都死去应劫了,还不让我走,找谁不行,偏找邪魔,你不知这娘们儿有病?

    对于叶辰的黑脸,邪魔视若无睹,只不断祭出域门。

    这一走,便是三月。

    三月来,邪魔不知跨了多少星域,只知,已足够接近宇宙边荒。

    “你带我去哪!”叶辰不止一次询问。

    “去你该去的地方。”邪魔语气淡漠,出了域门,拂手又祭出另一座,瞬身遁入,继续前行,自始至终,都未把叶辰放下。

    叶辰g脆不问了,手脚耷拉着,已是生无可恋。

    被人王带着修行,有事儿没事儿还能扯扯淡,可魑魅邪神不同,这尊nv王,可是一个炸y桶,一个火星儿就能爆炸的那种,天晓得跟着她,会被揍成啥熊样儿,能不能回家,还两说。

    自邪魔那收了目光,叶辰内视t内。

    他看到,两个紫金小葫芦,竟是融合了,变成了一个,通t流光溢彩,有玄奥的道蕴流溢,透着古老沧桑之气,甚是不凡。

    他本想拎出来研究研究。

    奈何,小葫芦的演变,还未完成,只得作罢。

    第四月,邪魔才驻足,落在一颗古星。

    这是一颗凡人古星,在星空图上,亦有它的标注,唤其落凡星,与朱雀星约莫大,星晕略显暗淡,天地灵气也稀薄,风景还算秀丽,有山有水,还有一种,修士界难寻的平凡和质朴。

    叶辰左瞅右看,瞧不出啥特别。

    邪魔莲步轻移,神姿翩跹,拎着叶辰,驻足在一个古镇前。

    诛仙镇!

    叶辰侧首,看了一眼城前的石碑,刻着古镇的名字。

    邪魔并未看,好似来过这。

    凡

    人的小镇,不见半个修士,却热闹非凡,吆喝叫卖不绝于耳,多见江湖卖艺,喷油吐火,舞枪弄b,惹来成p的叫好声。

    “为何带我来此。”叶辰终是开口。

    邪魔不语,神情淡漠,只轻轻抬手,放在叶辰肩膀,掌心有仙光显化,凝成一道古老的神纹,通过肩膀,刻入了叶辰t内。

    旋即,叶辰圣躯巨颤。

    继而,他之丹海、神海、元神、真身、血脉、本源,修为境界,皆被封了,或者说,他身上但凡与修士有关的,无一幸免。

    堂堂荒古圣t,愣是被邪魔,封成了凡人。

    不仅如此,这娘们儿还收了叶辰的家当,不是吹,一件都没剩,可以这么说,叶辰身上,除了身穿的衣裳,其他啥都没了。

    “j个意思。”叶辰皱眉的望着邪魔。

    “人王嘱托,让你在此修行,准确说,是让你,在此等一个人。”

    “等一个人?”叶辰挑眉。

    “他年自会知晓,何时等到她,便何时解封。”s3();

    “等就等呗!为何封我。”

    “待伏羲应劫过关,你可亲自去问他。”邪魔淡道,瞬身不见,只留叶辰,一脸懵b的杵在那,嘴角已不知chou搐j个来回。

    街上,人影熙攘,尤属他,最另类。

    “走开,别挡道。”不知何时,才闻呵斥声,乃一大汉,推着货车而来,也是一个摆摊的生意人,今日起床太晚,误了时辰,一路急匆匆,见叶辰杵在大街中央挡了道,便气急败坏。

    叶辰g咳,自觉的挪了脚步,去了街道边缘。

    等一个人?

    叶辰喃语,不知邪魔口中的那个人,是指谁,他只知,被封成了凡人,注定要被困在诛仙镇,想走都不能,直至那个人出现,他才能解封,这所谓的修行,会比想象中,让人更蛋疼。

    咕噜!

    正想间,他的肚p发出了不满的抗议。

    叶辰捂着肚p,环看一眼,便奔向对面酒楼,如今,他只是一个凡人,啥都被封了,与修士已不沾边儿,饿了是要吃饭的。

    酒楼的生意,还是不错的。

    叶辰刚进来,便见小二笑呵的迎上来,“客官,吃饭还是住店。”

    “填饱肚子的,随便上。”

    “得嘞!”

    叶辰说的随意,直上二楼,寻了靠窗的桌子。

    透过窗户,能清楚的望见大街。

    诛仙镇尽显人生百态,算命的、讨饭的、赶路的,各种各样的角se,比比皆是,望着他们,他那颗修士的心,逐渐平静了。

    这或许,就是入乡随俗。

    “客官,你的酒菜,慢用。”小二来了,摆了满满一桌。

    叶辰收了目光,捋起了衣袖,开始胡吃海喝。

    酒楼生意愈发红火,跑来吃酒的,一批接一批,酒桌上,议论声自是少不了,但都无关修士,皆家长里短,平凡琐事而已。

    半个时辰后,叶辰打着饱嗝起身。

    多少年了,吃饱了的感觉,还真是说不出的美妙。

    “客官,饭菜可还顺口。”小二又来了。

    “还行。”

    “那方不方便,把酒钱付了。”小二搓着手,笑呵呵的。

    叶辰被逗乐了,“一顿饭钱,我还能不给你咋地。”

    “

    这个……只因近日吃完酒拔腿就跑的,太多了,俺家掌柜的也怕了。”小二笑的尴尬,“您大人大量,莫与小的一般见识。”

    “真有意思。”叶辰又被逗笑,随手摸向钱袋。

    这一摸不要紧,啥也没摸着。

    叶辰眼珠左右摆动,这才想起,全身家当,都被邪魔给没收了,浑身上下,一个铜板都搜不出,除了身穿的衣f,啥都没。

    身侧,小二还在等待,恨不能上前,帮叶辰找。

    一番找寻,啥也没找着,叶辰尴尬一笑,“出门急,没带钱。”

    “吃霸王餐的,都这么说。”

    “什么霸王餐,别说那么难听,我……。”

    “掌柜的,又有吃俏食的。”不待叶辰把话说完,小二便嚎了一嗓子,本就热闹的酒楼,因他一句话,叶辰顿成万众瞩目,可以得见,那一双双目光,都好似在说:没钱,吃什么饭。

    叶辰揉了眉心,头回这么尴尬。

    另一边,楼梯口已冒出三个壮汉,赤。臂膀,凶神恶煞,直奔叶辰而来,炯炯大眸,凶狠暴n,说是护院,但更像是强盗。s3();

    “胆儿很肥啊!跑这吃俏食。”壮汉破口大骂。

    “别说这么难听,忘带钱而已。”叶辰撇嘴道,仨壮汉虽彪悍,可在他眼中,跟三岁小孩没啥区别,纵被封成凡人,他也是大楚皇者,战斗技巧还是有的,这号的,他一人能打十个。

    “还敢狡辩,拖出去,给老子打。”壮汉骂道。

    令下,另外俩壮汉,纷纷扑上来。

    接下来一幕,不用看了,从大街上听就行了,只闻酒楼的二层,叮铃哐当之声不绝于耳,似遭了强盗,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碎了一地,惹得街上行人,都仰头看去,一瞧便知有人g仗。

    不肖多时,噪杂声才逐渐散去。

    再瞧酒楼,已是狼藉一p。

    想象中,叶辰被打趴的画面,并未出现,那货还搁那安稳稳的站着,至于三个壮汉,就有点不怎么好了,三个大字,板板整整贴在那,鼻青脸肿,口中还吐出白沫儿,浑身都是脚印。

    咕咚!

    小二猛吞了一口口水,如看怪物似的,看着叶辰。

    咕咚!

    吃饭的酒客们,也都一样,俩眼发直。

    这货,是个武林高手吧!

    先前的一幕,他们是从头看到了尾,别看叶辰长的眉清目秀的,却是下手贼狠,三下五除二,便把三个壮汉,打趴在地了。

    “好好说不听,非要我动手。”叶辰拍了拍身上尘土。

    说着,他便抬了脚,直奔楼下。

    然,未等他走到楼梯,下面又上来一个。

    此番,来的乃是一紫袍老者,倒背着手,手中还握着一本古书,这是一个凡人,无灵力的波动,却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气蕴。

    见紫袍老者,被打趴的仨壮汉,都一瘸一拐跑了过去。

    看样子,这紫袍老者是他们仨的老大。

    “杨老,这小子,邪乎的很。”一壮汉捂着脸道。

    紫袍老者未回应,只看叶辰,微笑道,“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忘带了,改日送来。”叶辰说着又要走。

    “抱歉,你不能走。”紫袍老者上前,挡了叶辰去路。

    “我走,你拦得住?”

    “那可不好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