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重生弃少 > 第95章 林先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95章林先生

    “白老,如果你不信,可以现在就把画毁了,一试不就知道了?现在也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想必白伯父的头疼问题也快要开始了。”林君河淡然道。

    “也是,不就一副画么,还是这小子自己画的,值不了j个钱。”

    白老笑了笑,就让王钟去拿了个脸盆过来,准备来个火烧字画。

    王钟速度很快,就带着一个铜制的盆子过来了,也很好奇。

    他在部队里呆多了,还真不太相信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

    不过,对方是林君河,他就不敢那么果断的否定了。

    因为这个人真的是太神秘了,你觉得不可能,不相信的事情,到了他手里,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白远山找了个打火机,拿着那张画就准备开烧。

    这时候,正好白承业上来,准备叫j人吃饭,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惊。

    “爸!你在做什么?快住手啊!”s3();

    白承业简直快心疼疯了,这幅画虽然是他所有藏品里价格最低的,但是这可是自己亲手画的,最满意的一张啊。

    “别碍事,我在帮你治病。”白远山继续慢悠悠的点火,火苗一下子就把那张国画给点燃了。

    “治病?”白承业一愣,下意识的就看到了林君河身上。

    “白伯父,你这头疼的ao病,只能如此解决。这画上带着的煞气太浓郁了,继续下去,就不是头痛这么简单的事情了。”林君河淡淡开口。

    白承业一听,就怒了。

    煞气?什么乱起八糟的玩意!

    他身为江海市政府领导班子的成员之一,可是从来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

    这多多少少也有受到一些他父亲白远山的影响。

    军队里的人,大多都不信这些。

    结果现在自己父亲居然信了这小子的鬼话,听信什么煞气,把自己最喜欢的画给烧了?

    这可真是气死人了!

    “什么煞气不煞气的,一派胡言!我早就看你不安好心,没想到居然是个神棍!”

    白承业板着脸怒喝:“王钟,把他给我赶出去!”

    “这”王钟为难了,他还真不敢赶林君河出去。

    先不说他说的这煞气是真是假,首先,自己就打不过他

    看到王钟都不听自己的话了,白承业真是感觉快被气疯了,就想去火盆里抢回自己的画,但是这种宣纸,一被点燃,那就是瞬间变成飞灰。

    一眨眼的功夫,一张画就已经全都变成了灰落在铜盆里了。

    白承业被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林君河怒喝:“出去!你给我出去!我白家不欢迎你!”

    “白伯父,让我出去是没问题,但是你现在没感觉头疼好多了?”林君河慢悠悠的开口,很是自信的样子。

    白承业咬着牙,相当气愤。

    自己都快被气死了,还头疼好一点?

    这怎么可能,好个鬼?

    他刚想愤怒的否决,结果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怎么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

    这是怎么回事?

    平时,一般时间一过九点,自己就会有轻微的头疼的感

    觉。

    接近十二点,那是最痛不yu生的时间。

    但是现在,九点已经过了,自己非但没感觉头疼,还感觉大脑格外的清醒?

    他真的懵了。

    “这我我”白承业此时已经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了,傻站在那里脑子乱成了一团。

    “傻小子,你老子我还能害你不成?这就是林先生的本事!”白远山很嘲讽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

    似乎在炫耀一样,怎么样,你爹我认识的这个林大师,牛b不?

    白承业此时哭笑连连,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白伯父,如果你还不相信,不妨把你作画时候的工具都拿出来给我看看,说不定能找到让你头疼的罪魁祸首。”林君河道。

    “好吧。”白承业此时心里一阵惊疑,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已经信了三分。

    很快,纸墨笔砚,就被白承业给拿了出来,还颇为自得的介绍起来:“这纸,是产自宣州的宣纸,继承了三百多年的老字号。这笔,正宗狼毫,我拜托一个大师亲自打造的,这墨,里边加入了一种不知道什么植物精华,用起来,那叫一个柔顺,完了还能剩下慢慢的芳香”s3();

    看的出来白承业是真的很喜欢这些,一说起来就停不下来了。

    而林君河听着他的话,则是突然神se一动:“你说这墨”

    “这墨怎么了?哦,这墨是我一个朋友给我带回来的,真的很不错,用起来很柔很顺,而且自带一g清香。”白承业炫耀一般的微微昂着脑袋。

    “不是,我是说前一句,你是说,这墨加入了什么植物精华?”林君河问道,心里已经有了j分计较。

    “是啊,不过我对这方面也不太懂,搞不清楚是加了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问题就出在这里边了。”

    林君河笑了笑,让白承业拿着那块墨锭,研磨起来。

    伴随着一丝墨水在砚台里形成,白承业突然脑袋被针刺了一样,惊叫出声:“好痛!”

    “果然,这块墨锭,就是你头疼的原因。”林君河拿过那墨锭之后,不由得深吸了口气:“这墨锭之中的煞气,太浓郁了!还好白伯父你身上正气比较足,换成普通人,早就重病卧床不起了。”

    如果换成之前,林君河说这话,白承业是怎么都不肯信的。

    但是此时,他是真的怕了。

    自己都已经亲身经历了两次这种事情,哪儿还有能不信的道理?

    这一块小小的墨锭,居然这么邪乎?

    脸上闪过一丝慌张,他连忙道:“小林,不对,林先生,可有办法解决?”

    他现在是不敢叫林君河小林了,这林先生,太厉害了!

    “办法是有,而且很简单,让我把这墨锭带走就好了,其他的文房四宝也都换一换吧,都沾染上一些这墨锭的煞气了。”林君河道。

    “那就多谢林先生了。”

    白承业马上跟赶瘟神一样的把墨锭给送了出去,还很感激林君河,好人啊!

    而林君河此时心里也在暗笑,没想到能在这里找到这种好东西。

    这墨锭里,虽然蕴含着大量的煞气,但是居然蕴含着更加惊人的灵气量!

    这东西对一般人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但是对自己来说,比那株三百年年份的人参还珍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