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 > 21.因果莫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十一章

    “不过, 我的公平只针对太一道友一人。┏m.read8.net┛”

    元始后退一步。

    他及时醒悟过来, 瞳孔紧缩, 没想到自己差点发下这种誓言。

    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有着明确的偏好,换句话说, 能够有自己主张的修士才能抵达大罗金仙境界,他们把所有的念头都归束于己身,牢牢地掌控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做到红尘不染,万我皆我。

    让他轻而易举地改变自己的立场, 对妖族失去厌恶之心……根本不可能!

    妖族想争的是洪荒!是盘古大神耗尽力量所创造的世界, 三清比其他洪荒生灵知道的更多,盘古大神并不希望人人被规则束缚!

    自由地寻道,踏入盘古大神都渴望的至高境界……

    这便是三清与生俱来的使命!

    “仅我一人?”

    太一轻喃对方的话,换了个字眼后意思亲近了许多。

    “听上去似乎还可以。”太一没有再逼迫下去, 三清都是硬骨头。他也后退一步,让开施压的距离, 一晃眼仿佛又变成了爽朗开明的道友。

    元始的眼角微微抖了一下。

    中年人白玉无瑕的面容泛起青色, 垂下眼睑, 卧蚕之下, 尤带冷冽。

    “我能问道友,为何如此反感妖族吗?”太一觉得既然无法从根源解决问题,那就先解决这个种族歧视的元始, “妖族或许有些做的不对的地方, 却只是小打小闹, 未在洪荒造成太大的破坏。”

    元始面无表情道:“你把占据了洪荒近半的行为当成小打小闹?”

    太一直视他,吐字清晰地回答:“对。”

    元始不屑,却不敢小觑对方,耐着性子听对方说下去。

    “越往上,修炼资源越紧缺,我不否认妖族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可是你们三清不也占据着昆仑山山脉的大部分资源吗?”

    “从一方天地而见全天下,我们都是一样的。”

    “想要求道,说空话有什么用,没有修炼资源就注定了差距。洪荒皆知,三清的根脚在任何先天神祇之上,乃盘古元神所化,可是你必须承认,根脚深厚的你们输给了我,我走在所有洪荒大能者的最前面……”

    “原因是什么,你们比谁都清楚,因为那本是你们天生就拥有的!是气运,是功德!是收集洪荒的修炼资源所带来的优势!”

    太一的眼神没有一丝玩笑之意,说出了可以带来无尽杀伐的话。

    “道友,我沾染因果,在你眼中成为了下等手段,可是在我眼中,要是妖族能够为我带来通往无上大道的修炼资源,与全心全意信任自己的哥哥一起踏上巅峰,我就算量劫缠身又何妨。”

    “这世上,被天道厚爱的只有三清,而渴望‘道’的有无数人啊。”

    “你所反感的妖族……从不是什么扁毛畜生,也不是什么侵占洪荒的敌人,而是盘古大神所化的众生一员,是无数的求道者。”

    “是道友偏颇了。”

    伴随着太一铿锵有力的一番话,直接把“偏颇”一词定在元始身上,不止是元始感到不可思议,通天的神识也惊住了。

    还未有人敢这么反驳三清,认为三清错了!

    三清象征的就是盘古的意志,无论是一心清修的老子,厌恶妖族争夺洪荒的元始,还是始终保持赤子之心的通天,他们都可以代表洪荒的“正道”。

    有正就有负,一般令三清感到厌恶的就是邪门歪道。

    偏偏这一次出现细微的纷争,老子认同元始的意见,巫妖不可取,而之前和他们站在一边的通天有了自己的想法。通天认为有野心的妖族不可亲,但是没加入妖族的飞禽走兽是无辜的,其中妖族的东皇太一有着纯粹的向道之心,却身处争斗的漩涡,令他产生了惋惜和结交之心。

    通天的神识都不由激动万分,想到的不是太一的话有哪里不对,而是“二哥估计要气疯了吧”!

    果不其然,外面的元始目光冷寒地看着太一。

    “道不同……”

    不等他说完,太一就笑着接道:“所以才有论道之说,若是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还要洪荒诸多种族做什么。”

    他一脸惊讶,反过来佩服地说道。

    “莫非,道友之道是合众生的意志为己身?成立第二个天道?”

    “……”

    元始的话憋回了嗓子眼,一阵内伤。

    这话他要是说出口,天道不得死死盯着他,把他当成敌人?!

    “想必道友的愿望没有这么宏大。”太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天马行空得很有后世之人的风范,“既然如此,道友安心修炼,有空来找我论道一二,太一也是很高兴的,等什么时候巫妖的纷争结束了,妖族为洪荒最强的种族,就不会再出现什么大范围的争斗了。”

    三足金乌的火焰之瞳就像两轮太阳,被注视的对象元神都热得要冒汗了。

    准圣之境,一言一行合无形之道。

    为皇者。

    当行光明正大之道,令众生信服,从而号令众生。

    “道友,可还有什么想要与我论一论?”

    “……不许再接近通天!”

    元始算是发现了对方的可怕之处,彼此境界差距大,导致对方的言行会在自己心中放大,时时刻刻影响自己对他的判断。

    不行!

    决不能让通天继续和他接触下去!

    东皇太一就是一个祸端!不对……理智,公平,不能违反自己的誓言。

    “……”太一为对方的激烈而矛盾的反应感到诧异,陷入沉吟之中,衣袖下的神识也紧张地等待他的回答,“通天道友与我相识时间尚短,我不清楚他的具体想法,然而有一点我必须向你说明,我没有主动接近过他。”

    元始:“……”

    太一:“第一次见面是无意中的碰面,唔,很幸运的感觉,没想到我下界的时候正好碰见三清中的上清。”

    通天的神识美滋滋的,看!自己不经常出门名声也很大。

    “第二次见面,是他掉在我眼前,我怕他被太阳金池煮熟了就捞起了他,没想到交谈之后,感觉对方是一个不错的人。”

    “第三次见面……嗯,就是你们见我的那次,我登门拜访三清。”

    “第四次见面,是通天道友找我打架,想试试东皇钟的威力,当时我处于修养期间,被哥哥叮嘱了不能乱来,便以守代攻,让他攻击东皇钟,他的青萍剑真是一把不错的好剑。”

    “第五次见面是他来给我送黄中李,说起来那三颗灵果还是你送给我的。”

    “第六次……抱歉,我们还没见面。”

    这还没问题?

    元始木然地站在原地,再次给三弟狠狠地记上一笔,短短不到万年,这个家伙竟然见过东皇太一五次了!

    通天的神识也有一些发懵,暗道:原来才见了这么几次啊。

    太一果然很投他的脾气!

    “你刚才问了我一个问题,公平起见,我也要再问你一个问题。”太一把元始的话统统堵住后,咬住“公平”二字,提醒对方记住誓言。

    元始不想再说下去了,烦躁道:“你问。”

    他浑然忘记太一问的问题比他问的问题更多,是他吃亏了。

    从立下誓言起——

    元始就决定再也不与东皇太一有所往来了!再来太古天庭一次,他就把自己送出去的先天灵宝翠光两仪灯吃下去!

    太一不再快言快语,眼神微妙,变得欲言又止。

    “道友……你为何是这副尊容?”

    “???”

    元始反射性摸脸,灵气感应,并没有发现自己脸上出什么问题。

    通天的神识倒是想看外面的场景,只恨自己被衣袖挡住,气机遭到封锁,透过白色的衣袖也只能看见一丝朦胧的画面。

    什么尊容?二哥变成什么样了?!

    元始冷静地放下手,衣袖飘逸,手指洁白如玉,指尖闪烁灵光,满足了后世之人对洪荒仙人的美好幻想。

    前提是——

    不去看元始那张三四十岁的脸。

    中年人和年轻人有什么区别?眼窝加深,眼皮下垂,鼻梁瘦挺,嘴唇不再红润鲜明,双颊的胶原蛋白……不,是面颊肌肉偏于消瘦,突出了过于尖锐的颧骨,整体面相透露出高高在上的寡情和冷漠。

    搭配元始对妖族不掩排斥的冷傲姿态,这张脸就越发不讨喜了。

    依稀看得出……应该长得不错。

    元始隐约猜出了他的意思,不客气地怼道:“我之相貌与你何干?”

    太一意有所指道:“也许有关,也许无关吧。”

    “我只是觉得……相由心生,你是他的兄长,年轻一些反而符合我对你的印象,当然你不用动怒,我说的是今天来见我的浮黎道友。”

    “……”

    “浮黎……这个名字很好听,所以希望如名字一样美丽吧。”

    “……”

    “你看,可以吗?”

    太一用这样的话语,当作他与元始之间交谈的尾声。

    毫无疑问。

    太一成功把元始气走了。

    这个世界竟然有嫌弃他长得不是特别好看的人,还委婉地告诉他:本体那副模样就算了,分/身取了这样好听的名字,就年轻一些吧!

    试问元始会接受吗?要是能接受,元始就不是妖族头号黑了!

    东皇宫里。

    “哈哈哈——玉清也很有趣呢!”

    太一大笑一声,记起元始走之前杀气腾腾的目光,要不是打不赢自己,怕不是两人要以“容貌”为理由打一次了。

    大能者在乎颜面,诚不欺我。

    “通天,出来吧。”

    太一的衣袖挥过,在他袖子里造反的神识就晕头转向地跌了出去。

    神识一落地,化作玄衣少年,头冠歪斜。

    “太一,你拦着我做什么?”

    一出现,通天就揉着脑袋,怒气冲冲地问对方,他之前恨不得找元始的分/身撒气,对方居然在外人面前嫌弃他!还是不是亲兄弟了!

    “你这缕神识出来不易,散掉的话……不知多久才能再见到你。”

    太一不难从他二哥的态度里猜出通天的下场。

    “这又不难。”通天的神情缓和下来,死鸭子嘴硬道,“区区阵法拦不住……”他又记起这么说自己的家事不好,显得自己很没面子,“昆仑宫的阵法由大哥主持,我在里面闭关修炼,正好稳定上次突破的境界。”

    不用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

    太一很想这么告诉他,但是看通天理直气壮的模样就笑了。

    多好啊,还能如此意气风发,这里是洪荒,三清还未分家,封神大劫连影子都没有,一切还停留在最值得留念的阶段。

    “你想不想知道我二哥为何那样?”通天转移话题,恶趣味地拿他那位离开的二哥开涮,用来吸引太一的注意力。

    太一答道:“想。”

    通天大大咧咧说道:“这就和我大哥喜欢装老头一样,他觉得这样很有气概,而洪荒里大部分人都是年轻外表,二哥认为他们很不着调。”

    想了想,通天眼珠子转动,“其实,一开始是年轻的,不然我也不会是少年姿态,算是主动尊他为兄长。”

    太一领悟了他的意思,饶有兴趣地听他八卦。

    “后来,他被妖族追求过,便换成了老气的面容,再然后……就没有一个妖族会在不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追求他了。”

    元始用实力注孤生。

    嫌弃妖族,从自己隔绝妖族的一举一动做起。

    “又是妖族啊。”太一叹气,元始怎么就尽碰到一些倒霉的事。

    “是啊。”通天感同身受,“你们妖族太热情了,有的妖族看我这么年少,还以为我刚化形没多久,一副教育幼崽的模样呢。”

    太一好奇:“哪个种族这么对你?”

    通天颇为不好意思,也没有觉得被冒犯了,“是猴族啦,他们没化形的小家伙还喜欢给我抓虫子,挠在皮肤上还挺舒服的。”

    猴族本体就接近“人”形,是天生道体,种族在妖族内实力不弱。

    这样的生灵会对通天有着纯天然的好感。

    因为。

    此人就是盘古之道的演化。

    “通天,正好你来了,不如我们说一说阵法吧,我最近在领悟天上星辰的规律,周天星辰过于深奥玄秘,完整的阵法太强,要求也太高,我想要创造出一个简化版的大阵。”

    “周天星辰的规律吗?好啊,我有观测过。”

    通天在昆仑山无聊的时候就是看天空,自然不会错过那漫天的星辰。

    太阳星就是其中之一。

    东皇宫关上殿门,不再让外人进入,论道的大殿内响起两人的说话声,没有半点严肃紧张的气氛,两人随意得就像是已经认识了很多年。

    “太一,你之前为什么问二哥那么奇怪的问题啊?”

    “你指哪一个?”

    “不是你逼他立誓的那个,哈,我一想起来就想笑,他也有这一天!回去之后看他敢不敢告诉大哥……”

    “哦,那就是‘微’的问题了。”

    “嗯!”

    “道友有何见解?”

    “没什么见解,反正我觉得你不是随便问的问题。”

    “嗯,让我有感而孕的人的名字里应该有‘微’,微者隐也,如果它代表的是清微,你们三清和我的因果应该就解不开了。”

    “……!”

    “这也是我一厢情愿的猜测,没确定前,我就先和他交好吧,看看他的反应……通天?你的灵果怎么不吃了?”

    “你、你你推演不出来吗?!”

    通天手抖了。

    夭寿啊,太一的孩子可能和三清有关?不可能,他二哥总不会把自己说过的话吃掉吧!

    对方是最讨厌妖族的那个人啊!

    “是啊,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找人算账?”

    太一语气深沉,金瞳不加掩饰地浮现出对那个人的杀气和特殊的感情。

    “有胆子令我怀孕,就要有胆子承认。”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抓到了……”

    “管他是什么人,这辈子气运相连,血脉联系,纵使那人身份再尊贵,等我诞下这个孩子,也得先给我滚到太古天庭来孵小金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