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 > 4.圣人因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s://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章

    洪荒的时间最不值钱,眨眼间就过去了数月。

    一心一意为自己弟弟查出真相的帝俊,咬破舌尖,逼出一滴三足金乌的精血,火焰化作的精血洒在了河图洛书上。

    他猛然对沉迷探寻自身的楚东喊道:“太一,把你的一个随身物品给我!”

    “好。”楚东把手里的混沌钟丢了过去。

    最能代表东皇太一的,自然是后来被称为“东皇钟”的混沌钟了。

    帝俊的瞳孔不自觉地放大,内心刷过了一大片混乱崩溃的情绪,算是明白了失忆的太一有多危险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弟弟的混沌钟朝自己飞来,好似轻飘飘的无力,马上就要砸到了自己身上。

    他处于推演天机的状态,脚下不适合移动,否则会打断推演。

    要命!

    混沌钟一砸,自己就不止吐血那么简单了!

    在背后冒出冷汗的刹那间,帝俊不负妖皇的身份,强行用力量扭曲空间,在混沌钟扫平四周的时空之前逃离了原地。

    “嘭!”混沌钟落空,砸在了地上,毫无异状。

    宝物内敛,不显威力,反倒是把心有余悸的帝俊衬托得大惊小怪。

    楚东:“?”

    不是你说要给随身物品吗?

    帝俊躲过重创的一劫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太一,在你没掌握好混沌钟之前,不要把他随便朝自己人丢出去。”

    楚东意识到自己好像干坏事了,疑惑地看向地面上小巧迷你的混沌钟。

    混沌钟晃悠悠地飘了回来。

    落在他的掌心上。

    楚东想了想,拔下一根有点坚韧的头发,亲手递到帝俊的面前。

    帝俊接过,又在双手触及的时候浑身一震。

    无数破碎的画面从他的眼中浮现,帝俊不再迟疑,捏紧太一的头发丝,河图洛书的力量侵蚀到头发上,瞬间粉碎了物品。

    这都不够?!

    帝俊的脸色变得难看下来,在推演之道上自己居然失败了。

    “天机……被蒙蔽了。”

    以他的实力,能够让他推演不出来就三种可能性,一是对方实力远超他和太一,二是有比他更擅长推演之道的人封锁了天机,最后一种可能……天道那个变化无端的存在!是它算计了太一!

    他盯着楚东猛瞧,问道。

    “太一,在酒宴上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到一些特殊的气息?”

    想要有感而孕,也必须有先决条件——感触到一些非同寻常的气息,并且与之交融至深,孕育出生命的契机。

    “没有吧……”楚东回答得有一些迟疑。

    他在酒宴上刚醒来,什么也不清楚,忽闻帝俊的声音就去喝酒了。

    一切顺水推舟。

    帝俊盯着他说道:“不用多想,用你的灵觉回答我。”

    楚东被他的视线注视,大脑的杂念莫名消失,澄澈如倒映着世间的明镜。

    他在帝俊的要求下回忆了自己醒来的经过。

    “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在大殿之上……万妖映入眼帘……我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听到了你的声音……”

    楚东喃喃自语,再去看帝俊就变得不同了起来。

    他的眼中泛起很黯淡的金色。

    很难形容,就像是东皇太一璀璨的金瞳中掺杂着一缕灰败的色泽。

    “我感觉……”

    “很特殊的……亲近……很……怀念……”

    若非如此,他不会在接受传承记忆的混乱状态拿起酒杯,饮下那杯月华酒。

    随后,他就记起月华酒的滋味,大脑陡然清醒。

    楚东面前的帝俊已经后退半步,惊疑不定地说道:“太一,别告诉我……你……不对,我和羲和的事情你应该早就知道的啊!”

    楚东收回外露的感情,明朗地笑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这个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他挑眉道:“你该擦一擦血水了,妖皇陛下。”

    帝俊神情自若地擦去嘴角的血水,而且一点也不浪费地让河图洛书吸收干净,三足金乌的血可不是一般的东西,留到下一次推演可用。

    “太一,当务之急是让你恢复记忆,以免天道算计你。”

    “我觉得你该去做另一件事。”

    “嗯?”

    “不知道数个月过去,洪荒流传谣言的速度有多快。”

    “……”

    在推演天机上较劲,把外界一群人忽略的帝俊心里也不太确定,不愿去思考外面到底变成什么模样了。

    谣言止于智者,妖族里总不会全是笨蛋。

    东皇宫内,帝俊开始教楚东怎么对外掩盖失忆的问题,能塞给他的记忆,也一股脑地打包给了对方,防止自己弟弟失忆后在家里都迷路了。

    有一句好似无意的对话夹杂在里面。

    “你在梦里叫什么名字?”

    “楚东。”

    人族楚东,末法年代的修道者。

    穿越到洪荒的第一天,他就发现了自己与东皇太一之间的“缘”。

    没想到……从出生起就结下了。

    ……

    『太一,星名,天之尊神,词在楚东,以配东帝,故曰东皇。』

    ——《楚辞·九歌·东皇太一》

    ……

    巫妖分割洪荒的势力,沉寂已久的众生沉浸在难得的八卦消息里。

    在这种缺乏娱乐,大部分人还在摸索怎么修道的古老世界,随便一件大能者身上的趣事就能让不少生灵打鸡血,四处宣扬,上一次能让他们议论纷纷的事情也不过是某某大巫去抢劫妖族的女人。

    这种小人物就无法和妖族的东皇相比了,那可是先天至宝混沌钟的拥有者,妖族最顶尖的大能者!据说他下界的时候,十二祖巫都会专门去占卜他的踪迹,返回盘古殿,不敢单独出门!

    龙凤麒麟的时代落幕。

    这个时代,东皇太一就是当之无愧的最明亮的一轮曜日。

    气运所钟,天道的宠儿!

    东皇太一肚子里的孩子会是谁的?这不止是妖族内部不断猜测,外界闲得无聊的大能者还专门整理了一个名单,把所有有可能认识东皇太一的先天神?的名字都列上去,其中妖族的妖皇帝俊的嫌疑名列第一。

    最可怕的是……上面连十二祖巫的名字都有。

    不周山下。

    盘古殿,十二祖巫商讨重大事情的地方。

    对于有意争夺洪荒的巫族,怎么也不会错过妖族内部流露出乱来的消息,本来是商讨如何对付妖族的几位祖巫,话题一不小心就歪了。

    “哈哈,笑死我了——”祝融第一个大笑,拍着自己的大腿,“听说太一怀了个小金乌,外面那群无聊的家伙猜了个底朝天,还说有可能是我们巫族干的,要是真的和我们巫族有关系,我得佩服那个人!”

    说完,他还猛瞧自己的几个兄弟姐妹的表情,试图找到“真相”。

    其他祖巫,包括被祝融盯着看的后土、玄冥都哭笑不得,首先她们是女性祖巫,先天上就没办法让一个妖族的男性怀孕啊!

    十二祖巫的老大,帝江呵斥道:“祝融,巫族没人会这么做!”

    最典型的一点,巫妖之间从未有过后代!

    祝融嘟囔道:“没准是因为那些妖族太弱了,没办法产下巫族血脉的后代……要是妖族有我们的小崽子,我们不是可以联手争夺洪荒了嘛。”

    帝江不想和异想天开的祝融说话,事情要是有这么简单,巫族会和妖族闹翻到这种程度吗?

    他冷静地与留在祖地没出去的五位祖巫说道。

    “留意妖族的气运,且看看这个小金乌会为妖族增长多少气运。”

    “增长了气运又怎么样?和我们也没关系啊。”

    祝融又插嘴一句,但也是大实话。

    帝江瞥他,豪迈地说道:“比起生孩子,我们祖巫会怕妖族吗!他三足金乌能生下后代,难道祖巫就不可以了?!”

    祝融:“……”

    玄冥:“……”

    后土:“……”

    “帝江……”唯一还称得上理智派的句芒,艰难地打断比祝融还异想天开的帝江的想法,“祖巫很难孕育后代,而且也会损伤自己的血脉力量。”

    帝江不悦地说道:“连太一都愿意要孩子了。”

    他上下打量祖巫中参悟木之道的句芒,一脸若有所思。

    “句芒,你的本体是鸟身,也不比那太一差多少,要不要试试从木之道中参悟生命之道?”

    “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的!我要找也找女的啊!”

    句芒也崩溃了。

    每次妖族有什么变动,他们巫族就也不甘示弱地折腾自己,导致两族内部都非常狂热的比拼自己的底蕴和实力。

    盘古大神在上,他们没有想过要和妖族在这个方面上比拼!

    完全不擅长推演之道的五位祖巫,一个想查真相的想法都没有,只能大眼瞪小眼地等着妖族那边流传出来的下一步消息。万一东皇太一因为孩子而修为下降,或者不能为妖族出手,巫族就可以喜大普奔了。

    这同样决定着……他们老大也要不要比拼祖巫的生育能力了。

    在外没回来的另外七位祖巫,也打了个寒颤,莫名感觉洪荒未来有什么变化因此产生……而源头就是东皇太一怀孕的事情。

    一个男的怀孕没什么奇怪。

    但是,那是东皇就不一样了,他的后代妥妥是妖族将来的小太子,第三个三足金乌,洪荒的视线都不禁集中在了太古天庭的方向。

    唯有一人仅抬头看了一眼,又垂下眼帘,捏指掐算。

    “咦。”

    这一声略带波澜的疑惑,放在外界可以能让无数求道者失神。

    云雾遮挡下,看不清容貌的紫衣青年坐在不周山悬崖边的岩石上,仙风道骨,紫色的衣袍翩飞,白发交织,位置俨然离九重天不远。

    不周山的顶端就是九重天,帝俊和太一就从从这里找到了天庭这处福地。

    而这里……

    每上山一步,盘古脊梁残留的威压就增厚一分。

    即便是洪荒最顶尖的那批大能者,也不会在不周山顶峰开辟洞府,因为这里的先天灵气再浓郁,天天处于不周山的威压下也难以修炼。

    “连我也推算不出来……”

    紫衣青年本身也是推演天机的高手,可这一次却失败了。

    不同于帝俊只能放弃,寻找其他方法去查太一的孩子是谁的,紫衣青年望向虚空,目光冰冷而缥缈,融于世间又远离世间的矛盾感在他身上出现。

    “在我之上是混元大罗金仙,能让我推演失败……只有可能是圣人因果。”

    此时天道不全,圣人未出。

    试问,在他还未证道的情况下,哪里跑出来的圣人因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