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妖妖]的全部小说

锦绣风华,第一农家女 锦绣风华,第一农家女
作者:席妖妖
简介:
     <b>内容介绍:</b> 前世她是铁血手腕的帝国集团总裁,却被心爱之人设计,魂归天国。 再次睁眼,眼前的三间茅草屋,一对小瘦猴。 就算是她定力再强悍,在他们喊出那声“娘”的时候,还是让她差点没跳起来。 前世活到28还是清白如兰,一个穿越就让她勉强算是B的身材,孕育出一对儿女? 当然,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丫的居然是未婚生子,这在现代都遭人白眼的事情,那个天杀的能告诉她,这个身体的原主,是不是太牛叉了,居然没有被浸猪笼。 只是,当这对瘦的皮包骨的小包子在她跟前,肿着两对眼泡忍者泪花跑前跑后,就算是她再不想面对现实,也无法坐视不理。 既然让她再次重生,她势必要左手挥舞锄头,右手执笔算盘,带着一对可爱的包子,发家致富。 购田地,建豪宅,买下人,顾长工,一切都再朝着让她满意的方向前进,而那些眼红嫉妒之辈,完全都是她业余之时的消遣,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 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个道理她明白,却没想到那鞋子会湿的这么快,面对那个如同妖孽般,表面谦谦公子,风华无双,实则腹黑狡诈,怎么坑死她怎么来,还让她有火没处发。 精彩小剧场 当一对粉雕玉琢的包子被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一手一个抱进来,君瑶真心的黑面了,泪奔了。 他们这两个没良心的到底明不明白,什么是引狼入室啊。 “多谢宁公子送他们回来,您看如今天色已晚,为了宁公子的名声,小妇人也不敢久留,宁公子请回吧。”她快步上前,一把一个把小包子从那个男人怀里蒿出来,快言快语的下了逐客令。 男人好看的眉毛微挑,随后一模情绪从眸中迅速划过,快的难以捕捉。 “无妨,我来陪陪这两个小家伙,君娘子不必多心。” “我…”她差点没被噎死,她有什么好多心的,就冲着他觊觎她的孩子,就不能让她留下。 只是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男人贴面而来的俊彦吓得向后退去,而男人含笑的黑眸和清淡的话语,却让她差点怒火狂飙,“还是你想我把他们带回去?” 君瑶大惊,带回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她的儿女,谁敢打主意,谁就没活路,话虽然很直白,却独独对他不管用。
一品贵妻 一品贵妻
作者:席妖妖
简介:
     仁和十七年,桃花村老唐家二房长女因被逼嫁给祖母娘家的病秧子侄孙冲喜,一头撞死在老唐家上房土墙上。 等这个女孩子再睁眼,坚毅的眼神被一抹宁静所取代。 看着眼前被祖母咒骂的抬不起头的父母,她深深的长叹一口气,吐出两个字:我嫁。 她是表面温婉宁静,内心坚毅果敢的现代白骨精。 他是表面羸弱无力,内心激情荡漾的古代重生男。 当穿越遇上重生,这样的一对夫妻…… 啧啧,佛曰,不好说,不好说。 </div>
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 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
作者:席妖妖
简介:
    
娱乐头条:天后归来 娱乐头条:天后归来
作者:席妖妖
简介:
    
八零纪事:谢少宠妻成瘾 八零纪事:谢少宠妻成瘾
作者:席妖妖
简介:
    
七零,恶毒女配奋斗日常 七零,恶毒女配奋斗日常
作者:席妖妖
简介:
     《七零年代璀璨人生》里,有这么一个女主, 她清丽脱俗,她至善至美,她是男主的白月光,男配的朱砂痣,众多男N号心目中的不二女神, 她能将泼妇说的温婉贤良,能将流氓说的弃暗投明, 作为作者的亲闺女,一切的好运加诸在身,无限风光, 最后和男主恩恩爱爱名利双收,在男配和众多男N号真心祝福下,走向大结局。 而在长达近五百万字的撒狗粮过程中,总有众多的恶毒男配女配在其中成为两人的拦路狗绊脚石, 不巧的是—— 姜瑜就是文中那个大写加粗的恶毒女配,拦路狗,心机婊,而且还是从头到尾不断作死, 最后被女主的爱慕者男二号给打包卖到了一处穷乡僻壤,做了一对年过四十还未娶妻的智障兄弟的共妻。 女主得知这个消息,最后只淡淡的发表了一句感慨:姜瑜心术不正,这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个好结局。 穿成姜瑜的陆颜裹紧自己的小被子瑟瑟发抖,女主光环太强,惹不起惹不起。 【妖艳软萌女主VS高岭之花男主】 1、双处,双处,双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架空,架空,架空,一切设定以本书为准则,勿代入现实,没原型。 3、在保证三观的基础上,疯狂的撒狗血,不虐主角,作者亲妈。 4、文中角色随便骂,作者不给骂。 5、会黑原文男女主,介意这点的别点。
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作者:席妖妖
简介:
     【1V1,专注甜宠一百年】 【战力爆表杀伐果断职业女帝VS身娇体弱算无遗策职业小白脸(污)】 末世雷系异能顶尖强者,自爆而死,重生为大周朝女帝。 女帝九岁继位,在即将及笄亲政时,被垂帘听政的太后溺死。 当一魂一体完美融合,她势必要在这大陆覆雨翻云,凤唳九霄。 他是智计无双的隐世之人,自幼体弱多病,常年与汤药相伴,淡泊名利,如孤云谪仙。 一局三顾茅庐,他以这羸弱身姿,跨入女帝麾下。 自此,国家崛起有他,抵御外敌有他,国富民强有他,泱泱盛世有他。 而他,则有她。 那日清风微雨,桃花极艳,女帝与他坐于廊檐之下。 “朕后宫缺一相伴终老之人,你可愿娶我?” 他笑的如外面的清润风雨,“不愿,但我可嫁你。” 她为朝,亦为暮,更是他的朝朝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