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公子千秋 第五百七十一章 恨煞我也!

小说类别:军史小说 小说作者:府天
        次相裴旭罢相致仕的这一日,注定将载入大吴的史册。因为就在同一天,那些痛打落水狗的奏疏固然犹如雪片一般投了进去,而当天晚上,那突然响彻皇宫门前,周围很多户人家都听到的登闻鼓声后,竟是演绎了一场只有少数巡鼓卫士才看到的龙争虎斗!

        就连失意至极,只想着怎么保住裴家百年基业的裴旭,听了传来的消息之后,也忍不住生出了希望。沈铮去查他裴家那一系列案子,由此竟揪住了越家,抓了和越千秋素来亲近的神弓门弟子庆丰年和令祝儿,可越千秋不但去敲了登闻鼓,竟然还咬准了是沈铮陷害裴家。

        在裴旭心目中,不论两边谁输谁赢,从沈铮和越千秋二人相争的焦点来说,不论皇帝的板子打在谁身上,他和家人是被算计甚至诬陷了,这一点却因此铁板钉钉。有了这一场鹬蚌相争,也许他这个本来已经被挤到一边去的渔翁,有趁机得利的机会。

        于是,老宅烧掉了半边,现如今从上到下的主人们都不得不搬进了一处别院的裴家,本应该由于别院处于冷清地带,最大的支柱裴旭又罢相而门庭冷落车马稀,可从得到消息的第二天早上开始,裴家这座别院竟是车马来往络绎不绝。

        各房主人们或亲自,或差遣下人往来金陵各家达官显贵的府邸进行拜访串联,而往日依附于裴家旗下的那些官员,也纷纷前来回访——这其中,很有一些本来打算抛弃裴家,然后另寻高枝攀附的墙头草,可发现裴旭罢相的结局说不定能扭转过来,立时又改换风向了。

        一整个上午和下午,裴旭也不知道接待了多少人,许出去多少承诺,听进去和说出去多少连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当他亲自将一位曾经的亲密盟友送到了别院二门的时候,眼见人上车离去,他这才头也不回地对身边一个心腹随从问道:“可有消息?”

        知道裴旭问的是宫里的消息,那随从只能摇头道:“皇上传旨今日免朝,皇城至今还关着,一点消息都传不出来。”

        尽管今天反反复复确认的结果全都一致——皇宫如同铁打的一般,半点缝隙不露,裴旭在徒呼奈何的同时,却也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恶意。皇帝竟然因为之前那一系列事件罢他的相,勒令他致仕,现在却牵扯出了一贯信赖的沈铮和一贯偏爱的越千秋,我看你怎么办!

        他面露冷笑,很想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可身为世家子弟那一贯良好的教养阻止了他做出如此不像话的动作。当他一甩袖子转身大步往回走之后,背后却传来了一声嚷嚷。

        “相……老爷,越千秋来了!”

        尽管今天一直都有下人在叫出口后临时改过称呼,裴旭觉得异常恼火,可此时此刻听到这个消息,他却只觉得一颗心陡然为之一轻,竟是好容易才按捺住了那股油然而生的狂喜。

        他头也不回,尽量用沉稳却实际上轻飘飘的声音反问道:“如果是来负荆请罪的,那就不用了。那种没诚意的东西,我裴家不需要!”

        “负荆请罪?裴大人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冷不丁听到这么一个声音,裴旭心下一凛,有心不管这个不请自来的恶客扬长而去,大不了有裴家养着的那些供奉来对付,可来者那嚣张跋扈到极点的话语和态度,却让他的脚如同生了根似的钉在原地。然而,他不说话,不代表裴家其他人就没有动作。

        刚刚那个对裴旭禀报皇宫里什么消息都传不出来的心腹随从,便是疾言厉色地喝道:“人都是死的吗?竟然让外人闯到了老爷面前,当咱们裴家是纸糊的不成?”

        “现如今的裴家,还就是纸糊的!”长驱直入的越千秋冷笑了一声,看也不看那些围逼上来的裴家家丁,站定之后抱手说道,“想来裴大人很想知道我和沈铮相争一场的结果是不是?很遗憾地告诉你,沈铮构陷大臣,离间君臣的事发了,他这个武德司都知已经被打发去了琼州府数星星,武德司管事的已经换了韩昱。”

        饶是裴旭刚刚心里已经有所猜测和准备,还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沈铮并不是他的人,只不过偶尔因为越家的事,会和他互通有无,平素那却是一个坚定的帝党。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跟了皇帝几十年,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老臣子,竟然最终还是栽在越家……不,是越千秋手里!

        主人还在心里消化这样一件大事,尚未来得及说话,下人们却是充分发挥主忧臣辱,主辱臣死的主观能动性。

        刚刚那个叫了人来的心腹随从便悄悄朝那些围上来的家丁打了个手势,吩咐他们暂缓攻势,随即就大声说道:“既然皇上已经以构陷大臣,离间君臣的罪名处置了沈铮,老爷被他构陷的事想必也能大白天下了!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随着他第一个下拜称贺,其他家丁立时依样画葫芦,插蜡烛似的呼啦啦跪了一地。然而,眼见这一幕,裴旭非但没觉得欢喜,反而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把这些马屁精骂得狗血淋头。

        消息是越千秋带过来的,越千秋之前还悍然直闯到了这儿,态度蛮横,又只说了沈铮遭到了皇帝的凌厉处分,并没有提及先前和裴家有关的一系列案子全都被昭雪了,就这样半拉子的结果,这些家伙竟然还能高兴?都是猪脑子吗?

        当裴旭看到越千秋那张幸灾乐祸的脸时,他终于确认,自己那糟糕的预感恐怕要成真了。果然,下一刻,他就只见越千秋冲着自己呵呵笑了笑。

        “裴大人,你们裴家这些人还真是联想丰富。沈铮那所谓的构陷大臣,指的是他竟敢想要通过庆丰年他们小两口,构陷我爷爷。离间君臣,指的也是他离间皇上和我爷爷,和你没有半点关系。至于我昨晚上敲登闻鼓时随口嚷嚷出是沈铮构陷了裴大人你么,本来就是我信口开河,结果皇上查无此事,我狠狠挨了一顿训不说,还被罚为巡鼓卫士半个月。”

        裴旭那一张脸顿时变成了雪白一片。而更加狼狈的,无疑是刚刚恭贺主人的那些狗腿子们。尤其是那个率先抢头功的随从,此时双膝跪地的他整个人抖得如同筛糠似的,恨不得之前没有抢恭贺主人即将官复原职这简直要命的风头。

        到底当过那么多年宰相,在最初的心灰意冷之后,裴旭到底是强行振作了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重新昂首挺胸地平视着越千秋,冷冷说道:“你也不用得意太早。不过是小胜了一仗就上门耀武扬威,要是皇上又或者你爷爷知道你这幼稚的行径,你以为他们会觉得很高兴?他们只会责你肤浅!”

        “裴大人提醒得没错。只不过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同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固然不错,可我更喜欢报仇不隔夜。我半夜三更险些被人放毒物害死,也就是两天前的事,可到底鬼门关前转了一圈,裴大人觉得我的涵养就能好到若无其事,当要我命的人不存在?”

        昨天在朝上才被英小胖挤兑了一顿,今天越千秋重提旧事,裴旭登时心里咯噔一下。如果说在自己还是政事堂次相的时候,他想过大义灭亲,把那个闯出大祸的儿子送出去平息众怒,那么在现如今自己已经罢相之后,他就完全绝了这么一个念头。

        只要自己送出去一个儿子,那么所有人就会认定裴家已经虚弱到不能保护嫡系子弟,到时候,那些敌人也好,昔日的所谓盟友下属也罢,全都会犹如嗅到肉味的恶狼一样,齐齐扑上前来,将传承百年的裴家撕得粉碎,食其肉,喝其血,直到裴家四分五裂,永不存世!

        因此,裴旭根本不理会越千秋的挑衅,故意毫不在乎地冷笑道;“既然你想看的都看到了,想说的消息也已经传达了,是不是该走了?”

        越千秋哪里会听不出裴旭这鲜明的逐客令?然而,他既然特意过来,就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发走。眼见那些跪在地上恭贺裴旭的家伙,还在那里没起来,尤其是那个率先抢功的家伙脑袋垂得低低的,恨不得希望别人瞧不见自己,他不禁嘴角一勾,随即方才抬头看向裴旭。

        “裴大人怎么这么着急?我要走的时候自然会走,但今天既然跑这一趟,当然不是为了这些泄私愤的小事。好教裴大人得知,沈铮虽说被皇上发落了,但令弟和令郎,他们犯的事,很不幸,人证物证早就俱全了,所以,我去当巡鼓卫士之前,皇上临时派了我一个差事。”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露出了一口整整齐齐的小白牙,一字一句地说:“裴家二郎私占民田,纵奴杀人,关说人命……林林总总八条罪名,都被人一样一样直奏御前了。当然,因为武德司此次闹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皇上把案子交给了刑部和大理寺,让我先来说一声……”

        接下来越千秋还说了什么,裴旭已经听不见了。原本就只是死撑的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的最后一点记忆,赫然停留在越千秋那张脸近在咫尺的一刹那。而越千秋的最后那番话,更是让他在失去最后一点意识前,都不由得咬牙切齿。

        “当初刑部尚书吴仁愿和高泽之双双落马的时候,我爷爷曾经说过,家里子孙虽多,却没有把柄能让人抓,虽说这话现在看来有些过头,因为我家二伯父三伯父并没有那么消停,可好歹还有个能立时三刻给他们擦干净屁股的人。可惜,裴大人,你没有这样的觉悟,你家也没有这样的人!一个个都只知道享用你的权势,只知道给你拖后腿,你说你怎么会不败?”

        恨煞我也!

        越千秋只看裴旭昏过去前那面色铁青的模样,就可见自己把人气成了什么样子——恐怕,气得脑梗心梗都是很有可能的。然而,他实在是懒得去同情这个咎由自取的家伙,因为如果不是裴旭没有尽到一个家主的职责,怎么会闹到现在这田地?

        随手把自己刚刚接住的,已经完全昏厥的裴旭丢给了那些裴家人,越千秋这才拍了拍双手,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该传的话已经都传到了,就不留在这里讨人嫌了。如果裴家二郎准备潜逃,那么麻烦再给我捎带一句话。也不知道多少人正等着他潜逃,祝他好运!”

        大摇大摆出了裴家别院,越千秋只觉得后背心一直都集中着无数目光,想来不知道多少裴家人恨他入骨,恨不得把他这个得意便猖狂的家伙砍翻剁成八块。

        可是,他眼下却已经把裴旭和裴家抛在脑后了。

        因为,相比裴旭和裴家人,另外那个躲在后头阴谋算计的家伙,那才是更加可恨的!饶是他从来都不喜欢欺负女人,还是个病得快死了的女人,可自从明白近来一系列事件,很多都出自萧卿卿的手笔,他现在已经恨不得把萧卿卿一剑穿心。

        这种心如蛇蝎,完全不顾旁人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因此,趁着他那个罚为巡鼓卫士半月的诏令还未正式生效,越千秋呼哨一声唤来了之前放走闲逛的白雪公主,翻身上马之后就径直摸了摸马头。

        “去刘府,就是阿圆的家里,没忘了吧?”

        听到一声唏律律的嘶鸣表示鄙视,越千秋哈哈大笑,很快就一夹马腹疾驰了出去。趁着那匹已经变成识途老马的坐骑在金陵城的大街小巷中熟稔得穿梭时,他就在心里反反复复琢磨着那位让爷爷不惜胡搅蛮缠,也要把人骗进刘府的北燕霍山郡主。

        之所以把人安置在刘家而不是戴家,那不因为别的,而是基于一个非常朴素的缘由。皇帝赐给刘静玄的府邸,曾经也是一座废弃多年的皇家别院。和萧敬先的晋王府不同,那是在刘静玄没回京之前,其长子刘方圆获赐的,还在得到皇帝允准之后,大兴土木翻修过的。因为都是皇帝从内府拨的匠人,别人顶多说皇恩浩荡,完全没想到别的。

        只有寥寥数人知道,这座府邸的地下,早就布设着无数纵横交错的地道,趁着翻修又重新加了很多布置!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标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