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博看小说网 > 勇敢者的世界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另一个库克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说网] http://www.bkxs.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妹子的身材确实如安一指所述般特别的咸鱼……或者说连咸鱼都不如。

    咸鱼好歹还有点弧度,她已经悲催到了略一低头就能毫无压力的看到脚面的程度,换一个很过分的说法,那就是咸鱼以下,跟鞋垫差不多吧。

    她拥有金色的短碎发,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安一指想起小时候的林灵琳,年龄大概在十三四岁左右,长相颇为中性,如果不是安一指看到她穿了件短裙,还以为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提路西尔德魔法学院的学生制服了。

    相同的配件只有一件灰褐色的斗篷,那是魔法学徒的标志,校服的具体样式则根据男女而不同。

    男生制服的款式很土,给安一指一种‘男人穿什么关老子屁事’的感觉,非常的敷衍,就是一件类似天朝小学生的运动服。

    而女生的制服则显得漂亮很多,不仅做工用料更好,款式也变成了上半身小礼服下半身短裙的样式,如果不是裙子长度还算不上超短裙,安一指差点以为自己乱入了轻小说。

    男女制服差别如此之大,当然是校长的杰作。

    平心而论,安一指很想吐槽身为校长的杰斯柯德,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又必须承认那个为老不尊的老流氓干得好!

    比如现在,没有那件裙子真心难辨是男是女。

    “我刚刚听到老师您说喜欢我这种身材的女生,我想您不会拒绝吧?”

    两人隔着好几米,食堂内也略有些嘈杂,她居然都能听到,这耳朵真灵。

    说完也不管安一指同不同意,自顾自的坐在他对面,拿起一块面包道:

    “作为挡箭牌,我的要求应该不过分。”

    这妹子倒是挺聪明,而且落落大方,给安一指的感觉更像是小时候的林灵琳了。

    这让他对这个妹子有了点兴趣,于是出言调笑:

    “你也想要我的特♂别♂指♂导吗?”

    她当然听得出安一指怪里怪气的话是什么意思,脸色不变,用像是平常聊天时的语调道:

    “如果您真的喜欢我这种身材,没问题。”

    这下轮到安一指尴尬了,所以说撩妹这种事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安一指这款死宅+中二病的组合不太适合干这个。

    所以他只好尴尬的转开话题:

    “还是直接说你的要求吧,潜规则什么的就算了。”

    那个妹子咽下一口面包,闻言直勾勾的盯着安一指:

    “我希望获得更多的辅导,我的时间不多。”

    “那就没办法了,我只会教你们一天。”

    安一指毕竟只是临时拉过来充数的壮丁,他不可能真的总是呆在魔法学院教书育人……估计杰斯柯德也不允许他总是呆在这儿,万一把学生们都教成喜欢作死的逗比怎么办?

    听到安一指的话,那个妹子脸色有点暗淡,随即振作起来。她的表情变化很微弱,一般人恐怕难以发现,主要是安一指和林灵琳待时间长了,对面瘫的细微表情比较敏感。

    “没关系,哪怕只有一点点帮助我也要争取。”

    她继续道:

    “只要有我跟着,那些人就不会来烦你了,不行吗?”

    扬了扬光洁的下巴,安一指看到另一个桌子处几个毕业班的学生正在嘀嘀咕咕,时不时的看安一指一眼。

    这帮毕业班的学生都这么无所不用其极吗?

    “嗝——”

    海拉这时候打了个响亮的酒嗝,然后奇怪道:

    “路西尔德魔法学院招收学生的最低年龄是12周岁,如果你不是天赋异禀的合法萝莉的话,我估计你还有两三年可以准备毕业考试的事,应该不需要那么着急。”

    果然是跟不靠谱的安一指混久了,海拉居然懂得‘合法萝莉’这种词。

    不过她说的对,以面前这妹子的年龄来看根本不需要着急,至少还有两年左右的时间可以慢慢做。

    “我是平民出身,一旦毕业无法像家族出身的学生一样回家学习更多的法术。”

    她捏着面包的手微微用力,差点把它捏扁,旋即松开:

    “我需要更多的知识,技巧,法术,不然即使毕业我也很难成为正式法师,只能选择去外面游历,这一点老师您也应该深有体会吧。”

    按照背景设定,安一指也是平民出身的法师,毕业以后跑到外面游历,然后才去了星辰高塔做测试正式加入。

    不过安一指本人不太清楚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只是她说的‘外出游历’倒是深有体会。

    法师无疑是强大的,他们可以移山填海,改天换日,自由穿梭于时空,连神?都对施法者们无可奈何,他们是伟大的窃火者。

    但这都是踏入最强阶层的法师能做到的事,法师在初期是非常脆弱的。

    以安一指为例,他在前15级的时候战斗力那叫一个惨,完全比不上同级别的近战者,其实这也是大多数法师型玩家的通病。

    等级低的时候,手里没有多少可用的法术,攻击力不见得比近战者高多少,生存能力又差的一逼,很多时候能做的只有在旁支援,远远不够挑大梁的分量。

    这一点在NPC身上表现的更加突出,他们比玩家学习技能更加困难。

    如果背后有一个法师家族的学生还好,就像约翰,尽管她的心态弱鸡,但毕业以后可以回家继续研究家里的法术。

    平民出身的法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只能选择外出游历。

    本身战斗力就不高,单人出行危险性非常大,他们的选择多为加入某个冒险者团队,作为施法者他们还算受欢迎。

    可冒险者是一份刀口舔血的营生,再怎么小心也有翻车的时候,一旦在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进行战斗,很可能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

    在安一指的游戏历程中,他也遇到过几次NPC冒险者小队,比如圣武士伯恩斯,比如第一次去恩底弥翁的时候护送难民的冒险者小队。

    看看他们的下场就知道冒险者这份工作有多危险,NPC到底不是玩家,他们没办法无限制复活。

    为了能让自己毕业以后存活的几率更高一些,也为了提高通过三塔联盟的测试成为正式法师的成功率,魔法学院里的学生尤其是平民出身的学生对此格外上心。

    或许有人会不解,杰斯柯德不知道这些未来的生力军有多重要吗?

    他当然知道,可他也知道温室的花朵再好看也只是花架子,哪怕会导致这些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培养出来的魔法学徒减员,也不会对此做出什么改变。

    就像当初安一指在星辰高塔的试炼中,杰斯柯德开场时曾经说过的话:

    ‘魔法的力量不会眷顾失败者,三塔联盟也不需要废物’

    听上去蛮可怜的,换成一个心软的玩家可能会伸出援手,但可惜,安一指不是那种人。

    他抠抠耳朵,满不在乎道:

    “你的困境与我无关。”

    “确实与您无关,不过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不是身体上的交易,当然,如果您想做这方面,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这个女孩确实很聪明,她先是以‘挡箭牌’这件事作为切入点,将话题引向自己的困境,希望能通过相同的经历博取同情心,一旦失败丝毫不介意,反而提出交易。

    难怪她能早早就进入毕业班,单论智商,就比约翰强太多了。

    相较于‘同情’,安一指确实对交易比较感兴趣,于是他示意后者继续说。

    “我不知道您来当一天讲师的具体理由和目的,但我猜您肯定需要更多关于学生的情报,这一点我可以提供。”

    安一指笑了笑:

    “从我的话中察觉到了关键线索,然后反向利用吗?”

    后者不予置否,权当默认了。

    这个女孩说的没错,对安一指来说学生的情报确实有用。

    目前主线任务没有任何变动,仍然是‘在路西尔德魔法学院担任一天讲师’。

    但现在没有变动,不代表以后也没有。

    杰斯柯德说的很明确,他知道有一波人似乎想对魔法学院不利,让安一指过来当讲师,一是可以利用他对付那些人,二是打着让这些法师预备役‘见见血’的打算。

    既然有对学院不利的袭击者,自然学生一方就是自己的潜在盟友,而且以系统一贯的尿性,安一指用屁股想也知道系统肯定会发布有关于学生存活数量的支线任务,也就是学生存活的数量越多,奖励越高。

    以此为基础考虑,多了解了解学生们的情报以及战斗力情况,确实十分有用。

    不过安一指嘴上并没有服输,他说:

    “这方面的情报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重要,另外我还可以找其他人询问,为什么非你不可?”

    毕业班有二十多个学生,安一指随便找一个问问都行。

    那个妹子十分聪明,她像是早就预想到了安一指会这么说,眉毛都没有挑一下:

    “其他人绝不会比我的情报更加完善,您可能不知道,班上被分成了数个团体,团体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流,而我作为班长,正好是这些团体之间的联络人,对其他学生的情况了如指掌。”

    安一指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考验她有没有说谎,后者不甘示弱的用平静的目光对视。

    “你说服我了,我可能需要一个能随时随地给我打小报告的人。”

    半晌,他放开目光说道:

    “不过你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就先从你开始吧。”

    “我叫莱娜。”

    安一指翻出巫妖给的班级名册翻着,上面有一些这些学生的基本信息以及半身照,看上去就跟简历似的。

    莱娜的名字不难找,仅仅翻过两三页便找到了。

    话说她那半身照更惨,因为看不到裙子的关系,更像一个女装大佬。

    他看向名字那一栏,上面写着:莱娜.库克斯。

    等会儿?库克斯!?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