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天唐锦绣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众叛亲离

小说类别:军史小说 小说作者:公子許
        韦圆成手指在面前的茶几上下意识的敲击着,双目微闭,凝神思索。

        韦元通想了想,说道:“大兄,虽说长孙冲此子极为危险……可说到底,扳倒房俊乃是我们的利益所在,只需与长孙冲保持距离莫要被其牵连,想来亦是无妨。”

        他与韦圆成同辈,岁数却小得多,一向对韦圆成极为恭敬,可谓言听计从。

        韦圆成摇头叹道:“那又岂是说保持距离就能保持的?既然陷入其中,那就不能瞻前顾后,须得一往无前才行。”说到此处,他睁开眼眸,瞳孔中精光湛然,瘦削的脸庞微微扬起,傲然道:“陛下心中不满已是必然,不过这不满的根源来自于我们京兆韦氏始终在皇权与关陇集团之中摇摆不定,未肯竭力投诚于陛下。眼下就算我们想要抽身而退,陛下心中已生成见,怕是也于事无补。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全力发动将房俊彻底扳倒,也省得那个睚眦必报的棒槌翻过身来对我们施加报复,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房二郎睚眦必报之名,谁人不晓?

        况且此子性格暴躁行事全无顾忌,若是打蛇不死,必然要反受其害。而且几乎可以想见,房俊的报复必然是雷霆万钧、令人猝不及防!

        那就先将房俊彻底扳倒再说,起码也得定他一个罢官夺爵、充军流配的罪名,否则说不定这小子什么时候就能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若说才华能力,年青一辈当中房俊当属翘楚,甚少有能与之比拟者。被这样的人记恨上,怎能不令人食不甘味、睡不安寝?

        韦圆成的意见很简单,与其半途而废改换门庭,还不如全力发动一条道走到黑,免得背叛了这个有得罪了那个,弄得里外不是人……

        他的意见,基本上就是京兆韦氏的意志,韦元通和韦义节自然不会反对。

        *****

        与此同时,河间郡王李孝恭的府邸。

        河间郡王李孝恭、江夏郡王李道宗、高祖同母妹同安大长公主驸马王裕,以及众多宗室尽皆在座。

        王裕已然年逾古稀,但是精神矍铄,老而弥坚。

        王裕有一子王仁表,乃是前任岐州刺史。王仁表生子王方翼,时任夏州都督,勇猛善战,精通兵法。

        王裕有一女王氏,乃是隋炀帝皇妃。隋炀帝后宫史载八人,即萧皇后、萧嫔、陈婤、陈氏、宣华夫人、容华夫人、崔氏和王裕之女王氏……

        王裕侄儿王仁祐,有一女儿嫁给晋王李治为王妃。

        可见这一支出身于太原王氏的偏支,实际上乃是是隋唐时期货真价实的名门望族,父为隋朝一品司徒,妻娶唐朝公主,女嫁隋朝帝王,子为大唐名将,侄为国公,从孙女更是在历史上为大唐皇后……

        之事可惜原本的历史上因王皇后不能生育,引武才人进宫遭其害,王裕家族惨被牵连……

        此间王裕辈分最长,居于首座,正沉声说道:“陛下的意思,你判定房俊杀人之罪,以此让那些与关陇集团暗中勾结的官员门阀露出马脚来。不过房俊到底是陛下的近臣,又是驸马,自然不能让其罪责过重,故此,召集尔等前来略作商议,看看如何操作才好。”

        李孝恭微微蹙眉。

        他对王裕的话语并不感冒……

        或者说,他对陛下的做法并不赞同。

        别人或许不清楚房俊的贡献,李孝恭怎会不知?且不说别的,单单是现在兴盛无比的“东大唐商号”和纵横七海的那支无敌舰队,便都是房俊一手缔造。

        这样的一个人,怎能将其当作棋子一般舍弃?

        李孝恭与房俊走得即为亲近,了解房俊的为人性格。在那张看似大大咧咧随性坦诚的黑脸之下,有着一颗睥睨天下经世济民的万丈雄心!

        登台入阁宰执天下,那才是房俊的志向所在!

        现在却让这个一个雄心壮志的青年官员背负一个杀人的罪名……岂不是一刀斩断了房俊的前程?

        况且此案虽然证据确凿,房俊却始终不曾认罪招供,期间疑点重重,未必就没有一些龌蹉。

        陛下这个决定有失轻率了……

        李道宗看了看李孝恭阴沉的脸色,稍一琢磨,说道:“定房俊的罪名容易,若是想要减免罪责,恐怕难如登天……现如今关陇集团全力运作,定要将房俊丢官罢爵充军流放,吾等宗室子弟即便在三法司中有一席之地,怕是也难以抗衡。”

        “三法司”本来就不是宗室的地盘,影响力不足。

        王裕白胡子一翘,怒道:“那又如何?天下乃是李唐的天下,难不成李家还说了不算?”

        李道宗无语。

        您别当现在还是前隋那时候好吧?

        若是陛下能够凭借皇帝的至尊身份强行介入司法,哪里还能形成如今的局面?皇帝一句话令房俊无罪释放,不服者斩,再不服者诛灭九族……

        现在世道不一样了啊!

        皇帝屡次下诏提升御史台的监察全力、政事堂的行政权力,就是为了让皇权与相权、监督权取得平衡,使得帝国的政权处在一个相互制衡的微妙状态……

        真是老了啊,连政局都看不明白,您还不乖乖的在家养老等死,出来瞎蹦跶个什么劲儿?

        堂中一时寂然,无人说话。

        王裕很是不满,瞪着李孝恭说道:“你是什么个意思?”

        他倚老卖老,自然乃是李孝恭的长辈,言辞很是不客气。

        李孝恭面色阴沉,淡淡说道:“某没什么意思,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言罢,站起身来,拂袖离去。

        他乃是大唐宗室第一统帅,生平经历战阵无数,追随李二陛下打下了这诺大的江山,胸中之傲气足以凌云冲宵,怎会甘愿这个依仗身份的老朽在自己面前倚老卖老?

        王裕先是一愣,随即大怒,拍着桌子喝道:“好好好,你河间郡王这是要依仗军功,对长辈不敬么?此间皆乃宗室子弟,难道就不讲究一个长幼尊卑?”

        走到门口的李孝恭听了这话,回头看了怒发冲冠挂不住面子的王裕一眼,笑呵呵说道:“你也知道此间皆乃李唐之宗室子弟……且问一句,你算的哪门子宗室子弟,居然想跑到吾等头上作威作福?”

        王裕闻言,差点气得撅过去……

        驸马就不是宗室了?

        驸马就不是李家人了?

        “简直岂有此理,吾当去陛下面前状告李孝恭,尔等皆可作为见证!”

        王裕急赤白咧的大叫。

        李道宗撇撇嘴:“这个……本将忽然想起,神机营那边尚有要事需要处理……尔等自行商议皆可,无论什么结果,本将遵从便是。”

        起身掸掸袍袖,施施然随着李孝恭走出大堂。

        “咳咳……某也忽然想起衙门里尚有不少公务,只好现行告辞,失礼了诸位……”

        一直默不作声的韩王李元嘉起身说了一句,拔脚就走。

        你们在这里商议如何坑我那小舅子,难不成我还得献计献策?

        宗室血亲固然是一家人,可小舅子也不是外人啊……

        既然陛下有旨意,咱作为姐夫帮不上忙,总不能还落井下石吧?

        “哎呀,某也想起有事要处理……”

        “王驸马开玩笑了,你让咱做什么证啊?咱可是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到……”

        “就是就是,某家中小妾正要生产,某得回去看顾着,诸位,失陪了……”

        呼呼啦啦,满堂李唐宗室子弟一下子走了个七七八八,气得王裕老脸阵青阵白,鼻子都冒烟儿了!

        可是谁让他没事儿跟李孝恭顶牛?

        这满堂宗室子弟,昔年跟随李二陛下、在李孝恭麾下冲锋陷阵并肩作战者占据了大多数,你让这些人跟着你指证李孝恭?没有冲上来给你一顿大嘴巴就算是尊老爱幼了好吧……

        没有人响应王裕,不过陛下的旨意谁也不敢违抗,房俊定罪已然成为公认之事,只不过是在量刑上须得从长计议。这还要看陛下那边是否与关陇集团等门阀沟通,更要看“三司推事”的公堂之上多方博弈的结果。

        反正房俊现在算是众叛亲离,几乎所有的势力都认同将其定罪……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标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