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秦时明月之相逢时雨 第198章 国士无双

小说类别:科幻小说 小说作者:小雨落落
        他深眸在阳光下隐着细微的闪烁,波动瞬时而过,他正了神色双手作揖道:“多谢夫人悉心医治,今日就觉头痛好了许多。”

        我垂了垂眸点头,掩饰心虚。扶苏与我之前的状况一样,在被删改过记忆之后,总会有无法言明的钝痛,那是他原本的记忆在脑海最深处的扰动。之后我们又对他做了一次浅层次的易魂,进一步稳固他的记忆,随着他的潜意识接受他以为的事实,这种痛感才随之减弱了。

        无论对扶苏还是语琴,其实我们都有很多的隐瞒,然而再多的歉意,也无法扭转时代巨轮的滚滚转动。它无可阻挡地碾过一个帝国的峥嵘岁月,碾过世间每个凡人的恩怨情仇,所谓人情对错在它面前都是如此微不足道。

        “先生今天的起色不错,我替你把个脉吧。”

        他大方递上手置于我掌心:“麻烦张夫人了。”

        见他语气疏离客套如同面对平常的大夫,我也稍稍放心下来。扶苏忘不掉他父亲的点滴印象,终究还是忘记了我。

        “小夏,昨日课文可背熟了?”张良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不知怎么手就那么一顿,我立刻松开了按在扶苏手腕上的手指,弄得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把个脉而已,自己干嘛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烂熟于胸。”小夏自信道。

        “好。”张良赞赏一笑,转而对扶苏道,“先生,小夏与先生投缘,在下有不请之请,希望先生可以收下小夏这个弟子,教授六艺。”

        扶苏欣然答应:“谢张先生承蒙,我记忆全失,儒家之学,六艺诗书倒没忘一分,之后小夏的功课交给我吧。”

        我摇摇头,拿过张良手中的《论语》:“先生大病初愈,还是多散心多修养,教书这事晚几日也不迟,今天我代课教小夏。”

        “婶婶……”小夏的小脸蛋忽地一白,满目委屈,“上课的时候,可以别带着你的银针吗?”

        扶苏和张良都噗嗤一笑。

        “云儿你还是跟我走,别吓着孩子了。”张良收了笑容,一本正经道。

        看他镇重其事,想是有其他的重要事情:“要去哪里?”

        “回屋。娘子这两晚都没好好睡,起那么早,别累到身子。”

        我瞥他一眼:“都日上三竿了还早。”

        他声音突然一柔:“都是为夫不好前晚伤到了娘子,今天可有好一些,还疼吗?”

        “……”

        我重重一梗,脸控制不了一红,手肘撞了过去,警告这个腹黑别没事拐弯抹角拿人开涮。

        然而单纯无邪的小夏却对扶苏描述地有声有色:“小叔弄伤了婶婶,肯定又要被婶婶那根那么长那么长那么长的银针扎脑袋了,哎呀。”小鬼卖力比划着,声音也跟着一颤,似乎疼痛感同身受。

        我脑门一滴汗,避开扶苏满是笑意却略有探究思索的眼神,将手中的《论语》塞给他,赶紧撤离现场。

        张良跟上前揽过我的手,走了几步,畅朗的笑意在脸上扬了一扬,又很快散去,眉峰一敛:“察觉到了吗?”

        一个忽隐忽现细微不可见的光斑疾速运动,像是剑柄上宝石的反光,瞬息间便隐没在远处。

        “这个人气息很熟悉……难道是!”

        “就是他,韩信。”

        ===

        我们立刻跟上疑似韩信的身影追到了一处偏僻处,那个身影突然移动放慢。张良拔出凌虚剑,清蓝的剑影直逼人影而去。

        我一怔,手按住剑柄,不明为什么张良见韩信要剑拔弩张,明明是自己人不是么?难道有猫腻?

        那人敏捷地躲过几招,却不反击,直到凌虚剑已经直指他的咽喉,两人身影瞬时停格,依然不见他的剑出鞘。

        “你背后这把剑很特别,我很想看一看出鞘后的样子。”

        张良收起凌虚,问的从容不迫,那人也答地轻描淡写。

        “我的回答,会让你失望。”

        就是那个声音,低沉冷淡,带着人生风霜里积淀而出的坚定无惧,我更确信他是韩信无疑。

        “那么这次到访,有何贵干?是拿钱替刘季兄办事,还是……”

        “都是。”

        “上郡之事,章邯也有所怀疑么?”

        韩信研判凝定的眼神似已有确信的线索:“扶苏在你们这里。”

        “不,他不是。”张良从容笃定道,“只是相似的人而已。”

        韩信言外有意:“的确很相似,可真可假。”

        “所以,你只会告诉他们你想让他们知道的信息?”

        “你是聪明人。”

        我蓦地一惊,他们的对话似乎暗指韩信不仅公开的身份是农家共工堂的人,不仅是收钱替农家神农堂刘邦办事的人,可能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章邯的手下——影密卫?!

        “相信我们会是同道。”

        “何以见得?”

        两人目风凌厉宛如实质,相碰相撞。

        张良一字一句有力道:“碌碌一生隐于帝国,还是逐鹿天下,开国辟疆,单从你这把非同寻常的剑就可以看出你不是普通人。”

        风突然静止,空气猛然一崩,似是瞬间外露的杀气凛冽。他的目光却冷寂异常,好像来到一个荒凉的境界,不看见一点含有生意的绿色,只见无边的寂灭。

        “国士无双。”当张良稳稳说出这四个重量非常的字,扑面而来的杀气倏忽之间奇异熄灭。

        韩信道:“你见过楚南公。”

        “是,这四个字,你一定听他说过。”

        “知道太多锋芒太露的人也很危险。”

        “越是众人窥窃的珍宝,置于明处,反而让各方互相提防各自牵制,无法一人可轻易独夺之。”

        “张良先生是六国最聪明的头脑,先生的夫人又非同寻常,你们联手的确可以做到算无遗策,临危不惧。”

        “过奖,过不了多久,或许我们就可以成为朋友。””

        韩信清冷的眼眸里似有细微星火一闪,没有回答也无喜怒,像是默认又像是不置可否。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转身一跃,身影已经到了远处。

        张良望着他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我也很是迷惑:“子房,韩信到底是谁的人?”

        “谁的人也不是,他只为自己。”

        “游走在各派之间?”

        “更让人敬畏的是,还能忍辱负重,隐于韬略。”

        豁然明白,乱世出英雄,沙丘政变后秦朝必将一振不起,韩信到底是谁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给予他更广大的舞台,成就属于他的那四个字——国士无双。

        “那么韩信的意思是不是,他不会告诉章邯扶苏的下落,而告诉农家扶苏可能未死?”我推测道,因为只有这样最为符合历史的走向。

        “接下来不用我们做太多,事态就会往应该走的方向发展。”

        “嗯。”我深以为然,抬眼看了看四周,突然意识到我们回去的方向不对,“子房,我们不回去么,为什么往城外方向走。”

        “顺路何不去蓉姑娘医庄一次,让蓉姑娘给你诊下脉,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

        “万一这次就……云儿就太过辛苦了。”他眼帘沉下略有沉吟,仿佛在思量什么重要的事。

        实在头疼他这种说话习惯:“子房你别说话总说一半行么,刚才听你和韩信在那里你来我往聊得尽兴,都是些半吊子有的没的话,伤人脑细胞。”

        “嗯,其实……”他睫毛倏尔又抬起,晶光的眼瞳照例这么一耀,“我该让你多疗养些时日,万一那么快有孕,云儿一定会很辛苦。”

        “……”头皮蓦地过电了一般,不由麻了麻。

        他勾起唇角,目光绽着一抹怡然的微笑,温柔地将人笼罩其中:“希望我们的小不疑别和他娘亲一样心急。”

        前一秒还羞涩心跳,此刻心境陡然急转,我脸一沉,忍不住又挥过去手肘:“谁心急!别老是恶人先告状!”

        他受了一击,装模作样吃痛状,伸手揽过我,神情愉悦又陡生黯然。

        “往往最为平静安宁的时候,就让人想起小圣贤庄。不知纷争之后,它是否能重现往日的风华。”

        “子房,一定的会的。”

        “云儿都如是说,那么为夫也更为确信了。”

        相依而行,山野宁静,溪水迢迢,微风吹拂胸襟,眼前的曲径,犹如往斯通往小圣贤庄小路。枫叶已经变了些许颜色,不过多久,便会是漫山的红,别样灼灼,燃烧在萧杀之秋。

        ===

        书群:141076059(入群答案:相逢时雨)

        手机用户请浏览 m.bkxs.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标记书签